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记者 路平许旭

    春暖花开,正是游人踏青的好时节。未见梅花,先闻梅香。长兴县林城镇万亩梅园里梅花竞相开放,只见红梅片片如红霞,白梅朵朵如飘雪。各地游客纷纷前往梅海驻足欣赏。记者了解到,作为“中国红梅之乡”,长兴当地不少农民借助梅花产业发展致富, 10多年收入翻10余倍,年收入从2000至3000元涨到4至6万元。

    梅花是长兴县林城镇具有观光兼经济的一大特色产业,是林城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张“金名片”。梅花产业不仅唱响了当地的旅游品牌,更唱富了农民的生活。

从“果梅”到“花梅”:

在夹缝中被逼出来的

    第一次转型

    据史料记载,长兴梅花起源于1000多年前,栽培历史比江南地区著名的杭州西溪梅花和苏州邓尉梅花早了近500年。到明初洪武年间,长兴的梅花就有了“北行二十里,一路古梅夹道,有数十万之多”的盛况。

    上世纪八十年代,伴随改革开放,青梅的市场行情非常好,在医药、食品和制作清凉饮料方面用途大增,不少日本客商来到长兴大量收购青梅,价格猛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青梅产量近6000吨,最高收购价一度高达每公斤7.4元人民币。于是,当地农民纷纷种植青梅,栽培的面积一下子达到5.5万亩。

    就在当地农民把青梅树当成摇钱树时,青梅市场却快速回落了,卖不出价钱,农民甚至要把种了几十年、上百年的梅树砍掉。就在大批梅树即将惨遭砍伐之际,和梅花打了几十年交道的种梅高手吴晓红却看到了其中的商机。

    市场低谷时,吴晓红卖掉新房,以5元每株的价格,向农民买来本决意砍掉的老梅树桩,所有人都讥笑他为“梅桩疯”。接来的“烫手山芋”能派何用场?吴晓红胸有成竹:“原来青梅果价格比较高,可以卖到两块一斤,后来只有两三毛一斤,农民亏本了,要把种了几十年的梅树砍掉,当时我认为很可惜,搞了几个试验,把美国的、日本的优良、好的品种引过来,通过高位嫁接,三四年就成功了。”

    收了几千株老桩后,吴晓红又花了300万元,建起400多亩的梅花培育基地。为学习嫁接、造型等技术,他四处寻访名师,还从国内外收集新奇特的梅花品种。 2000年的春天,几千株梅花吐芳争艳,百岁梅桩起死回生!

    当初5元钱的老桩,嫁接红梅后,身价竟陡增千百倍。大伙这才恍然大悟,都满心佩服。第一批的老梅,就让吴晓红入账近百万元。在他的带动下,长兴梅农积极调整方向,观赏梅产业很快在长兴崛起。

    林城镇连心村村民郑希强是梅花产业转型的一名受益者。2003年,郑希强承包了40亩老梅庄种植梅花, 2005年,梅花产生经济效益,年收入约60万元。 10多年过去,他紧跟林城镇梅花产业一次次转型发展的脚步,企业越做越大。他告诉记者,如今他承包了300多亩土地种植梅花,一年纯收入达到150万至200万元。

    在吴晓红的示范带动下,目前长兴红梅面积已达1.2万多亩,年产值超1亿元,带动了5000余户梅农发家致富。北京、上海、江苏、山东、福建、湖北等全国许多省市都有长兴红梅的身影。同时,他又成功打造出了上海世纪公园梅园、杭州西溪湿地梅花景观、余杭超山省级梅花风景区、南京玄武湖梅园、南京中山陵和武汉东湖古梅园等数十个以梅花为主题的著名景区。央视《聚焦三农》等栏目均对其事迹进行了报道, 2008年长兴也被评为“中国红梅之乡”。

    在培育梅花产业上,长兴采取“政府引导、企业主导、市场运作、农民参与”的方式统筹发展。先后成立了梅花专业合作社、红梅协会等机构,在资

    金、技术上对一批梅花大户进

    行扶持。

    从“果梅”到“花

    梅”仅一字之差,却

    让长兴的梅花产业

    变出了生机、焕发

    了活力,让这曾

    辉煌一时的传统

    产业得以起死回

    生、重振旗鼓。

    这次被逼出来

    的转型之路取得

    了成功。

    据了解,从

    2003年到 2017

    年,当地村民的生

    活水平也有了很大

    转变。 2003年,村民

    种地年收入约2000至

    3000元,如今村民植梅的

    年收入能达到4至6万元。

从“花梅”到“香梅”:

