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十九大提出经济要转向高质量发展,在我理解,高质量发展核心就是要提高产业的产出效率。提高产业的产出效率,要靠两条路径,一条要上接天线,依靠“高精尖”产业的引进和发展,另一条则要广接地气,鼓励传统产业“高新化”。

    传统产业涉及我们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如纺织、食品、建材等,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产业,这些产业在整个工业中占据不小的比重,也将始终存在,具有总量相对稳定的特点。但我们身处工业化发展的过程中,由于技术、设备和理念原因,这些产业给我们留下了“低端”“脏乱差”的固有印象,也一度试图淘汰这些产业,只要高新技术产业。但从历次工业革命来看,传统产业是高新技术产业的基础,绝大部分的高新产业都是在传统产业的基础上,由于消费升级、需求不断提高,使得原有传统产业变成了高新产业,如高端航空制造也是在传统制造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因此,传统产业是我们发展的基础,也是我们经济发展的“底色”,“底色”亮不亮、新不新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经济是否能高质量发展,传统产业的“高新化”也就至关重要。

    传统产业“高新化”既指通过智能化、绿色化改造等,对企业生产工艺和流程进行改造提升,使之改变生产效率不高、产品附加值低的状况;更指通过产业链的拓展延伸、互联网技术的深度应用,产业链的重构,成为高新技术产业。对于传统产业的整治提升,我市已经有很多举措,一方面通过“亩产论英雄”、项目准入等设定“底线”,对不符合要求的企业进行淘汰整治,另一方面结合“中国制造2025”试点城市的创建,通过机器换人等,推动绿色智能发展。这些都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但除此之外,是否在以下两点给予更多的关注:

    一是要给予精准政策支持,进行有效整治提升。在专项资金支持上不要对传统产业“另眼相看”,似乎传统产业只有淘汰整治,没有政策享受。但传统产业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也是当地很多人赖以生存的产业,如果只采用“堵”的方法,会造成当地经济较大波动,如绍兴的纺织行业。对能降低能耗、提高产值的传统产业技改也要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给企业进行技改的正向激励,改变传统产业企业做到哪里算哪里的“差生”心态。同时,引入社会资本,对闲置的乡镇级别的创业园进行改造,建立排污等基础设施完善、符合当地特色传统产业绿色发展的园区,鼓励小微企业采用租赁、购买厂房和设备等方式统一搬迁入园,解决这些企业投入不到位而造成的生产设备落后、污染严重等问题。

    二是要以产业链重构的思维,进一步发挥龙头企业作用。对传统产业的龙头企业来说,已经完成了技术创新和技术转型,成为高新技术企业,如永兴特钢和久立特材等。但这些企业对整个产业链的带动力仍有待提升,需要更多的发展渠道来带动产业转型升级。鼓励龙头企业平台化转型,利用互联网技术的深度应用,推进生产过程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以服务化制造的理念和概念,探索建立“共享生产”等类型的平台,充分整合上游供应和下游需求,使企业从单纯的生产者,转变为关注产业链发展的参与者,推动制造业从生产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型,从而带动整个产业成为高新技术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