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通讯员 安纪宣 记者 孙文斌

    本报讯“一下子多了5万多元的收入,真是太感谢村里了。”近日,在安吉县杭垓镇唐舍村的会议室里,村民周永贵兴奋地在毛竹林流转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通过毛竹林流转,他家70多亩毛竹山将获得额外收入5万多元。

    记者了解到,在唐舍村通过流转土地增加农民收入这件大好事,开展起来也并非一帆风顺。今年初,面对持续低迷的市场行情,唐舍村提出了毛竹林整村流转计划,按照毛竹林核心生产区和非核心生产区,将村民手中的毛竹林进行集中流转、统一管理。

    “核心区和非核心区怎么界定”“毛竹林的经营收益归谁”“委托管理的费用是一年一付还是一次性支付”……围绕毛竹林流转计划,唐舍村村民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抛向了村委,甚至有村民质疑村干部在流转过程中有私利可图,隐性矛盾也日益显现出来,并有升级激化的风险。

    “我们所有关于流转工作的会议,大家都可以参加讨论。”面对群众的不理解,唐舍村村委主动做出改变,鼓励村民发表自己的意见建议,把流转政策的最终决策权交给村民。据唐舍村村书记梅明星介绍,围绕流转政策的制定,村里先后召开村班子、村监委成员、党员代表、村民组长会议达30余次,分片区召开户主会议15次,累计参会人员多达800余人次。“虽然是好事,但是不讲清楚,不透明公开,老百姓心里终究是不放心的。”作为毛竹大户,周永贵告诉记者,仅他一人就参加过各种形式的会议讨论不下10次,而且重要讨论还会形成书面决议,通过“阳光村舍”村报向全村村民公开公示。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碰撞讨论、商议论证下,唐舍村村委取得了村民的信任,顺利完成了全村1万多亩毛竹山林的整村流转工作,村民年增收达30多万元。

    公开透明是最好的监督,也最容易收获群众的信任。今年以来,杭垓镇在推进清廉乡村建设中,将公开作为村级权力规范运行的基础,先后制定了“一事一议一监督”民主管理办法,推行了“村级事务全领域公开”的阳光公开模式,建立了“村权运行百人监督团”,为乡村治理的和谐有序奠定了良好的制度基础。“村级事务就应该让村民好参与、能监督。”杭垓镇纪委书记方伟介绍,除唐舍村外,桐杭村对村党组织职权进行了梳理,通过村权清单的形式对外公开;缫舍村将“三务”公开延伸到村组,采取提级公开的形式对自然村事务进行全面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