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咱们老城湖畔中学95届高三(2)班,是尖子班,十有八九的同学考上名牌大学,毕业后大多走上仕途。后来咱班被戏称为公务员班。咱班的同学吧,分布在全省乃至省外的县处级干部有十多名,科级干部那就更多,当然也有从事科研工作的,也出了几位企业家。两年一次的同学聚会几乎没有中断过。在同学中我是较没出息的,在老城一个小单位任科长,已达五年。也因为职务关系,我被大伙“聘”为分管财务的副秘书长。具体工作就是负责联络和会务费的进出。

    这次的同学聚会会址仍放在老城,仍实行AA制。能够赴会的有35名,比上一次要少了五名,其中除了一名病故,一名在海外难以归返,另外三名职位较高的同学因犯事没了自由。照惯例每人500元的会务费已悉数收取,下榻的宾馆也已定单。上次的同学聚会尚有1532元节余,这次本人想紧缩开支让节余的数字更大一点。

    聚会前一天,有“消息灵”外号的张小五同学打来电话,说这次同学聚会的规格要提一提,聚餐要多点几个大菜,还说费用不必愁,在市中级人民法院任审判员的简明最近发大财了,短缺的部分让他补。紧接来的情况似乎佐证了“消息灵”的观点,路遇在市民政局任副局长的王志坚,他笑言这次同学聚会有好戏看,说简明那个老兄要和大家“分享六千万”。我问:“简明中大奖了?”他却有点诡谲地眨眨眼:“明天就见分晓,莫急! ”便快速离开了。

    这一晚我没能安眠,辗转反侧。我知道所谓传言,都有戏谑成分。但这个简明可不是等闲之辈:第一学历是政法大学法学研究生,当过好几年基层法庭庭长,有两本法治专著,曾当选过市十佳法官。他有没有买彩票的嗜好我不清楚,但其寓所附近确有两个彩票店。另外,他在美国有一位任财团总裁的伯父,他能获赠一个天文数字,也不是梦里的事。嗨,这世间,一切皆有可能。

    这天,云淡风轻,阳光很好,是这个温湿多雨的春季里难得的晴朗天。三十多个正值不惑之年的男女老同学在重游高中母校后,进行中餐前的聚集。照例是每人发言三分钟。

    说实话,许多同学的精彩感言我都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因为我仍停不下在琢磨那个简明老兄,如果真有“六千万”,除了纳税,余下给三十多个人分,每人可分得130多万,

    他有那么慷慨吗?他的觉悟一向很高,但他的妻子、孩子能让他这么“挥霍”吗?这种假设自然是可笑的,以致我的分神而怪异的表情惹得好几个同学的注目。不断有掌声传来,主持人发话:“刚才吴丽蓉同学的发言很实在,幸福的起源在家庭,只有把自己的家庭建设好,咱们社会的幸福度才能提高。下面请简明同学发言,他可是法学家呵。 ”

    简明站了起来,他的脸有点瘦削,腰板毕挺,他轻声咳嗽之后,要发声了。我浑身紧张起来。明知是天方夜谭,却仍胡乱猜想。有六千万和同窗分享?是真是假?马上可见分晓了。只见简明举手挠挠平顶头,说:“来之前,张小五和王志坚和我进行了短暂交流,称坊间有传言说我中了彩票大奖,要和老同学们分享巨款。哈哈,现在我负责地说,我没买过彩票,更谈不上能中奖,但要与大家分享六千万,此话不假。”

    我闻言,两手一下攥拳,一下松开,脸上一下堆笑,一下皱眉,心怦怦跳。

    简明接着说:“这次同学聚会,咱班上有三位职高权重的同学进了没阳光的地方没来,本人深感痛心。希望再次相聚,人数不要再减少。这些年我经手审判的案件多与官员贪腐有关,究其教训,我有‘六千万’送给同学们——酒肉朋友千万不能乱交,交了就要被‘绑架’;有所图谋的饭千万不能吃,吃了就‘嘴短’;对自称有特殊背景或者与高级领导及其亲属有关系的人的话千万不能信,信了就上当;私人会所和高档娱乐消费场所千万不能进,进了就可能掉进‘黑洞’;不义之财千万不能收,伸手必被捉;侥幸心理千万不能有,一失足会成千古恨。 ”末了,他又举手挠挠头发补充道:“其实这‘六千万’不是我本人的‘原创’,是某位省纪委书记在一个廉政学习班上说的,我在这里是借‘钱’献佛,让大家见笑了。 ”

    沉默。然后掌声四起,经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