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沈 健

    练市中学是地处湖州东部的一所水乡学校,却活跃着以首届鲁奖获得者诗人沈苇、“后宫体”小说家流潋紫和被称为“中国的罗杰·伊伯特”文化评论家周黎明为主,曹培生、胡建新、徐建新、张前方、俞玉梁、舒航、马越波、潘新安、钱红梅、童天遥、徐洛一等组成跨代际、多谱系、活力蓬勃、辐射广阔的“练中作家群”。其中,中国作协会员5人,省级会员15人,市会员22人。研究“练中文学现象”,既涉及新时代中学素质教育问题,也关涉到乡村振兴背景下乡村基础教育文化定位与办学路向问题,更牵涉到宽泛意义上作家生长培育与发展的机理问题,意义与价值不言而喻。

“秘密在怀孕,美在怀孕”:诗在自由中蔓延伸展

    沈苇是湖州第一个产生全国影响的当代诗人。这位1965年出生于练市的新疆作协副主席,文学的梦想是在乌镇、花林、石门参差十万人家中起步的。从浙江师大毕业后,沈苇回到母校担任语文教师,和现任校长舒航等人创办雨巷诗社,举办朗诵会,印刊物,写诗、写小说、写散文,迎来了练中文学“春风沉醉的晚上”。 1988年辞职深入新疆大漠,阅遍边塞苍凉,开始了一个诗人寻找语言家乡的历程。至今他已写下《在瞬间逗留》《高处的深渊》等诗集,《新疆词典》《植物传奇》等随笔集,《正午的诗神》等评论集。这些作品与首届鲁迅文学奖、花地文学榜年度诗歌金奖、郭沫若诗歌奖等数十个奖杯,和《唐宋八大家文钞》复制品一起,在练中“茅坤文学馆”熠熠闪光,加重了以乡贤茅鹿门命名的文学馆当代份量。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伴随着当代新诗的探索,沈苇实验了组诗、小长诗、一句诗、柔巴依、格则勒、诗化散文、诗剧等写作,尝试了歌谣、卜辞、经文多种写法,摸索了引文入诗、加注脚、一诗多写、诗文跨界、诗画合璧等技艺操练,这一切,从理念到形式滋养丰富了当代汉诗文体的表现力与多样性。

    第13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授奖词写道:“沈苇的诗是一个特殊的容器,南方的柔美和边地的苍茫,坚硬的现实和隐身的历史,地域的小和精神的大,记住的与遗忘的,生与死,完全汇于一炉,复杂中透着一种单纯的品质。他出版于2014年度的《沈苇诗选》,以编年的方式,检索了自己的写作史,从对物与地理的透彻观察,到对人与族群的深沉思索,沈苇的诗,既沉重、荒凉,又静谧、悠然。他写出了狭窄人生中那辽阔的悲哀,也指证了那丰盛广大的世界其实不过是自己身体苏醒后的一个语言镜像。”

    在练中作家群中,潘新安、马越波、俞玉梁、舒航等改革开放后走上诗坛的新人,活力生张,创作勤奋,革旧探新,精粹诗艺。 1986届毕业生潘新安,被誉为当代诗坛“郊区”诗人,如今在湖州开棋牌室为生,养家糊口之余写下了相当一批观照城乡结合部物是人非的小诗。他的诗集《界线》出版后,引发了众口交誉的赞美。著名诗人梁晓明认为,在潘新安的字里行间,“一种诗坛久已匮乏的现实主义诗风”正在刮起。杨键、草树、天界等写下热情剀切的评论,发表在《浙江诗人》《文学报》等处。潘新安同班同学马越波数十年如一日隐秘地热爱诗歌、写作诗歌。他的诗注重日常生活的场景和经验,语言纯澈简白,诗情温润可喜,被誉为汉语“轻声细语派”代表诗人。柏桦曾如此赞美他的诗,“这是一流的诗歌,气息非常之内敛、从容”,是读了“还想回过头去再读,欲持续那丝丝不绝的享受”的诗。此外,舒航灵秀隽逸,俞玉梁亲切和蔼,陈夫翔朴实无华,汪明好学多思,“练中作家群”因为他们而“变得丰盛广大”。

