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闫红果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历来是中国农村发展的现实写照,德清县东衡村过去主要依赖“矿山资源”。早在2008年,东衡村就已有30多年的开矿历史,村里大型的矿场多达18家,采车、挖机配件店随处可见,相关从业人员数千人。矿业经济的兴盛,鼓起了村民的腰包,推动了当地的发展,“矿”和“富”也成为东衡的名片。但随之而来的是,熙熙攘攘的运输车带起漫天的尘土,制造出“轰隆隆”的刺耳声,成为村里最主要的环境污染和噪声污染。这种“竭泽而渔”的发家之路能否长盛不衰?村民们心里没底儿。但村民的开矿行为一直持续到2009年矿场关闭为止。

    处理矿坑,一度是东衡人绞尽脑汁的事情。一方面,多年的乱掘乱挖导致坑边缘的土质松动,地面塌陷现象偶有发生,每到梅雨季节,特别容易发生塌方甚至滑坡等地质灾害。另一方面,对于如此巨大的矿坑,如何利用起来呢?村里尝试过养鱼、养虾等水产项目,但最后发现,因为水里的重金属含量过高,鱼虾不易存活,活下来的鱼虾体内重金属严重超标,无法食用。这个黑坑、烂坑、破坑的用武之地到底在哪里?所有人都找不到答案。而同时,随着矿场陆续关闭,东衡的经济也随之一落千丈,村民收入大减。此时的东衡人走在了发展的“十字路口”。

    转机出现在2009年3月,时任东衡村主任的章顺龙,在外出学习调研期间,得知杭州绿农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在土石方工程、高铁工程、房地产工程、环保工程的施工中产生了大量的渣土无处放置,随即和对方联系,通过双方多次洽谈,最终东衡村本着环保和生态修复的原则,以“前期免费、后期有偿收费”的形式,同意对方将渣土倒入矿坑之中。东衡的矿坑一天天变小,东衡村委班子人员的思想也发生了彻底的转变:与其上门请别人来填矿坑,不如让别人来求东衡提供一个放置渣土的场所。通过招标竞标的形式,东衡村一下子获得1.05亿元的资金,从此“矿坑”变成了“宝坑”。

    依靠这笔巨资,东衡村在村两委班子的带领下,先后建好11层小高层2幢110套,联排140套,通过“先拆后买”的方式,实现了村民向中心村集聚。村民实现了从住平房到住楼房、从农民到居民的转变,也间接地推动了村内土地流转工作,大量的空地集中到村集体手里。经过土地平整和土地复垦,东衡村获得了更多的工业用地指标,建立了“众创园”,成为引领村集体经济发展的引擎。同时,再次富足了的东衡人不忘文化建设,通过积极打造钢琴文化园、农业观光园和文化园,发展生态文化、旅游文化和优秀传统文化,铸就了“文化东衡”。

    如今的东衡村,矿山变青山,成为了乡村振兴的模范村、样板村。东衡村的蝶变告诉我们:乡村振兴既离不开基层党组织的引领性作用,也离不开发展思路的创新。

    (作者系浙江生态文明干部学院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