body { padding-top: 70px; }

  见习记者 戴佩佩

    “我们家小帆还能享受单独施保?还有这样的政策?这实在太好了。”当了解到依靠家庭供养的成年重度残疾人可按照单人户纳入低保后,日前,家住南浔区菱湖镇的小帆奶奶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新政出台

    为残疾人撑腰

    原来,小帆和妹妹小怡是一对低保户家庭中的龙凤胎,不幸的是,兄妹俩都患有先天性脑瘫,经鉴定为肢体一级残疾。最初,兄妹每月每人能拿到500元的护理补贴,然而不久后,父母离异并双双组成了新的家庭,孩子一个跟随父亲生活,另一个跟随母亲生活,低保也就无从谈起,也正因如此,让各自家庭都背上了沉重的负担。

    去年,我省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残疾人全面小康进程的实施意见》和《关于全面建立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的实施意见》,根据相关规定,对依靠家庭供养的成年重度残疾人和三、四级精神、智力残疾人按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给予全额保障,同时在医疗救助、临时救助等方面也提出了普惠加特惠的政策。

    正是得益于这些政策,今年已满18周岁的小帆和小怡,都被纳入了残疾人低保,从此,每人每月能享受低保金664元,增加生活补贴200元,这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和小帆、小怡有类似情况的小瑶因车祸造成肢体一级残疾, 26岁的她享受单独施保后,每月可拿到个人生活补贴、低保金及护理补贴,总计1364元。

    据介绍,实施单独施保分为依靠父母、兄弟姐妹供养和依靠子女供养两个方面。依靠父母和兄弟姐妹供养的,不考虑供养人的家庭经济和财产状况,只要残疾人或监护人提出申请,均可以按单人户纳入低保。依靠子女供养的,需考虑子女的赡养能力,但赡养能力的计算可适当放宽,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在当地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60%以下的,视作低收入家庭,可认定为无赡养能力。否则,就要按规定计算赡养费。

单独立户

提高生活保障

    采访中,南浔区残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此之前,残疾人申请最低生活保障时,与普通市民一样,均是以户为单位计算收入,这导致一些与其他家庭成员共同生活的残疾人无法享受最低生活保障。新的政策实施后,符合条件的残疾人都能享受到最低生活保障。“女婿去世后,小聪和我女儿的生活成了我最挂心的事。”石淙镇镇西村村民方根堂告诉记者,均患有智力残疾的女儿小丽和外甥女小聪生活在菱湖镇菱东村,原先两人每人每月只能享受664元的补助,生活十分困难。实施困境残疾儿童单独施保后,小聪在原先的基础上,再参照散居孤儿的养育标准发放基本生活补贴的不足部分,每月基本生活费已经提升到了985元。

    原来,根据残疾人单独施保政策规定,低保家庭中的未成年重度残疾人和三、四级精神、智力残疾人,应先按照当地低保规定发放低保金,再参照散居孤儿的养育标准发放基本生活补贴的不足部分。低保边缘家庭中的未成年重度残疾人和三、四级精神、智力残疾人,直接参照社会散居孤儿的养育标准发放基本生活补贴。

    另外,该负责人还解释道,如有夫妻一方为重度残疾人或三、四级精神、智力残疾人的,按《婚姻法》第17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的规定,将夫妻作为一个家庭单位核定收入,不会按单人户、夫妻拆开进行收入核算。

    据悉,截至目前,该区已有505人被纳入残疾人单独施保。

纳入体系

    医疗救助更便捷

    围绕扩大残疾人单独施保医疗救助面、加大民政医疗保障经费投入、加快残疾人单独施保医疗救助结报等目标,在低收入群众医保基础上,去年,南浔区还全面启用了残疾人单独施保民政医疗救助系统。该救助体系不仅提高筹资标准,并且开展定点医院即时结报机制,有效解决了单独施保残疾人在就医过程中垫付资金的问题。

    老祥和小芳是练市镇严家圩村一户边缘户家庭中的两名重残人士,老祥属于智力四级残疾,是小芳的伯父,小芳是精神二级残疾,两人都没有结婚,只能依赖亲戚朋友生活。平时,小芳还需要到医院进行精神治疗,产生的医疗费用也是不小的开支。自残疾人单独施保民政医疗救助系统等全面开展后,看病报销的力度加大了,不仅如此,两人都增加了每月200元的生活补贴。“有了医疗救助,这次治疗费用总共可少交近1500元,给我减轻了不少负担。”兴隆村的老陈得知自己在基本医疗保险报销后,还能享受自费合规费用80%的民政医疗救助,感到非常高兴。

    据南浔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已经有12家定点医院开展民政医疗救助即时结报,下一步将适时扩大定点医院范围,方便群众办事。此外,据统计,开通医疗救助系统以来,已通过民政医疗救助的单独施保残疾人达200人次,共计救助金额7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