    学校领导鼓励创造,语文老师垂范写作,办诗社,搞讲座,订杂志、购书籍等活动,特别是创办习作发表园地,鼓励培养学生发现自己,是促进学生成长的最佳雨露阳光。顾银乔、舒航、俞玉梁等从上个世纪起,就一起编印《练溪》《雨巷》等刊物,引来了文学界持续关注与支持。原练中语文老师俞玉梁如今已在市作协担任职务,这位酷热藏书的诗人,每次上课前都要给学生抄一首新近读到的诗歌,比如“第三代诗歌运动代表”韩东、于坚,“南方生活流”诗人伊甸、柯平等的诗,带着大家一起朗读、品味、背诵。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正是如此温情人文软语商量的师生互动,汇成“通过绿色茎管催动花朵的力”,催动年轻学子的自由生长。

“所有的邂逅都是极美”:文学在放养中遍地疯长

    2007年4月,小说《后宫·甄嬛传》在北京签售,被誉为“后宫小说巅峰之作”,流潋紫横空出世。这个流潋紫,正是2003年从练市中学毕业的吴雪岚。一个“慵懒、敏感、多思”的腼腆女生,一个酷爱古典诗词,读书不求甚解,对武侠、言情、野史视若珍宝的偏科少女,一个飞蛾扑火般追求爱情与兴趣所在的青春才俊。

    吴雪岚的文学经历很简单,考入浙师大后,以一种“写出当代《红楼梦》或者赶超《哈利·波特》的抱负”,在市场、读者和心灵创造力的激发中,从网络小说起步,转眼之间成长为“后宫”类型小说家领军人物。 2009年初,著名导演郑小龙决定开拍《后宫·甄嬛传》,“流潋紫”又转型为影视编剧,参与了一场多媒介、综合性、智力型的创造工程。

    《后宫·甄嬛传》是当代影视“后宫”题材集大成片子,讲述了少女甄嬛选秀入宫后,从单纯少女裂变为心机繁复的权术高手,最终登上太后宝座的故事,上市后获得了空前成功。搜狐2017年7月14日评论道:

    “《甄嬛传》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以精雕细琢的工夫,塑造出一批生动而富有意味的艺术形象。皇帝、妃嫔、宫女、太监,个个有血有肉、鲜活欲出。每个人都是典型,是一个群体的代表,但同时又是独特的‘这一个’……观众被裹挟在波翻浪涌之中,欲罢不能。”

    从网络小说到卫星电视剧,无论是人物、剧情、表演特色,还是造型、美术、技术处理,抑或是网络生产传播,都开创了“后宫”剧的新高度、新空间与新话语,上升为“后宫”类型电视剧全面成熟的标杆。如今的流潋紫已是中国作协会员、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西湖青年编剧联盟首任会长。曾获亚洲彩虹奖最佳编剧奖、第3届金榕树最佳剧本奖等大奖。

    凡有网络文学处,皆有流潋紫,凡有汉语流播处,皆有《后宫·甄嬛传》。用了不到十年时间,从吴雪岚到流潋紫;从一个高中学生到粉丝云集的“青春领袖”,从青涩单纯少女到身价近亿的网络达人;从短篇小说《严小心的超市爱情》作者,到名震汉语文坛的类型作家,流潋紫完成了她的华丽转型。

    有研究认指出,《甄嬛传》及电视剧涌现,相当于湖州先人凌蒙初《二拍》一类文学作品在当代的转型升级。无论是小说,还是影视,抑或其它衍生艺术品,作为《拍案惊奇》一类文本的当代转换,《甄嬛传》在今天的语境中价值至少有二:

    一是娱乐和丰富公众生活功不可没。小说对《红楼梦》的构思结构的模仿,对古典诗词意境音韵的承续,对港台言情宫斗小说的深化,在娱乐大众、丰富生活、激活史学兴趣、传承古典文化、美学大众化等方面的意义有目共睹。

    二是文化产业化引领与激荡前景可观。由《甄嬛传》所衍生出漫画、地方戏剧、游戏、话剧等多种艺术形式,以跨界形态渗入到后现代语境中文化细分部落,预示了当代文学与艺术产业化发展的可能性。如今,网络文学和类型写作作为一种路向,即使在“练中作家群”中也已形成一定气候。徐洛一、王诗琪、童天遥等“练中”新生代作家,正在茁壮成长。徐洛一的长篇小说、王诗琪的短篇小说、童天遥童话翻译和诗歌写作,呈现出良好发展态势。

