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三治融合”是创新乡村治理的有益探索,也是构建基层善治新格局的重要举措。余村实践告诉我们:乡村治理,不是一成不变的固定模式,它是根据村庄自身发展状况,结合时代发展要求而形成的有效的、本土的特色治理。

    余村民主自治的历史由来已久。曾经余村靠着开矿、办水泥厂而致富,村里的集体收入当时已达到300多万。村里的钱怎么用?余村人就选出懂财务的村民组成理财小组,并以村民小组为自治单元开展“微自治”。将村级招投标、宅基地审批、低保户申请等权力事项列入村级小微权力清单,进行流程公开和全面规范。之后,余村又以“两山”议事会为抓手,通过民主恳谈、村两委商议、党员审议、村民代表决议和乡贤评议等一系列会商步骤和程序,定期研究重要事项,构建了“村事民议,村事民治”的基层治理新模式。

    近年来,余村以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建设为契机,高标准建设法治文化公园、法治文化长廊、法治学校等。尊法学法用法守法成为余村人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大大减少了本辖区矛盾纠纷和群众上访。 2017年11月16日,安吉县人民法院“两山”巡回法庭在余村揭牌,通过法官驻村、预约办案、多元调解等措施,协助开展送法下乡、法律走亲等活动。“两山”巡回法庭与12名村级专兼职人民调解员组成的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和3名公安民警担任的“家园卫士”相结合,构建了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衔接联动巡诊制,确保“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

    如果说自治体现为自行管理,法治是法律规范框定的“硬治理”,德治则是人们源自道德感召而心悦诚服的“软治理”。为此,余村充分发挥德高望重的本土精英、功成名就的外出精英、投资创业的外来精英等乡贤力量,积极挖掘具有法律知识背景的党员、村民代表以及居住在村的法官、检察官、警官、律师等“法律明白人”,借力于他们的亲缘、人缘、地缘优势以及经验、学识、财富和文化道德修养,实现群众办事、矛盾调解、法律服务、信息咨询、致富求助“五不出村”。同时注重红白理事会、道德评议会、禁毒禁赌会等民间团体主体性的激发,采用情理结合的方法不断推进乡风文明。

(作者系浙江生态文明干部学院副教授张璇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