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拖电瓶车时,发现车子坏了。在等修理工的这段时间,我注意到了这棵茶树。

    茶树非常漂亮,身形茂盛丰硕。我看到她时,花开正艳,一朵,一朵,足有上百朵。云蒸霞蔚,真是一片锦绣灿烂。

    但两年了,我却是第一次发现她的存在。后来,问几个每天在这里停车的同事,问他们是否知道这里有一株花树,结果,他们多半报以一脸茫然。偶有一两个这样回答,好像看见过这样一棵树……语气恍惚,一副不确定、没有底气的感觉。

    茶树的美艳毋庸置疑,为什么日日经过的人那么多,留意到她的却几乎没有?

    原因很简单。她所依托的的环境,实在太过冷僻和破败了:地处远离中心的一个小角落,前面堆满新旧参差的一溜电瓶车,身后又一睹黑不溜秋的残墙,而脚下则是杂草丛生的荒地——美,在美的事物、美的环境中,才会焕发出动人的魅力。混迹于这样脏乱偏的地方,花树再美艳,也只能是明珠蒙尘,如何能勾留住现代人如此匆匆又不耐烦的脚步?!

    人有遇和不遇之分,万物犹然啊!

    而后,就生出了很多想法。一个念头是,不管环境如何,花树终究是花树,时节到了,会开花,会灿烂,即使无人欣赏,也自有她自己的烂漫,这就够了。

    再一个念头是,好在,人可以自由行走,不像树,只能被动地呆在某个环境里。

    又想,知音不在多寡,有那么一两个人在看到她后,能在意她,并为她不为环境所变的美丽而起特别的敬重敬爱之情,若花树有知,也可欣慰……

    把这花树一拟人化,心就无端变得柔软,真诚地希望自己每次经过,不要忘记多看她几眼,也希望有更多人注意到她的存在……总而言之,盼她获得更多的关注和认可,盼她的美更具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人和树之间,就这样慢慢地建立起了一份情谊。现在,每天经过,我都会习惯性地停下来,认认真真地凝视她一会儿。因为关注,我也看到了她更细节的生命呈现,比如花儿在晨昏变换之际的色彩转变,初绽时的羞涩,盛放时的明媚张扬,萎谢前的缱绻,还有叶片和叶片之间那份有所保留的亲昵和睦……随着时间的流淌,这棵茶树在我心里越来越鲜活,越来越生动,每一张叶片,每一朵花,似乎都隐藏着渴望、无限心思,有时候,看得时间长一点,甚至会涌起错觉,仿佛她冷不丁就会开口跟我说话似的。

    这茶树成了我的一个秘密朋友。有时在家里,或者在郊外闲游时,偶尔也会想起她,她的模样,她到底怀藏着怎样的心思,或者,从她这个角度,是如何看我们这些人类?等等,然后,情不自禁涌起一种万物同生共长,彼此声息相求的欢喜感觉。

    一路走,一路这样默默经历着,感受着,欣赏着,体悟着,记录着,没有大悲大喜,没有跌宕起伏,更没有众生欢呼,但点点滴滴,汇集起来,便是自己的山河,里头自有千回百转,自有地久天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