在创新中主动作为的

    第二次转型

    “哇,好香啊!”走进吴晓红在长兴梅花坞的办公室,阵阵暗香扑鼻而来。

    “是梅花香水,用梅花提炼出来的。”在一张巨大的原木桌子上,放置着许多小青花瓷瓶,瓶中插着加工后形态各异的树枝条,香味就是从这些瓷瓶里散发出来的。

    在成功培育出红梅苗木,继而又在全国各地打造出了数十个知名梅花景点之后,吴晓红并未停下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

    吴晓红以敏锐的洞察力,发现市场上缺乏梅花香味的香水产品,在“洋”香水当道的今天,这朵在中国开了上千年的“国花”竟然还没有香水产品,着实遗憾。因此,那时他就开始琢磨研制梅花香水产品这事,并把它作为重中之重的研发创新项目来抓。几年来,他花费了300多万元,找过很多家科研院所进行合作,每年都人工采摘数吨鲜梅花进行试验,经过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再试验,终于与上海一家科研单位合作利用高新科技成功提取出了天然新鲜红梅、绿梅、蜡梅中的香味精华,世界首创性地研制出了梅花香水,并通过了权威机构认证,填补了市场空白。梅花泰斗、中国工程院院士陈俊愉得知后,欣然提笔将其题名为“中国香”,中国梅花蜡梅分会会长张启翔很高兴地说:“这是我们的国香”。

    这款精致的梅花香水产品研发出来推向市场后,马上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吴晓红的第一笔生意就接到了联想集团在上海召开年会时需要的1000套订单,作为他们年会的指定高档礼品,

    每套卖出了800元的

    高价,产品得到了

    高度评价。

    梅花香水

    产品的成

    功 开 发 ,

    使得梅花

    产业实现

    了从“花

    梅 ” 到

    “香梅”的

    根本性转

    变 。 从

    “花梅”到

    “香梅”又

    是仅一字之差,

    但却使得梅花产业

    发展从此走上一条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子。

从“卖苗木”到“卖风景”:

片片梅林向新产业链延伸

    从赋闲在家到景区售票员,长兴县林城镇连心村的村民池彩莲近日笑言很有成就感:“每天的工作都很忙,有时候午饭都是让家人带上来吃的。能接待四面八方的游客赶来我们这里看梅花,我觉得挺开心的。”

    在去年之前,梅花美景能卖钱这件事是当地不少村民想不到的。在他们的认识里,只有靠青梅果和红梅苗木才能卖钱。而近段时间的忙碌,说明林城镇发展梅花生态旅游产业的路子走对了。“林城东方梅园景区去年是第一次收取门票,但和往年免费开放相比,今年的游客更加多。”对于梅花生态旅游产业的红火状态,林梅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唐根宝直言没想到,“从近10天的门票销售情况来看,平均每天要接待游客两三千人,最多一天5000余人。”

    周末的景区人山人海,可这两天的林城东方梅园中也依旧人气不减, 10多辆旅游大巴停在景区停车场内。“主要以江苏、上海、安徽以及省内周边地区的游客为主。”唐根宝告诉记者,梅花的观赏期将持续到下月中

    旬,通过和旅行社的对接情况来看,预计未来10

    多天的游客不少于每天2000人。

    从免费景点发展到收费景区,村里前期投

    入400多万元,用于游客中心、梅花研究所的

    建设,景区道路、停车场等配套设施的改造。

    走进梅园内,处处美景,阵阵花香,游

    客们沉醉在美景和花香里。“我们老家也

    有梅花,但比这里的梅花开得晚一些,而

    且量也没这么大。这边梅园给人的感觉

    壮观,看着爽快、舒服。”来自山东的游

    客马先生说。“梅花很美,香薰、梅饼、

    蜂蜜等特色产品也都很不错,既看到了美

    景又买到了称心的礼物,这趟出游很满

    意。”来自江苏的游客林女士告诉记者。展

    厅的一位销售员告诉记者,景区经常出现卖

    断货的情况。

    据悉, 2017年林城梅花节期间共接待游客

    10万余人次,旅游收入超2000万元。

    “东方梅园农业+旅游的发展模式,让村民有了收益,也让景区有了动力,是良性循环。 ”林城镇党委委员张诗曰告诉记者,根据林城镇的旅游发展规划,梅园硬件配套在下半年还将有大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