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现在的幼儿每天晚上大都有各种各样的学习任务。我的孙子孙女也赶这时髦。刚满6岁的孙子石头基本上每个晚上都有学习的重任:跆拳道、英语、钢琴、围棋、画画; 4周岁多一点的孙女玉儿也报了画画、英语、舞蹈、钢琴等课程。一个星期里我有三四个晚上要带他们出去学习。他们一进教室,我也进入了“快乐的读书时光”。在陪读的队伍中,年轻的爸爸妈妈极大多数都在玩手机,爷爷奶奶们沉浸在往昔的时光里叙说着从前的故事。只有我是另类:捧着一本书,目中无人地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之中,惬意地欣赏自己探寻到的无穷宝藏。“片言苟会心,掩卷忽而笑。”有位奶奶看我读书入神,羡慕地说:“你这么爱读书,我很惊奇。但更羡慕的是你儿子来陪你孙子的时候,也是这么入神地看书。你们这一对父子真是难得啊!你怎么培养得这么好啊!”我乐滋滋地说:“爱好看书,确实是我家的风气。今年过年的时候,儿子送给我的礼物就是一套价值千元的《南怀瑾选集》。去年还不满五周岁的孙子在苏州大众书局里让他爸爸给我买的礼物是一本饶宗颐先生主编的《论语》。现在,每过两个星期,我就会带孙子孙女去一趟新华书店,让他们坐在书城里看自己喜欢的书,然后让他们各自挑选好自己喜爱的图书,开开心心地带回家,让我或者他们的爸爸妈妈讲(读)给他们听。”听到这段对话的所有陪读人都啧啧称赞说难得。都赞我家真乃书香门第!

    我爱好读书,大概源自于小时候家境贫寒,无书可读。所以,物极必反,一有书读就倍加珍惜。记得1983年前后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半个月都会从离家七里的陈家圩码头乘苏杭班(苏州开往杭州的轮船)到杭州去逛书店或者旧书店或者浙江图书馆。当时还没有双休日,我星期六下午到杭州,为了省钱,在杭州大都以刀切馒头充饥。夜里基本上不住旅馆,到城站火车站候车室打个盹。遇到实在寒冷的天气,就找地下防空洞改建的简易旅馆。有一次在西湖边的外文书店看到松本清张的日文版侦探小说等,由于爱不释手,一激动,就将手上的上海牌手表以40元的价钱在寄卖店寄售了。当时还常常用高尔基的话:“我扑在书本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一样”来激励自己。

    去年九月份退休了。好多人都问我一个同样的问题:刚退休时是怎么度过的?是不是有一种失落感?实话说,我的爱好就是读书!退休了,有充裕时间可以读书了。那是我梦寐以求的开心事。所以,我丝毫没有人们担心的那种失落感。临近退休前,我特意去新华书店挑选买了一套“四书五经”。一读“四书”,才知前六十年之非,懊悔以前怎么没有早下狠心好好通读经典原文。再读《论语》,才真正理解了“半部《论语》治天下”不是诓语。为了深入理解论语精华,我把书店里不断找到的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杨伯峻的《论语译注》、钱穆的《论语新解》、南怀瑾的《论语别裁》上下册、华杉的《华杉讲透论语》、于丹的《论语感悟》《论语心得》、王蒙的《天下归仁:王蒙说<论语>》等等有关《论语》的书籍都搬上了书桌。通过阅读各种名家对经典的解读,结合自身的人生阅历,真正体悟到万世师表孔子的卓越和伟大。反复阅读“四书五经”,越发感得经典之意味深长。

    爱好读书,犹如同古今中外一个个哲人睿者对话。《易经》象传:“君子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就是说,君子要通过学习前人的嘉言懿行来增强自己的见解,完善自己的品德,涵养自己的器识。毛主席他老人家也曾说过:“读书看报,每天都不能少!”我坚信:我一定会活到老,学到老,生命不息,读书不止。现在,“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这一名联不仅铭刻于我心,它也已经种在我孙儿一辈的心田。爱好读书,定能成为我家的优良家风!经典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我自知,我从不断读书中认识自我,完善自我。爱好读书,已成为我最快乐的一种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