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记者 徐 震

    位于湖州本道轴承有限公司的银川项目生产车间里,四五名机械工人日前正在操作各台车床,生产轴承套圈。这个项目的员工共有21人,基本上是“90后”,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师父——今年只有29岁的项目保全团队队长郑健。

    见到郑健时,他正来回检查各台机器生产是否有序。在IR-03线的一台机器前,操作工田勇正在困惑为什么套圈次品这么多。郑健仔细看了看,就发现了问题所在。“你调整下出气管的方向看。”他在一旁站立,让徒弟田勇对机器操作改良。经过一番调整,车床次品率大大降低。

    回到办公室,郑健与记者聊起了自己的“带徒史”: 17岁入企,如今已经干了12年,带出的徒弟有90多人。这项记录在本道轴承所在的辛子精工园区也独一无二。也因此,年轻员工在园区看到他,都会敬称一声师父。“师父可不好当!”郑健笑着说,他带徒有几个“难处”。“第一难”是徒弟不理解。轴承精度的普遍要求是±0.05mm,但他要求徒弟做到±0.03mm。徒弟私下有怨言,但几个月后发现了自己技术的提升,和师父也更亲近了。“第二难”是年纪压不住人。有一个徒弟比郑健大5岁,对方心里有些不舒服,有些活不愿意做。郑健便在空余时间找他谈了心,和他讲了学好技术的好处。如今,这个徒弟成了车加工组班长。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郑健是个寡言少语的人,但在技术上是一把好手。刚做操作工时,他生产的轴承综合质量在全组30多人排名前三;企业里新产品开发,他经常是骨干。因此,企业领导总是找他带徒弟,新员工也想拜他为师。有了徒弟,平均每天拿出一个半小时来教他们,和自己工作有了冲突,他的办法就是把自己的工作量加快。

    19岁的王松,是郑健带出的最满意的几个徒弟之一。刚跟师父学的时候,他心里没少怨言:“师父太严格了。有时出了点小差错,也会被他说很久。”王松说,自己一度想辞职,但后来一件小事打动了他。他有次得了小感冒,师父用午休的时间买了水果来宿舍看他,让他内心很暖。如今,王松成了班组长,这在辛子精工园区里也不多。“工作时他是师父,生活中是我的哥哥。”他说。

    去年,辛子精工园区评选了首位“金牌导师”,园区3000多名员工里,郑健是唯一获得荣誉的员工。

    如今,郑健带出的近100个徒弟中,很多成了操作的一把好手。“银川项目”带的徒弟都一次性通过了上岗考核,两人已经成为了班组长。“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像师父一样带很多徒弟,把经验不断传给新来的同事。”王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