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看破解空心村之变的“谷堆效应”

记者 杨楠 黄勇

    元旦小长假期间,吴兴区妙西镇龙山村村民朱小红一天也没闲着:做农家饭招待客人,打扫庭院收拾房间,带客人到菜园里摘新鲜蔬菜。朱小红说:“上海游客在我家跨年,家里的餐厅都共享出去了。真没想到龙山村越来越热闹了。”

    而同一时间,在朱小红家隔壁的谷堆乡创空间门前,正接待一批从杭州、上海等地来的亲子团,孩子们第一次体验了手工打年糕,感觉新奇无比。村民口中共享这样时髦的词汇,正是从这个乡创空间学来的。在龙山的村民看来,年轻人带来的不仅是新词汇,更有新理念、新生活。

乡村“生态+” 引来年轻人

    放眼整个吴兴区,龙山村的颜值可谓首屈一指。这里安逸静谧,溪水潺潺,全村660余人,基本以种茶、卖笋为生,大多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就业。

    缺人,让龙山村干部在推动美丽乡村建设、致力于发展乡村旅游产业过程中时,常感到缺乏后劲。村党支部书记施益忠说,随着美丽乡村的建设推进,妙新线逐渐成了热门的乡村旅游线路,周边还有原乡小镇、慧心谷等大项目,会为龙山村带来源源不断的客源。“面对机遇,我们需要更多创意,让游人走进龙山村能够眼前一亮,把‘龙腾千里、山村福地’的招牌真正叫响。但这些想法,都需要年轻人来实现。”就在施益忠一筹莫展之际,一名年轻建筑设计师闯入了他的视野。

    这名设计师名叫蒋晓锋,卷头发,皮肤黝黑,标准的文艺范。然而,施益忠跟他一交谈,便发现这小伙子有一颗纯真的“乡土心”。作为来自浙南地区的农家子弟,蒋晓锋早已走出农村在城里扎根,事业小有成就,一直以来,他总寻思着能为乡村做点什么。“如何让更多的年轻人愿意留在乡村,如何让农民从坐拥风景到卖风景?”

    村上给空间,蒋晓锋就搭起了圆梦的舞台。在村两委会的支持下,蒋晓锋第一步盘活了龙山村的旧粮仓,搭建他心目中的谷堆乡创空间。这一旧粮仓早些年曾办过厂,后来一直废弃在那里,好几千平方米,前有小溪环绕,后有青山依靠,地段极佳。

    既然主打乡创,没年轻人可不行。蒋晓锋以谷堆乡创为平台,从湖南、青岛、绍兴等地招揽了一批有返乡志向的年轻人,吸引他们的就是“有家有业有生活”乡村创业机会。来自哈尔滨的祝微,当时在校聘会上,跟蒋晓锋“唠得挺好”,专业又对口,就跟着过来了。与祝微同时过来的还有同学刘力仁,他毕业时自认为“与其在城市苟且,不如到乡村撒野”,于是就怀揣梦想南下而来。

    平日里,祝微等20多个年轻人住在村妇女主任匡静静家,这幢小洋楼干净舒适,与谷堆乡创面对面,比家还要温馨,住宿费用全部由公司承担。这样的生活场景照片随意发在朋友圈里,就要惹得在上海、深圳工作的同学好一阵艳羡。“前些日子,祝微和刘力仁作为谷堆乡创的‘老’员工,返回母校为谷堆乡创招聘,又收到了厚厚一沓的人才简历,比很多大城市的大公司收到的还要多。”蒋晓锋说起这些有些兴奋了,他开玩笑地说,新一代的上山下乡又开始了。

乡村“文创+” 激活空心村

    乡村不需要千篇一律的公园,城里人最关心来乡村看什么、玩什么、吃什么,回去能带什么。年轻人所要做的,就是要挖掘乡土文化资源,就是要把农村经营得更像农村。

    走进谷堆乡创空间,可以找到答

    案。这里又现代又乡土。现代感集

    中在loft写字间里,几名穿着休闲

    的“90后”坐在工位上专注工

    作,一个个乡建的奇思妙想在键

    盘敲打声中流淌出来。他们手

    里的活计,正是来自吴兴、南

    浔周边城市村落建设美丽乡村

    的需求,客户渴望能够尽早复

    制“谷堆模式”。而在写字间的

    周围,咖啡吧、餐吧、书吧等

    城市“吧”形态穿插其中。

    走出“谷堆”,那列在村中

    央停驻的绿皮火车车厢,以及用集

    装箱改造的游客服务中心,在潺潺溪水旁、蓝天白云下,勾勒着现代美丽乡村的模样。这里每一个细节,都是这帮年轻人创作出来的,从设计、施工到落成,年轻人和村民一起,见证着龙山村的美丽蜕变。

