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近十年来,安吉西南部山区因自然环境的优势,“美丽乡村”建设走在前列,而环笔架山区块相对滞后。不过,倘以跨越千年的历史眼光来看,后者兴盛之时,前者尚是蛮荒之地。如今,随着农业高新区的推进,这一片古老的热土,当迎来新的历史机遇。

    在这“两分田”里,有从春秋时期至汉代的大量历史遗存(城址遗迹和墓葬)。国家级文保单位有古城遗址、龙山越国贵族墓群,省级的有窑山遗址、笔架山墓群、万埭桥等。安吉的考古挖掘集中在此区块。 2016年,国家文物局将龙山古城遗址列为“十三五”重要大遗址,进入了国家最高等级的遗址序列。

    近代以来,该区域外来移民以河南光山、罗山两县为主,其乡风、民风以及生产、生活习俗,和安吉西南部山区多有区别。中原农耕文化于此传承有序,渔樵耕读之风余绪尚存。农耕文明以儒家思想为基本价值观,以“应时、取宜、守则、和谐”为核心理念。吟诗村建有农耕文化展示馆。马村是“浙北蚕桑第一村”。古苑村的民窑烧造,从宋代延及明清。徐村湾村有省级非遗项目——犟驴子,垅坝、兰田的旱船舞为民众喜闻乐见……这里不乏能说会唱的民间文艺达人。相比于憨朴的“山里人”,民风更显活泼多姿。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这一带河网交叉,故历史上重视修建水利设施。如垅坝村多处筑有防洪堤坝。旧时筑坝用竹笼装满石块沉降于水中,故称“笼坝”,后改名垅坝。古代安吉最大的水利工程——横塘,距今近900年,遗迹尚存。明代安吉人吴稼竳《横塘夜泛》诗:“名区容远客,野水泛轻航。怀荡波光白,衣蒸海气凉。渚田风澹澹,烟树夜苍苍。路绕横塘转,花吹红藕香。”美哉,横塘。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以安城公社为主,梅溪公社为辅,组织大批劳动力兴水利,挖沟渠,西起良朋龙头甸与沙河相接,东至梅溪龙口三叉河入西苕溪,全程12.5公里。 1980年竣工,以排涝为主。“定胜河”之名缘于当时流行的“人定胜天”之说。安吉“红旗渠”乎?

    此地的乡邦历史人物有抗金名将朱跸,明代布政使丁俊吾等。民间故事多有流传。笔架山之名的传说,版本不止一个。地名吟诗寄寓了“耕读传家”的乡风。安吉最美乡道——从横塘到下横塘,毛湾到邵湾,长4000余米,路旁矗有千余棵栽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水杉。春夏绿荫如盖,秋冬满目金黄。万埭桥(又名高桥)乃安吉最美古桥,桥拱有联“水涨西溪破碧浪,浅挑港北架云梯”。晓觉寺始建于南朝齐永明元年(483年),今遗址尚存。玉磬山积淀着历史文化……

    同样的原料,一碗红烧肉和一碗东坡肉,价位迥别。后者因文化附加值而价昂,可谓“有文化的肉”。同样,一个区域的发展,离不开地方文化和乡土人文的依托。农业园区虽冠有“高新”,但其开发离不开人文资源支持。

    笔架山下多沃畴,人文资源丰且厚。高新农业谱新篇,“两分田”里绘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