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上接第1版)

    用脚步丈量民情一场以民心为底色的改革

    一个时代的改革画卷,底色是民心。

    宁云说,织里镇要求党员干部用脚步丈量民情,了解群众需求改进服务,民心是织里镇改革再出发的起点。“遍地是黄金,遍地是垃圾。”——这是织里人曾经的自嘲。他们所居住的这个小镇每天产生500吨垃圾,由于日处理能力有限而来不及清理,童装生产区的35条背街小巷是“重灾区”。“现在环卫工作采取属地管理,做到垃圾日产日清,基本消除了卫生死角。 ”织里镇党委委员舒忠明说。

    织里镇原来仅有1个派出所,湖州市公安局党委及时对织里公安体制进行了改革,于2012年2月成立织里公安分局,行使县级公安机关职权与相应警力配备,总警力从300人增加到近800人,有效提升了社会管理能力。

    湖州市公安局织里分局局长周兴强说,织里公安坚持“防为主、防为上”的理念,自觉把工作重点和基点放在有效防控和应对各类风险上。

    在织里镇开启的社会治理改革中,政府并非“单打独斗”,而是积极鼓励社会团体“共享共治”。由来自9个省份的24名“老板娘”组成的“平安大姐”工作室是织里镇纠纷调解领域的一张名片。 2017年年底,织里一家服装厂的刘姓负责人跑路,引发31名员工集体讨薪,是平安大姐的及时介入化解了矛盾,确保工人们能够回家过个好年。“这些年我在织里赚了钱,总想着为这片土地做点贡献。”来自辽宁海城的工作室发起人徐维丽说。

    有融入也有溢出“模范生”继续全科发展

织里镇改革发展闯关,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织里人探索产城人融合发展的新路子,也不会一蹴而就。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是人。

    每年春节和六七月份是童装的生产淡季,新织里人会选择回家探亲。“一对夫妻年收入达到近20万元,三年一辆车不成问题,但那么多车平时停放却成了难题。”织里镇党委副书记汤雪东说。

    “探亲车”的工作时间仅有两季,而根据统计织里镇全镇共有13万辆车。织里镇想出了暂时利用待开发用地开辟免费停车场的主意,解除了新织里人的后顾之忧。

    “以前这里电瓶车经常被偷。 ”来自河南许昌的童装企业主胡艳杰说,“这几年社区实行网格化管理后,我们感到很安心。我家今年装修,没关门。”

    除了平安报表,这名“模范生”的经济报表也颇为亮眼。 2012年以来,织里镇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约10%,财政总收入年均增长超10%。2017年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60718元和36998元。“近几年开发的商品房,购房者六成左右是外来务工人员。”宁云说,如今织里干部的心不慌了,有更多时间去谋划未来发展。

    有融入,也有溢出。通过在织里的安庆商会牵头,安徽安庆建起了童装产业园为织里做配套,成为当地经济振兴的新阵地。“目前入驻企业已达400家。”湖州安庆商会会长李结满说。

    刚刚过去的9月1日,高标准打造的吴兴实验小学迎来第一批350名学生。而在2018年底,拥有600张床位的吴兴区人民医院也将在织里镇交付。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从远方来到织里,在这里开枝散叶,而这座太湖南岸的小城也给出了包容与尊重。

新华社记者 裘立华 马剑 吴帅帅

新华社杭州9月10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