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近期以来,讲述湖州故事的系列公益广告片《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在中央电视台15个频道滚动播出,其中有位主人公是湖州原乡小镇的黄建国,黄建国何许人也?

追梦人黄建国

曹隆鑫

    是秋日的午后,公路两边的稻田里,谷穗已然涂上了一抹金黄色。金黄色的背景是蓝天白云,是青山绿水,真像一幅幅色彩斑斓的风景画,从画中还不时飘来金桂银桂的芳香,让人格外沉醉,也更加渴望要见到原乡小镇。

    原乡小镇位于湖州市吴兴区妙西镇的肇村,她坐拥千亩梅花观赏园。你站在漫山遍野的梅花中,你会有一种找不到自己,怀疑自己也开成了一朵梅花的感觉。原乡小镇还建有亚洲最大的集蝴蝶养殖、观赏、放飞、科普教育为一体的生态科普馆,拥有原乡湖、童心童趣园、吉缘花田、原乡农场等参与性、体验性与文化性结合的景观,还拥有全国最长的原枕木观光栈道。而这些,今天都不是笔者的首访,我直奔原乡小镇臻品屋,我要去见黄建国。

    黄建国是妙西镇妙山村的一位普普通通的村民。随着讲述湖州故事的系列公益广告片《在湖州,看见美丽中国》在央视滚动播出,画面中的主人公黄建国遂成了家喻户晓声名远播的人物,而在自己的家乡,就像被揭开了一层神秘的面纱,黄建国让乡亲们大吃一惊又不由刮目相看:想不到啊,黄建国竟成了农民画家,还上了中央电视台!

    笔者认识黄建国时,他当然还不是画家,他只是一名打工仔。虽老家和黄建国只隔着一个小小的自然村,但笔者和他的相识,却是在遥远的广州。那时我们刚刚二十出头,为了赚钱养家,我们远离家乡加入了打工一族。黄建国比笔者早一年到的广州,我第一次到他们的寝室,是十来个人住的很拥挤的寝室,我去他们寝室时,看见一张床铺的靠墙一面,贴着一张很大的白纸,白纸上画着一条龙,那龙画得栩栩如生,给人一种好像要冲破什么,要腾飞千里的感觉。我很快就知道了这龙是我的老乡黄建国所画。

    和他聊起在广州的那些日子,他说,那时他什么都不懂,只是喜欢画画而已,就觉得画上几笔,心里充实些,也就不那么想家了。

    下班后,别人去逛街,看录像,或者打牌,喝酒,他在床前摊一张纸,画画。

    他告诉笔者,他后来又到了上海,在上海打工的时候,他喜欢上了油画。他买来大量的画册,没有老师教,画册就是他的老师。他开始有意识地学习,学习一幅油画的比例、构图、上色、透视等。完成一幅油画要反复地琢磨、修改,别人看着累,而他却是如痴如醉。

    在来到原乡小镇前,他还在湖城的菜市场里卖过菜,在矿上开过叉车。为养家糊口,他什么辛苦的工作都干过,但他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画笔,反而握得更牢了。这完全是一种没有功利性的爱好,别人劳作累了到休息的时候就休息,而他却在休息的时间里继续忙碌,很多人不理解,劝黄建国说:“你就是一个开铲车的,你就是一个矿工,你不要去搞这些东西,搞这个没有饭吃,不能当饭吃。”

    黄建国说,是镇里的领导,是原乡小镇,给了他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这是他最要感谢的。

    在原乡小镇的臻品屋里,黄建国带着笔者从他新近创作的一幅幅原乡小镇的风景油画前走过,黄建国在每一幅油画前都要停留片刻。黄建国说,我的画跟真正的画家相比还是有很大的距离,我也还是在学中画,在画中学,我还在路上。是的,我们还在路上,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没有理由不继续努力。而我此时走入的,不仅仅是一个艺术的世界,更是黄建国从青年到中年的人生轨迹和心路历程,这每一幅油画的背后一定是蕴藏着比色彩更丰富的故事。

    笔者想,爱好和勤奋,怀着一份初心,对自己的追求不离不弃,是这位农民画家取得艺术成绩的回报。不光因为有慧眼识珠的领导,更因为有深入人心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他生逢其时,他的成功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

    喝着黄建国给我泡的咖啡,入口有些苦,过后香醇留齿,我轻轻地笑了。黄建国的微信昵称是追梦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为黄建国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