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思 苇

    对外交通运输是影响村落形成和空间布局的主要因素之一,便捷的交通设施不仅给村落对外交流提供便利,也是村落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基础。湖州“川陆交会”,“支港繁多”,也是浙西的“襟喉要地”。纵横交错的河流水道将湖州连为一体,形成完整而周密的水上交通运输网络,以至平原之地几乎村村都有舟楫通行来往。再加上陆路有驿道及其它大小道路连接各地,畅达的水陆交通不仅为人们的社会交往提供了便利,也为湖州各地以及与其它江南地区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奠定了重要基础。

    湖州西部历史上存在着宁杭和宣杭两大古道系统,连接两条主干道的其它陆路四通八达。宁杭古道是古时候杭州和南京的一条重要通道,从宁镇高地翻越长兴西北部山脉进入湖州,一是继续南下过安吉递铺和独松关到余杭,二是往东南过长兴雉城,基本和现在的104国道并行,经湖州沿着丘陵和平原交界一路向南直达杭州。沿着宁杭古道分布着大量的村落,长兴的水口、湖州的杨家埠、菁山、埭溪、德清的上柏等都是历史悠久的大型乡村聚落。宣杭古道是古时候杭州和安徽的一条重要通道,穿越西部浙皖交界的丘陵岗地进入安吉盆地,过西苕溪,经独松关翻越天目山余脉进入余杭境内,下山至余杭安溪,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九十载:“河西岸有西塘,长十八里,抵安溪,通四安驿路。”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十九还载:“宋建炎三年,兀术自建康道溧水趣广德,繇四安陷独松关,遂入临安。”明清之际的黄道周“欲南导余杭,出独松,趣四安,疾走秣陵之道”。晚清薛福成的《庸庵笔记》记载“己未(1859年)十月,江南借浙闱乡试,皖南之人赴浙者,率由广德、四安,径从安吉、孝丰山中抵杭,盖小路也。自是,人始知山中有涂径,而贼亦侦探得之。庚申春,大军围金陵甚急,伪忠王李秀成欲救金陵,乃以悍贼数百,沿路裹胁,由安吉、孝丰、余杭,越山而至杭郡。”四安驿路即我们说的宣杭古道,其沿线都是安吉的大型村落,如高禹、递铺、双一等,递铺还因为南宋时处于要道,故在此设立驿站,专供公文传递人员和来往官员歇宿、换马,“递铺”也由此而得名。

    湖州水系发达湖漾众多,形成河流纵横、湖荡密布的水网。大型的运河网络体系,使湖州村落的发展不仅拥有充足的水源,更拥有最为便捷的交通条件。江南运河始建于春秋战国时期,至唐朝基本成型,有东、中、西三线,它与頔塘运河及其它运河水系,共同构成了杭嘉湖地区横贯东西,纵穿南北的水上运输网络。湖州东部自北而南地基本形成了东西向的大钱至震泽的北塘(现北横塘)、里塘(现为西山漾至织里、吴江八都的南横塘)、东塘(即长湖申线的頔塘段)、长超港(现湖嘉线)、吴兴塘(现湖申复线又名双林塘);南北走向的凌波塘(又名菱湖塘,现为杭湖锡线)、西塘河(现东苕溪导流港)、白米港(现东宗线)、练市塘(菱湖至练市)、含山塘(现为京杭运河湖州段新市至含山)、息塘等六纵五横的运河水系并基本保留延续至今。湖州城西通过长湖申线、西苕溪、泗安港把安吉、长兴也联入了江南的运河体系。

    古运河还用开河之泥修筑堤塘、驿道,形成了并行快捷的水陆大通道,故历史上亦将人工开挖的运河和路堤结合的驿道称之为“塘河”、“塘路”系统。荻塘水陆并行,既是水利设施,又是交通设施。光绪《乌程县志》载:“运河即官河,在城东,漕船经此。又东经八里店、升山、旧馆、祜村、东迁、至南浔镇入江苏震泽县界。”荻塘是官塘,是可通车马的官道,历代都沿塘设驿馆,接送来往官员和名流,又沿塘设急递铺,今织里镇境内设有升山、太湖等驿馆和晟舍、骥村两个急递铺。荻塘甚至可以骑马驰骋,俞睦的《荻塘诗》云:“两岸晓风杨柳直,王孙得意骋骅骝。”荻塘官道上自古多桥,嘉泰《吴兴志》载:“右十八桥系自迎春门至浔溪一带官塘通泄溪流入太湖与近湖诸溇脉络贯通去处。”同治《湖州府志》载:“以上三十九桥为运河北岸陆达南浔,水泄北塘河入太湖之道。”桥的数量增加了一倍多。

    人类聚落的发展与交通息息相关,在人类的最远古时期,双脚行走是当时交通最基本的、也是唯一的手段,肩挑手提、拖抬扛背是当时基本的运输方式。于是人们开始纷纷向这些陆路交通道路聚集,一个又一个的村落沿着驿道而建,然后由这些道路再向村落内延伸,历史上荻塘北岸的村落就是这样形成的,升山、晟舍、旧馆、骥村、范村、祐村……很多村设有急递铺和馆驿。水路交通对人们的生活同样起着十分巨大的作用。在工业时代到来之前,人们的出行、货物的运输在湖州最便捷的就是水路交通。人们自然而然地选择这些河流为水上交通道路并沿河居住,形成一个个的村落。为了进一步方便日常生活的出行与物品的交换搬运,人们还会主动地在原有河流的基础上开挖出更多的支流,在村落内也形成一个完整的水路系统。濒临水道方便货物的集运、疏散,随之也可能会带来贸易和商业的机会,会促进周边居民点村落的繁荣,甚至直接在水运节点上催生新的村落,如独市、泉佳潭、潞村,等等。

    缘水路而聚是逐水而聚的升级版,在古代运河是沟通南北政治、经济、文化、金融、物资、信息交流的黄金水道,水乡地区因水而兴,交通性和商业性的水系成为村落组成的核心要素,“可耕”“可灌”“可汲”靠水利,交通交易也靠水路。水乡水系发达,村落依水而成,除了用水方便外,更重要的是交通便捷。湖州平原的村镇都有穿村而过的水道,村落夹水而建,水道的形态决定了村落的空间发展脉络。村子位于周水环绕的高爽之地,很多市镇都津津乐道于过去的“九潭十八浜”,享水之便捷而少虞水患。

    荻塘边的南浔、凌波塘边的菱湖、吴兴塘边的双林都是经历了一个由村到草市再到市镇的发展过程。在东部平原,市镇在大运河边,自然村在连通运河的小河港和土斗浜里,形成网络状的群体乡村聚落格局。生产力水平决定着村落的发展,农田水利建设水平决定着村落的布局与发展,治水理水是湖州的传统,不管以运河为骨干的大流域治理,还是小流域河港圩田的改造,平原区域的水乡运河集防洪、灌溉、交通为一体的河网体系,是历代湖州人在自然河流基础上治理的结果,是天然和人工完美融合,为湖州村落及商业市镇群的发展与繁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