    作为乡村振兴平台,“谷堆”汇聚乡村振兴众创空间、乡村美学生活馆、乡村振兴学院、乡村产业交易平台、乡村振兴运营中心五大体系,提供策划规划、人才孵化、技术指导等10多项内容。比如,“谷堆”与龙山村对接,将村上闲散老宅、土地进行盘点,通过乡村产业交易平台,吸引外来资本投资进驻;通过乡村振兴运营中心,挖掘开拓乡村旅游路线,开设更多的体验项目:比如开辟共享菜园、小猪运动场、火车旅馆等,这些都是城市人喜欢的项目。“谷堆”的磁场在变,龙山村的空心村之困也因“谷堆效应”而发生变化。

    陶艺、版画、花艺等领域的大师级人物来了,入驻乡村美学生活馆后,他们自然地融入了老匠人对农村的记忆和思考;台湾的年轻教授来了,他在谷堆众创空间开了制作手工皂的工作室;擅长播音主持的老师来了,他在“谷堆”组建了13人的司仪团队;御帛1851来了,他带来了湖丝传奇、创意丝绸产品;省市领导接连踏访、参观团队也络绎不绝,现场会、研讨论坛在乡村振兴学院开了一场又一场,乡村振兴思路正在打开……

    蒋晓锋说:“谷是粮食,是万物之源,是生命的必须;堆是堆积,代表富有,我们更强调年轻人的堆积。‘谷堆’是一个包容、陪伴的乡创平台,我们会玩,懂手艺,懂乡村,努力将自己的创意变为现实。入驻的每一个业态形式发展起来,会形成一个产业,融入乡村百姓的生活中。”

    去年,时常有创客团队在龙山村开设周末课堂,孩子们在谷堆乡创空间学习手工制作、上财商课,或参加杀年猪仪式,做年糕、特色团子等。这些活动在城里玩不到更看不到,家长对把课堂搬进大自然的这一模式非常认同。

    前两个月,有情怀有故事还自带“流量”的创客团队,积极张罗邀请歌手,在村上的集装箱服务中心那边,举办了一场乡村民谣音乐会,在皎洁月光下, 500多名城里人度过了浪漫的乡村夜晚。

乡村“共享+” 探索振兴路

    过去,龙山村美中有余、活力不足,总少了几分热闹。村上多是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他们聚在一起的活动经常是晒太阳、打牌,日子平淡无聊。说到底,农民是乡村振兴的主体,农民的参与度至关重要。“谷堆”落户后,它像是一个纽带,不仅维系着“60、 70后”对乡村的情怀和“00后”对乡村的记忆,还连接着乡村的传统和城市的热闹。

    随着龙山村游客的日益增多,吃饭自然成了必须的待客之道。为避免传统农家乐单打独斗的状况,“谷堆”去年9月引入了“共享厨房”的概念,并对加入的11户人家进行了接待礼仪、卫生、着装等培训,每户人家门口张贴统一设计的海报,客人由谷堆乡创统一招揽,订单统一派送。各村民家里的厨房在周末共享出来,给城里人使用,既增加了收入又添了人气;会拿手菜的村民,更可以家中摆上几张桌子,准备几桌乡土菜。颇有一番“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的诗情画意。

    几个月下来,村民还真受益,每户月均收入基本都在5000元左右。“谷堆”开发的乡土风味的特产更赢得了游客的喜爱,成为他们乡村游带回去的伴手礼。村民朱小红说:“孩子在外地工作生活,平日就和丈夫两个人,家里三层房间空落落的。现在一到周末,我招待城市客人都闲不下来。他们最爱吃地里的新鲜蔬菜和我做的烧土鸡、红烧肉。如果我一个人忙不过来,邻居会来帮忙,乡里乡亲关系更近了。”

    近日,蒋晓锋频频对接湖州城里的各个社区,希望扎根社区公益礼堂建起城市会客厅,开设有温度的农产品展示区,传承乡土文化,对接城乡需求,让更多城市人走入乡村、感受乡村、融入乡村。

    2018年岁末,好消息又传来,龙山村被评为3A级景区村庄!一看发展势头如此迅猛,龙山村村民和村干部们主动参与乡村建设的劲头更足了。

    施益忠说,龙山村计划利用1000余亩茶园和500多亩水田,在3个自然村分别布局文创产业、民宿产业和田园综合体,与周边的妙山村、大冲村等进行“捆绑”,实现景点互联,客源共享,将来村民的日子会越过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