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忍 冬

    湖州,既是江南藏家书楼的繁盛地,也是江南刊印与贩书的策源地。

    古代书籍刊刻,最初由佛教寺院刻经肇始,如南宋归安的《思溪圆觉藏》,还有就是官府刻书,如明代知府刊《吴兴掌故集》,而私家刻书始终是刊刻业最为活跃的主力军。明代的晟舍闵凌氏、花林茅氏、汇沮潘氏、雉城臧氏等等,均以质取胜冠杰一时。至晚清民初,陆氏仪顾堂、刘氏嘉业堂、蒋氏密韵楼、王氏诒庄楼等等,都为藏刊兼具的大家。

    继上述传统雕版印书之后,源自欧洲的石印工艺也于晚清传入我国,同时期的铅字印刷成本更为低廉,而在影印书画作品方面,珂罗版印刷更显特殊魅力。这些先进的印刷技术,主要以上海为中心并逐步传布到全国。

    归安陆心源《千甓亭古专图释》(20卷),即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的线装石印本。所集均为其倾尽大半生心血所藏汉晋以降的各代古砖拓片,出自湖州乌程、武康、长兴各县的古墓,每件砖拓旁有陆氏亲笔批注,考证详细,图版逼真。如今,又成为当代“砖家”渴求之珍本。

    吴兴傅岩,字稚云,晚号闻波居老人,名中医。其传世之《闻波居诗集》,由余越园(绍宋)题签,门人宋鞠舫编纂,系民国4年(1915年)前后的洋装铅印珍本。书于末页注明:“男维德、维经、维新,孙作霖敬刊”。傅耜颖时年不惑,正逢“儿女已成行,孙枝又挺秀”的好时光。后又有《湖州续诗录》刊行。

    民国25年(1936年) 12月21日至23日,王一亭在其寓所“梓园”举办70寿庆,因王氏笃信佛教,故寿庆3天全为素筵,亦无堂会演出,而分赠来宾的礼品为《白龙山人画集》,系由弟子王个簃选编,王立德堂自印的线装珂罗版宣纸本,笔者某年有幸购藏此册。

蜡纸铁笔油印本

    油印,是最为便捷的印刷术。先在钢板上铺以蜡纸,用铁笔在上面誊写图文,再将滚筒油印机手动印刷并装钉成册,一般能印200册左右,讲究一点的还能双色套印,很适宜小范围传播的需求,特别是在铅印缺乏的艰苦条件下,油印曾为文字传播的重要方式。

    汤国梨,字志莹,号影观,苕上老人,浙江吴兴人。善诗词,工书法。一生所作近两千首,民国39年(1940年),由嗣孙章念祖、章念驰、章念翔初订《影观词稿》《影观诗稿》2册,系请人誊写之线装油印本。其大量作品虽未得公开发表,但在词学界内部评价甚高,老人晚年常自叹:“梦里苕霅烟水阔,故乡虽好故人稀。 ”

    方幼壮,名遒,浙江吴兴人。出身书香门第,常赋诗填词,有遗著《西菩山房诗词》传世,近年为本地研究浙西抗战时期“戈亭诗派”的网友所购藏,系民国32年(1943年)手工刻写的线装油印本,前后字迹略有工拙,应出自两人之手。其作品曾经被收录于民国33年(1944年)出版并由朱渭深所辑之《戈亭风雨集》。

    冯千乘,号茜村,浙江吴兴人。出身中医世家,壮年弃医从教,抗战后曾出任吴兴县参议会秘书等职,其著述颇丰,油印本《抗战八年的吴兴》成稿于民国35年(1946年),记录湖州八年抗战的真情实况,属非常珍贵的亲历史料,珍档存于湖州档案馆。2016年,冯氏遗稿以专辑的形式入编《湖州民国史料类纂与研究丛书》正式出版。

    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逐步深入,各类出版社都先后成为公营单位,个人印书不再是只需出资就能办到的易事,于是,油印本便成为文士间自赏与流通的首选。据掌故家郑逸梅记述:“解放后油印书册,成为一时风尚。尤其诗文一类的作品,力求行式字体的古雅,往往不委托市上的誊写社,而请通文翰又擅写钢版的,自刻自印。”这类刊刻风尚主要在以上海为中心的江南地区私下流行。

    蔡莹,字正华,号小安乐窝主人。浙江吴兴人。擅诗词曲、古文辞,为吴梅著名弟子。曾任圣约翰大学国文系主任,著述以戏剧研究与创作为主。 1955年5月26日蔡氏去世,其女蔡雪奉母命着手编辑《味逸遗稿》,终于在父亲3周年忌日成书,系线装油印本,扉页双钩“味逸遗稿”四字,形制均仿照正规书版格式,由戴果园设计,印制极为精美。

    戴果园为清末举人,上海市文史馆馆员。他自备油印机并请同乡张仁友刻蜡纸,为同道策划油印各种诗词集。雅观大气的“戴氏印本”曾在沪上文化圈大获追捧。

    范石人,字大翰、继舜,浙江吴兴人。京剧教育家,上海市文史馆员。早年因父亡而寄养于天台大伯家,后到上海学生意,痴迷京剧“余(叔岩)派”艺术,深究音韵学,常年在电台教唱。他旧时亲手刻蜡纸油印的那些京剧老生曲谱或讲义,如今不仅在上海的旧书摊上能找见,连边陲云南的旧书摊上也能觅得,可见其影响之广泛。