    在整个练市中学,从当年校长金毅伟、蔡小生,到今天的语文教研组长、语文老师,甚至包括数学教师,都无不坚持因材施教理念,以放养的心态支持学生个性化发展。办讲座、搞竞赛、“第二课堂”、自主选修等活动,极大地开阔了学生的视野,激发了学生的兴趣。在练中“东隅大讲堂”记录本上,仅做过文学讲座的就有沈泽宜、柏桦、杨键、庞培、潘维、陈东东、耿占春、汪剑钊、蓝蓝等教授、诗人和作家,在小练市与大世界之间,在乡村少年与未来天地之间,这些讲座盾构了一条条诗与远方的海底隧道。是的,当心灵邂逅放养的春风,当少年遭遇了鼓励的眼神,小作家、小科学家、小技术能手等各类人才,便如春天的种子仪态万千地迎风舒展,生机盎然。

“爱用感叹号的人”:写作在热爱中澎湃浩荡

    在“练中作家群”中,还有一个以影评和乡邦文化为主的群体,其影响可谓“顶天立地”的一群。这是一群既有理论高度的专栏性写作,又有人性温度恩泽乡梓的地方性写作。

    1962年出生的周黎明是当代中国最有影响的影评人和编导之一,是横跨太平洋两岸的文化评论大家。这位1978年读完高一就参加高考的诗性才子已出版专著21种,被认为是“英语非母语的中国人当中,英语写作水平最高的中国作者”。

    周黎明的写作分两类,一类是影评、剧评和乐评。近四十年来,他在中央电视台等做评论员,在《中国日报》《南方周末》等开专栏,写下200多万字才情放逸的文字,结集为《莎乐美的七层纱》、《好莱坞现场报道》等专著。第二类是编剧导演。如国内第一部大型音乐剧《音乐之声》,为同类项目开启了商业化运作新时代;在美国国际戏剧节首演之后的话剧《环路男女》,回国又在全国25个城市巡演; 2015年翻译改写了王尔德《甜心大话王》,借120年前欧洲“不可儿戏”之陈酒,浇当下中国“玩世不恭”现实之块垒,为西方名剧汉译改编做了一次大胆的商业化探索。浙江大学博导胡志毅认为,“这是继五四时期编译王尔德戏剧之后掀起新一轮创造之风,是古为今用的一次成功的实验”。

    徐建新是一位植根练市的优秀散文家,他的《古运河之梦》《南太湖笔记》等散文集,审美意趣与史料价值不可小觑。作为《练市镇志》的主编之一,徐建新最大贡献在于对茅坤的研究。茅坤是明中叶期间出生在练市的一代枭雄,集文章武略与农桑于一体,一生留下了100多万字著作,编选《唐宋八大家文钞》“盛行海内,乡里小精粹生无不知晓茅鹿门”。徐建新积十余年之功,撰写了国内首部《茅坤传》,为湖州地方文化建设贡献了卓越的才智。由于《茅坤传》突出成就,徐建新荣获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从某种角度上看,这一奖项对作家个体、练市中学,甚至整个湖州文化界,都是一次约等于鲁迅文学奖一般的美好激励。另外,胡建新的随笔、张前方的杂文、抒翔的小说、钱红梅的散文也各有特色争奇斗艳。

    今天,这一群“爱用感叹号的人”回溯成长过程,都无不感恩于当年练市中学宽松的学习氛围,温和的教学相长,鼓励为主的教学理念。 79届毕业生沈兴明回忆大学毕业后回“练中”教书时,在运河边和老师同学月下喝茶,看运河船帆南来北往,谈论或者背诵诗人雪莱、海涅和北岛、舒婷,胸中蓝色波澜荡漾久久难于平息。如今已成长为浙江省名校长的沈兴明虽未走上纯文学写作之路,但写作技能训练给了他取之不竭的财富,直到今天还感叹不已,“没有写作的兴趣培养与能力养成,我今天的人生可能完全是另一种样子。”

    是的,即使在当下应试教育与高考排名不无压力的氛围中,在练市中学校园内,“东隅大讲堂”、《练溪文学》杂志、《九天阁》杂志、“鲁竹诗歌奖”、“读诗吧孩子”等活动正如火如荼地徐徐吹拂,始终将文学的种子燃烧在万物的激情之中。转悠在“茅坤文学馆”“鹿门图书馆”,漫步在练市中学的校园角落、教师办公室和走廊上楼梯间的“开放式书架”,放满了由语文组老师从学校图书馆精心挑选出来的书,学生想看就看,拿回家也无须办理借阅手续。这种对所有人不设防的信任,对校园文学氛围全身心营造,让学生如同置身温馨家室,自由、放养、呵护,正在召唤每一个学生朝向最佳的自我,自如生长,尽情蓬勃。一如童天遥的诗句所写:“一生只做一件事,是命运在召唤你写作,它永无止境”。

    (沈健,湖州职业技术学院教授,湖州市社会科学院客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