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洪明强

    入秋后,湖城长岛公园里散步的人很多,所不同的是人们已换上了秋装。夕阳的余辉下,有两个中年女子身穿粉红色的旗袍,从我身边缓缓而过,微风中,旗袍携着淡淡的香味,宛如两朵刚绽开的荷花,“桑波缎”真丝旗袍,出于职业的敏感,我的眼睛不由一亮。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的穿着要求也在转变,以前的真丝衬衫、汗衫、内衣内裤等服饰,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而真丝旗袍的出现,无疑给真丝产品注入了新的希望。各种聚会、剪彩、大型时装秀、包括广场舞,都是旗袍在唱主角,旗袍正在受到女性们的青睐。众所周知,真丝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贴身穿舒适柔软,又不刺激皮肤,而且有益健康。

    湖州的蚕桑丝绸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据《考古学报》 1960年第二期上记载:“1958年在浙江吴兴(今湖州)钱山漾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中发现的丝织品,包括绢片、丝带和丝线,经纬密度每厘米48根等。”经过鉴定距今已有四、五千年的历史。这足以证明湖州是中国丝绸的发源地,湖州是江南历史文化古城,是太湖南岸一颗璀璨的明珠。肥沃的土壤,天然的水资源,给湖州人民创造了得天独厚的种桑养蚕的条件,被人们誉为“蚕桑之乡,丝绸之府”。

    商、周、春秋战国以及秦汉时代,湖州的纺织业虽然还不发达,但到了三国时期,乌程(湖州)东南三十里的平原出现了大面积“荫复垂塘”的桑林,纺织业有了较大的发展。《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唐朝初期,吴兴郡的丝织品除锦、绸之外,已经有御服乌眼绫和纤缟等名贵织品了,由于统治阶级的生活极度淫侈,劳动人民的果实全被搜刮殆尽,当时,湖州的乌眼绫和纤缟等名贵织品,就是贡奉给朝庭的。

    到了宋代,蚕桑经验愈丰富,生产技术就愈进步,为了增产桑叶,桑树的“嫁接”和“秋冬斩割拳曲小枝”的整套技术方法,已在湖州地区广泛采用,除此以外,湖州的百姓还与沿太湖一带的农民,充分利用气候和天然的水利资源,一年种植两季水稻,每亩能收五、六石,因而有“苏湖熟,天下足”民谚,故又称湖州为“魚米之乡,丝绸之府。”“归安之水宜茧丝”,元代时,湖州的纺织品已成为全国的精品,特别是缫丝用水经过慎重选择,漂练出来的丝色如白银,湖州的丝又因树桑低干、叶嫩,养分丰富而闻名全国。

    到明、清时期,湖州已是全国的纺织中心,蚕丝业已取代了农业,《吴兴掌故集·物产类》上记载:“湖民以蚕为田”,“蚕桑之利,莫甚于湖。”当时的纺织工具“纬丝有摇车,有纬管,打线有车头,有扯车。”织绸三机“有平机、栈机、提花机。”“缫丝有脚踏车” (摘自《乌程县志》卷二九)湖州的南浔、双林、菱湖在明中叶以后,随着纺织业的发展,居民日增,自成市井了。那时的农村几乎家家都有纺织机坊,但都是男耕女织,有民谣为证:“正二三月勤修桑,四月里来养蚕忙,养蚕先要有桑叶,姑娘阿嫂去采桑,桑叶铺在蚕眠床,绿绿叶,白白蚕,吃叶好象细雨降,蚕大要结茧,放在蚕山上,蚕茧抽丝织成绸,卖钱又好做衣裳。”

    抗日战争前夕,湖州农村出现弃蚕砍桑的悲惨景象,纺织业遭受了严重的摧残,“小麦青、小麦黄、姑嫂双双养蚕忙,日间饲叶到夜晚,夜里抽丝到天亮,初五、二十去卖丝,卖丝归来泪汪汪。”这首流传在民间的歌谣,是湖州蚕农们对国民党政府苛捐杂税的血泪控诉。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湖州的丝绸业得到了飞速发展,还成立了丝绸公司,湖州著名剧作家顾锡东编剧的电影《蚕花姑娘》,抹去了弃蚕砍桑的悲惨景象,从而使湖州这个“蚕桑之乡”,又重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改革开放40年来,湖州丝绸有过辉煌,有过骄傲,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中期,湖州的丝绸远销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国际市场上享有很高的声誉,而且供不应求,产品在保持原来的基础上,不断研发新产品,如双绉、庐山纱、素绉缎、斜纹绸,提花的有桑波缎、花绫绉、古香缎、织锦缎被面等,产品绸面光滑,染色鲜艳,穿在身上柔软飘逸,凉爽透气,无愧于湖州丝绸甲天下的美誉。

    32年前,我参加了《中国纺织报》副刊举办的全国纺织系统散文大赛,凭借着湖州这座纺织名城,我获得了“金梭”散文奖,并应邀参加了获奖后的笔会,来自全国各地的作者当谈起湖州的丝绸,纷纷翘起大拇指赞叹。

    如今,湖州人早已改变了“男耕女织”的观念,男同志做挡车工的大有人在,我就是其中的一位,人们称我为“织机阿大”。在八、九十年代,由蚕丝牵线,丝绸搭桥建立的婚姻家庭在湖州比比皆是,我妻子就是一位缫丝女工,淳朴憨厚的“织机阿大”,迎娶美如天仙的“蚕花姑娘”,在那时几乎成了时尚,被广为流传之新版的“牛郎织女”,一时传为佳话。

    今年元宵节,和孚镇举办了别开生面的闹元宵活动,游行队伍中,身穿真丝旗袍的中年女子,手里撑着一把太阳伞,迈着轻盈的步履,婀娜多姿,那种美自然纯真。旗袍上“凤飞龙舞”“孔雀开屏”“狮子滚绣球”“牡丹吐艳”等图案,色泽艳丽,令人赏心悦目。

    待到明年养蚕时,假如你置身于东西苕溪两岸,古运河的两旁,就仿佛置身于绿色的海洋之中,那绿茵茵的桑林,远远望去,恰似一股汹涌的绿色浪潮在此起彼落,此情此景,令人心旷神怡,思绪万缕。

    丝绸,你是湖州人民勤劳的象征,是智慧的结晶,湖州丝绸的明天,将在“丝绸之路”集团的引领下,不断去开拓,去创新。愿你的儿女用那灵巧的双手,去构思、去描绘湖州丝绸的明天,让那华美的丝绸之花,永艳常鲜,让人们明天的服饰更加娇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