    王世襄,字畅安,浙江南浔金家外孙。他常年潜心研究民间匠作,自1958年起先后著述《髹饰录解说》《画学汇编》《清代匠作则例汇编》《雕刻集影》《漆器浅说》等,这些最初的油印本后来都以精装本的面目出版。其中,线装油印本《刻竹小言》,金西厓著,王世襄编,启功题签。此本仅印百册赠送友人,因坊间价位甚高,故有赝品混迹。

    诸文艺,字经腴,号橘仙,别号鄣南野人,浙江安吉人。弱冠即随乡贤梁漱石习诗,后就读浙江第一师范,号称“天北诗人”。 1973年,晚年编定并自序《艺橘园诗集》传世,系字迹工整的油印本。诸文艺有句云:“编诗有集呈文豹,游步无资问祖龙。”文豹是郭沫若,祖龙即毛泽东,记述其分别于1957与1962年曾将诗稿寄呈高层点拨之事。

    邹仲民,字福彬,号自怡庐主,浙江湖州人。早年从商,富收藏,喜吟咏,上海市文史馆员。 1982年夏月自刊《自怡庐吟草》线装油印本,前有孙振亚、徐定戡、王晓园、吴庆翔、王退斋、赵志熙、丁吉甡、施剑青等题词,所收皆邹氏1977年以来与友唱和之作。 1997年,由台湾老友资助,其著《江山万里纪游诗》集方得印行。

    赵景原,字伯笃,号花奴,浙江长兴人。世代书香,幼承庭训,擅诗画,喜交友,箬溪书画社成员。 1989年冬月自刊《诗稿》线装油印本三册,由陈莲涛题鉴,因其常年居乡,对动物观察细致,故咏叹对象以牛羊鱼虫为主,尤以状写芦雁著称。

群众文化刊新篇

    早在20世纪30年代中央苏区成立初期,红军总政治部主办铅印《红星报》,报头的美术字由吴兴钱壮飞设计,他还兼任美编发表漫画,因报章行文短小,形式活泼,深受战士们的喜爱。该报在长征期间改为油印版,定期印行分发到连队,起到重要的鼓舞作用。“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白话文与新诗很快成为创作主流,文艺不再由书斋文人所独享。特别是在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的指引下,各行各业的群众成为文化运动的参与者与主创者。

    1950年1月,吴兴县人民文化馆在菱湖成立;1954年出刊《俱乐部》油印资料,免费赠送,不付稿费,后易名《吴兴文艺》。 1956年馆迁湖州城南太平巷新址,配合中心任务指导群艺活动的开展,其后出刊《飞英》文艺小报,仅出2期即停刊。

    1958年,嘉兴专署创办《杭嘉湖文艺》杂志,由王克文主编,并给北京的茅盾写信求题署,很快便收到茅盾的复函与墨宝。 1962年,吴兴县文化馆编《群众诗选》,为图文并茂的红黑双色油印本,分群众集、青松集、锻工集等,收录李苏卿、李广德、周寿、舒培德等作者的早期作品。

    1962年10月,菱湖镇城经调查工作组编印《菱湖镇基本情况汇编》,账簿式硬面绳装,多色油印,图文工整,印数仅25册并编号内部发送。

    1966年开始“文革”狂飙来袭。各类群众组织自编的战报、号外、传单、画刊、歌谱、诗词等铅印或油印资料满天飞,全民“口诛笔伐”的潜能被展露无遗,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特定历史时期政治与生活的状况。比如,以《东方红》命名的油印本,全国各地院校都有翻印,刻手均为校中擅长书画的教师,其中,菱湖中学的翻印本堪称佳本,惜多不见著录。

    京剧、书法、武术、中医,当属红色年代的“四大热门”。早在1959年,湖州卫生学校油印《民间灵验便方》(第一集),所收300便方都是学生在支援农村三秋活动中收集的,同年,湖州市联合中医院油印《各科临床经验汇编》(第一集),收录朱承汉、潘春林、顾瑞麟、吴士彦、潘澜江、潘斌璋、李修来等中医的文论。 1969年,吴兴县举办第一期中草药学习班,而油印本《中草药验方集锦》,内容则录自吴兴县中草药展览馆,内有新溪公社前坝大队七队吴信顺所献祖传4代的草头秘方。

    据文革期间油印本《湖州地区群众献方汇编》记述:“在汇编过程中,南埠、妙西、梅峰、乔溪、埭溪、菁山六大公社的广大贫下中农、赤脚医生和医务人员纷纷献方支持。” 1975年8月油印本《吴兴县农村中草药制济资料汇编》,由上海第一医学院药学系编印,是末届的工农兵学员“开门办学”的读本。1978年湖州中医院所编《中医妇科》,还被收入赤脚医生和初学中医人员参考丛书,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

