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见习记者 王家慧

    10岁那年,她的母亲检查出身患尿毒症,肾移植手术3年后,母亲移植的肾产生排异,每天十几张病危通知单,多次抢救后才把母亲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移植的肾已失去作用,如今只能靠终生血液透析来维持生命。在医药费数字不断刷新的情况下,父亲又下岗失业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和精神压力让父亲夜夜失眠,患上了抑郁症。

    这一切就发生在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凤凰街道金泉社区的“90后”姑娘章莹身上。她也说不清当初是如何走过这段历程的。只记得放学后,每天在医院里做作业,晚上和父母聊聊学校里的点滴,告诉他们自己取得的小成绩,让父母能开心些。“事事若如人意,便不是生活了。”章莹的乐观是支持她走下去的一大动力。

    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高考填报志愿时,章莹毅然选择了学费只有3000元一学年的专科院校,放弃了一本的知名艺校。在大学第一年,她的母亲又被检查出得了乳腺癌,她请了近2个月的假,回家陪伴母亲。“我不能帮妈妈减轻疼痛,只能不断地鼓励、劝说,陪着她度过最艰难的时间。”章莹如是说。虽然因母亲的原因,章莹经常请假回家,但在校期间,她依旧好好学习,表现优异,年年获得奖学金和优秀学生干部等荣誉,靠着自己的力量承担起学费和生活费。

    大学毕业后,北京和杭州几家知名公司都有录用机会,章莹却毅然放弃了,回家陪同父亲一起照顾母亲。在这期间,母亲做血液透析的内瘘堵塞过2次,又进行了2次抢救,做了2次新搭内瘘手术。母亲一次又一次与病魔的抗争,让章莹对亲情更加珍惜,也加强了她对奇迹的笃信,“我相信妈妈一定能够战胜病魔,我会一直陪着她。”章莹说道。

    2015年,母亲因处于尿毒症晚期,患有多种并发症,导致心律不齐、心脏衰竭,并且因为严重的骨质疏松,导致母亲的肌肉萎缩、骨头变形,瘫痪在床。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母亲,凡事都要靠人帮忙,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母亲因此又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焦虑和自弃中。章莹能做的就是陪伴,无论冬天还是夏天,无论天晴还是下雨,每天中午和晚上,她都会去医院跟母亲一起吃饭,饭后聊聊家常或是推荐好看的电视剧给她解闷。晚上则帮母亲擦身、洗漱,渐渐地,病房成为了她们的第二个“家”。

    家人在哪,家就在哪。自工作以来,章莹的工资主要用于支付母亲的医疗费用,她和父亲从未因为贫困而埋怨,更没有想过放弃。“妈妈跟病魔抗争多久,我跟爸爸就会陪她多久,一家三口,一个都不少。”章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