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秋高气爽时节,我与当年安吉一中的发小们,远足五十年前他们曾经铭记青春燃烧岁月的地方——鄣吴,浙皖边境的昌硕故里。

    在鄣吴沿山路向深处的数个自然村进发,如同欣赏写意山水画,绵延起伏、峰回路转,徐徐展开,满是未知与惊喜。一泓清澈的山泉、一片郁葱的翠竹、一涧幽深的峡谷、一个美丽的山村……不经意间都闯入视线。然后就是到了今天“知青坝”所在的景坞村。

    于村中盘桓,为浓浓的知青文化氛围拥裹:知青大院“大队部食堂”里,那些八仙桌、长条凳、大碗菜;大礼堂内,那墙壁上的宣传画和开会用的老式桌椅……一桩桩、一件件,时代烙印鲜明。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埂岭脚下的知青坝。站在坝顶俯瞰,整座大坝气势恢宏。很难想象,这是1966年228名知青,在没有任何机械设备条件下,肩挑、手抬,花了大半年多时间建成的。老知青徐建国说,为了纪念这一批知青建设者的历史功绩, 2012年拦洪坝更名为知青坝。坝顶的石碑上,一句“让岁月留住我们青春的印痕”,承载着老一辈无限青春的记忆。

    目睹大坝,同学们记忆云涌翻飞。 1966年3月28日,鄣吴山村乍暖还寒。刚从老石坎水库完成工程任务归来的知青们转战到此,修筑拦洪坝(分上下两坝,即里庚坝和外庚坝),以避免雨季山洪暴发时此处的流量及流速损害农田。两座坝工程,进度飞快,分别从当年3月、 9月开工到当年的8月和12月竣工。同学们说,这座里庚坝开始20多米,坝长呈弧形50多米,坝基宽约10米,坝顶宽仅1.26米(就是两块砼坝块的宽度),坝底正中有口直径2.5米的自流式溢洪洞;而处在顺坡势水流下游的外庚坝,规模则显得更为精致些,坝高仅有10米许,坝长亦只在20米左右,坝底溢洪口直径1.2米。当年是先修里庚坝、后修外庚坝。两座姐妹坝,尽管规模不大、坝形普通,却凝结着知青们劳动的汗水和心血。

    当年没有一台机器设备,甚至连极其普通的卷扬机也没有,全靠人工的开山锄、凿子、工程锤、铁锹、三角钯和扁担、箩筐、麻绳、木杠及手拉车。拌和混凝土,是六个人围成一圈,铲黄砂、加水泥通过钯、拉、铲和合而成;运送砼坝块,是通过高耸入云的毛竹脚手架,将一块块60×40×30厘米的砼坝块,沿着十层“之”字形的毛竹脚手板,伴着“吭唷、吭唷”的号子声,一步一个脚印,将重达115公斤的卵石混凝土浇制的坝块,艰难地送到它们该到的位置上。这是一种力量的博弈,况且杠棒的两头,只是一群初出校门半年,体格尚未得充分发育的初中毕业生!这更是一种青年人自我挑战的呐喊,“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当年这个响彻祖国山河的口号,驱使他们在向理想的道路上进发!

    当年他们采集、运输砂石料的劳动,亦是一场饱受磨练的考验。女生手持铁钯,在冰冷的山溪边,捞起鹅卵石,然后装进畚箕,尽管戴着棉纱手套,由于时久,手掌上常常打起血泡,双肩挑竹扁担磨起血皮;男生们稚嫩的肩膀上,则要套着一根负重200公斤黄砂的手拉车肩绳,任其磨擦,脚下是一条长达4公里、坡度18度的缓缓上升的山涧泥砂路。男生们低首拉着车,双脚在坡路上移动,只有前进的渴望,决不会有后退半步的可能!中途遇见陡坡,还需四辆车并行,那就是四个人,前拉后推,分四次将黄砂车过坡。渴了,喝一口山溪里的溪水,饿了,凭理念对自己安慰一句:快了快了,砂石料送到就能吃饭了。因为一天只能来回两趟,第一趟结束便是午饭时分。而那时的一天三顿饭菜也极其简单:少油的青菜豆腐,外加早上的咸菜、什锦菜或豆腐乳。好不容易盼到每月两天的休息日,回到各自家里的时候,才割几两肉、买一条鱼“打牙祭”,毕竟他们每天只有一元六毛钱的劳动所得。

    青春燃烧的岁月里,除了繁重、艰苦的劳动和生活外,亦有过属于那个年龄的轶闻趣事。比如,在初秋的夜晚,皎洁的月光下,男生叫上三、五人,在山里水涧层叠的碎石下,捕捉石蟹,不一会装满小水桶。然后由小个子男生钻进大队部食堂买饭窗,自己动手在大锅里清水煮上石蟹,并叫醒早已进入梦想的同伴起床,大家围坐在一起,品着桂花酒,饱尝这难得的美味;处于美妙年龄的女生们,亦有过争看照片的欢乐。一天晚上,她们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为了抢看哪位远方而来的异性照片,发生整屋人身体重心位移,将大队部旧式楼房的木格栅压断,两位女生摔下楼的险情,幸好没有大碍。还有,更为惊险的是,某天晚上,他们从大队部开完会返回住宿地途中,在一个叫撑腰石处的地方,不经意间用作照路的手电筒灯光下,发现小溪对面的大石头上,躺着一头形似金钱豹的动物,双眼中射出两道晶莹的蓝光!走在前面的几位男生尽管十分慌乱,但也没忘赶紧跑回驻地,取来锄头、铁棒等工具以驱赶和自卫。等到他们取来工具,那动物也许发现了嘈杂人群和吼叫,就急匆匆跑回树林中。至今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事后他们听山民们讲:那个年代在这个深山僻坳里,野猪和金钱豹是经常出没的……

    半个世纪前的知青岁月过去了,如今他们个个都两鬓斑白。而这一段不平凡的知青经历,却为他们每个人注入了永久的回忆、人生历练的财富;亦深深地烙印在共和国的历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