    1975年菱湖镇文化站创办《菱湖文艺》内刊; 1976年吴兴县文化馆创办《吴兴文艺》内刊; 1977年德清县文化馆创办《德清文艺》内刊、安吉县文化馆创办《安吉文艺》内刊。 1979年嘉兴地区群艺馆创办《南湖》,茅盾题签,系综合性文学季刊;德清县文化馆主办《莫干山》,茅盾题签,钟伟今、陈景超主编,为油印文学刊物。1985年出刊《群文园地》油印刊物,供文化站与俱乐部宣传之用;1986年菱湖文化站创刊《菱波》内刊,系不定期综合性文艺刊物,初为油印本,后改打印本。

    学者李零坦言:“八十年代开花,九十年代结果,一切都孕育在七十年代。”此言不虚。上世纪80年代,那些有过生活历练的知识青年变身为企业工人,在求知若渴的氛围中得以厚积薄发,随着各地工人文化宫的崛起,迅速成为引领群众文化的“灯塔”。

    1982年湖州工人文化宫诗歌组成立,主要成员有柯平、胡可、钱夙伟、沈方、俞力佳、李浔、毛善钦、王麟慧、胡锦良等文学青年。同年,主办《火花》月报,由陈祖基、严树学等担任编辑工作,成为工人群众的文艺园地。

    期间,湖州师专《远方》、长兴蠡塘《葭菼》、德清《三家村》、南浔《三色堇》、练市《雨巷》等民刊,或铅印或油印均影响深远,走出伊甸、沈苇、邹汉明、沈健、芦笛、徐惠林等诗人。 1982年创刊《桑园》,由织里文化站油印,其中的诗人沈方、徐世尧,日后成为《吴兴溇港文化史》《晟舍利济禅寺志》《大港村史》《记忆滨湖古镇》《织里民间文化》等地方文史专著的作者。其时,湖州化肥厂文青柳自成,正与同伴忙于编印着《紫云英》诗刊。

    自古有名的菱湖灯彩,催生出灯谜创作的副产品, 1979年菱湖镇工会就开展“周末谜会”活动。 1982年由杨志刚等牵头成立“菱湖镇工会景阳岗灯谜组”,由章健儿等组建“菱湖化学厂工会灯谜组”,并油印《景阳岗》《龙湖虎跃》《菱化谜苑》《秀溪风》等内刊。 1988年成立“菱湖镇灯谜语研究会”,推杨志刚、施梓容为正副会长,自费编印《菱湖谜坛》内刊,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交流。菱湖人办事向来心细,故这些谜刊的刻印与装帧质量均为上乘,其中,《菱湖谜坛》创刊号,由赵首成题签,杨志刚刻印,具有金石味,堪称油印善本。同期,湖州工人文化宫编印的谜刊《航标灯》由李英题签;《菰城谜苑》由费之雄题签。

    双林民间素有结社办刊传统。油印本《墨浪》创刊于1981年,由当地文化站主办,初期撰稿者有韩铁夫、吴伯良、郑吾三、费畏三等。笔者少时与郑吾三先生的外孙是同学,故在郑宅见过壁间镜框内夹着的“火花”藏品,算是人生的启蒙之师;费畏三先生是费新我的胞弟,我们在“墨河画苑”共事年余。《墨浪》早期注重地方文史,后期则重集邮活动。同期,双林电影院的仰望之也不定期编印过《双林影谭》油印小报。

    1994年5月,由双林文化中心牵头成立湖州市京剧爱好者协会,会刊《苕霅京韵》打印本,王似锋题签,吴伯良主编。本地京剧票友吴伟良、尹国梁、鲍汉民、徐寿庚、杨晓红、陈振纲等竞相撰稿,共陆续出刊3期,因存世量较少,未见镇志收录。

    电影向来是群众文化的重头戏。 1978年王欢生为吴兴县电影管理站编辑《电影介绍》宣传资料,最初为活页传单,后来改为内刊。 1981年他调入湖州影剧院,主编铅印《影剧与观众》小报,前后共出刊24期,他利用自己在湖地的人脉,发动年轻作者为小报写影评、画插图,继续发挥他美术“园丁”的作用。

    1986年湖州市电影公司创刊《电影信息》铅印小报,全盛时发行量每月达上万份之多, 1988年改由市电影公司与市影评学会联合出刊,多次举办影评征文评选活动。 1998年,市电影公司与市文学学会等主办《电影与文化》照排彩报,李广德、马雪枫、费在山、徐湖等纷纷撰稿,徐重庆还应约开“秉烛夜谈”专栏,后文章收录《文苑拾遗》,由刘荣华、龚景兴选编,浙江古籍出版社2017年出版。

    新中国的文化积淀,是以最广泛的群众文化活动为主,所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从黑板报到美术字,从墙壁画到连环画,从现代戏到三句半,从土方子到猜灯谜,这些历史印痕虽都时过境迁,所幸被保留在具有时代特色的各种油印本中。刻蜡纸的价值当属下真迹一等,曾经看不上的这些图文本,在日新月异的码字时代也算得“可宝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