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蒋国梁

    说南浔区菱湖镇有个古村落朱家坝,值得一游,而且是宋朝大儒朱熹后裔的聚居地,近日便去探营。

    一路导航只显示“朱家坝(公交站)”,在菁菱公路段。这地方笔者曾途经过,似乎没人对我说起过这个村。

    由于是下雨天,到达站点附近,在路口找不着北的时候看到了“射中村景区”的旅游路标,情急之下便左转往南到射中村去了。

    一直知道古代神话中后羿射九日和嫦娥奔月的故事发生在射中村,早想来看看,也好,先去混个脸熟。在颇具规模的射中村居民新村稍作走动,指路牌上看到至今还尚存有箭潭箭墩、古桥、后羿庙等遗址,搭讪的几个当地人没有表示出特别的兴趣,也许他们对本地的情况“熟视无睹”了。我们就决定今天不作逗留,还是先去朱家坝吧。

    村民热情地给我们指路,说是往西马上朝北一直走,过了红绿灯走一段后向西……农村人的指路就是这么实在,我着实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几番“论证”下来,我听出了先前导不出航的原因,朱家坝是自然村,行政村属于新庙里村。我们谢过后就沿射锦公路返回,在“朱家坝(公交站)”处继续朝北,先行在乡村公路上穿过标有“新庙里”三字的大型牌坊,接着村部就在路口。一问,朱家坝村“还要朝西落北。”为什么导航导不出呢?我问社区服务中心值班的工作人员,她说要导“朱群村”就有了。原来朱家坝还有个别称叫朱群村啊。

    走着,走着,老远看见一座簇新还未完工的牌坊,走近又见一块呈三角形的偌大景观石,上面镌刻着“朱熹后裔 朱家坝 二0一二年十月”的字样。

    穿过一个正在建设的广场,眼前豁然开朗,是一条东西向的河,小桥、流水、埠头、驳坎、廊棚、座栏……环境幽雅古朴,处处体现江南水乡野趣淳朴的田园风光和天人合一的原真意境,是典型的“夹河为市、沿河聚镇”的水乡村落形态。“吴兴城阙水云中,画舫青帘处处通。溪上玉楼楼上月,清光合作水晶宫。”据说宋元时朱熹后裔迁居于此,我们随便碰到村民一问尊姓,大多数人说是姓朱的。村民告诉我们,这里以朱姓和地处朱家坝而为村名,这条长800多米、宽约20来米的河叫门前港,两岸聚集着250多户近千人,其中朱姓人口将近一半左右;沿河原生态地保留着廊檐河埠,特别是长达600多米的石帮岸,其中的“碎花镜式”叠砌法,工艺难度很高,审美效果极佳,俗称“梅花驳岸”……对于外行的我来说,这条那么长、那么笔直的水乡内河,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力。

    我们在河两岸走来看去,村民沿河栖息,许多门户敞开,老人、小孩三三两两,幽静清淡无喧嚣,雨后的河里更是清爽。村民说,朱姓子孙民风淳朴,家风敦厚,从这里走出了130余名大中专毕业生,近半个世纪以来没有发生过重大的刑事案件……我想,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应该与村民们代代相传的好民风、好家风有关,朱氏不是有“做人要和气,邻里要和睦”“桑树从小绑,儿女从小管”和“忠得厚,尖得薄”等的延伸家训吗?

    古村落就像一首岁月的歌,深情、隽永、绵长,带着淡淡的忧伤,轻轻地吟唱着往昔的辉煌,又如迟暮的江南美人,在守望着村庄;人们邻里和睦,信任包容,彼此友好,昭示着历史的进步、人类的文明。长廊的东尽头是一座古桥,叫津济桥,横跨村河南北,桥栏正中刻着“戊午年九月重修”的字眼。端着碗在廊檐下吃饭的村民也判断不出是哪个朝代的“戊午年”,有说是始建于明洪武九年,清康熙三年重修,后来,有专家告诉我,这里的“戊午年”是清乾隆三年(1738),至今整整280年了。但见马蹄形桥拱,既造型优美也便于通航与泄洪;桥顶置两对坐狮望柱,保存完好。民间传说津济桥与清初顺治帝出家有关,某年金凤来仪,盘绕津济桥上,村民不识金凤以为“金鸡”。实为读别了津济的谐音。传说是美好的,不必太学究,何况不远处有龙山寺,就传为顺治帝出家处。

    按村民的指路,我们沿着一片大大的垂钓水域,绕到了这座五代始建元末毁的寺庙。有僧人路过,他们告诉我,当年这里叫“护戒禅寺”,明代改额“龙山寺”,俗称科寺头庙,清初再兴,后屡毁屡建。传说顺治帝圆寂时有宠猫不愿离去而同化,故庙内顺治帝塑像肩有小猫。古寺原有两棵千年香樟,今天庙中故物就有落单的湖石抱鼓,纹饰风化,草丛里还有猫形石狮颇为罕见,可能就是神传之“龙猫”……

    从龙山寺出来,又回到了牌坊处的村口。见附近稻田里有一对中年夫妻在割稻。“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这是难得见到的收获实景啊,于是笔者便情不自禁地走在狭窄的田埂上,踏入泥泞的稻田,重温曾经的知青岁月,挥镰割了起来;在建的广场上有一老者正在竹匾里切着青菜,他也姓朱。他说,立冬了,村里人家都要晒些腌菜花、菊花和萝卜干,做成干品,也算是民间手艺。农村的生活很让我留恋,想起自己曾经的那些日子,恍如昨天。生活,有时并不在于她华丽、富有,而在于她流淌出来的那种清纯、古朴。

    朱熹后裔好客,围拢在一起与我们聊起了天,说是正在建设鱼都广场、修复傍河一条街、扩建龙山寺,打造水岸休闲商业街等。全部建设好了希望我们再来游览。我们说起了刚才从南边的射中村来的过程,他们很风趣地说,不是很好吗?一南一北,加上中间的下昂古村落,都在一条直线旅游观光带上。当问起回城的路该走那条近些时,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介绍了一条我本不熟悉的路,就是往西落北,再朝西上河堤,一路落北就到湖州城了,不用20分钟的。真的,在我到达河堤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熟悉的“龙溪苕溪左右夹持,菁山云巢一抹山岭遥相对望”的东苕溪了。导航标示“南钱公路”,“南”大概是指城边的南墩或南华路,“钱”该是指钱山漾或钱山下村了吧。我们慢行、快走,苕溪东大堤默默地注目着过往的车船、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