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 张大千(左)、王秋湄在莫干山朱 炜

    观天下名山,莫干山算不上顶有名的,论风景,亦在“三山五岳”排名开外,但莫干山以其江南才子般的空灵在人们的心里独秉一竿。之所以会这样说,可能是与去莫干山的目的有关。在莫干山莅山名人中,有五位美髯公,陈叔通、于右任、张大千、丰子恺、马一浮,他们俱长髯飘飘,风神俊秀,美名远扬。

    1928年7月15日《申报》载《莫干山疗肺院征书画古玩记》云:“莫干山在武康县西北,风景清幽,空气鲜爽。肺病疗养院创办情况,早见去年本报。一年以来,成绩斐然,救人綦众。近拟募款十万元,添筑大规模之病院,拟征求书画古玩二千件,其中时贤之品居三之二,古代居三之一,择地开会,分期展览,即以所有书画古玩为奖品……”作为时贤的张大千,其作品当然在应征之列,此为张大千与莫干山墨缘之始。

    名山大川,熟于心中,胸中有了丘壑,下笔便有所依据,前提是要多游历,养成广阔的心胸。对于上海或旅沪的年轻艺术家而言,莫干山可谓他们的创作理想地。上海青年会曾于1934年举办文艺作品展览会,西画的前四名居然有三人画莫干,第一名为赵琦《剑池瀑布》,第二名为闽侯陈朝皑《莫干芦荡》,第四名为厦门林有本《剑池瀑布》。

    “山中四月如十月,衣帽凭栏冷翠沾。” 1935年4月,张大千偕三夫人杨宛君上莫干山写生,此前他已游历过衡山、华山、黄山、青城山、罗浮山,但总不似莫干山清景如绘,不禁令他由衷感叹“有此山川”。张大千此行,受好友、上海富商潘梓彝之邀,到莫干山中颐居小住,同行者中有他俩共同的朋友、金石家王秋湄。

    颐居,又名颐园,俗称潘家花园,居剑池瀑布上流。水榭风亭疏落,进门有石牌楼,再进则朱楼碧瓦,隔在中间的是一池山水,假山旁有憩石亭,亭旁引泉为短瀑曰珍珠涧,又有玮亭、此君亭诸胜,银铃池上当年还养过两只白天鹅,好一派“溪声疑有神道在;山色看从清净来”。所有来过颐居的人,都说风水奇佳,恍若仙境。 20世纪二三十年代,浙商和粤商竞相在莫干山或建或购别墅。粤商的别墅,如62号枫鹃谷(主人黄桂珊)、87-88号菜根香饭店(主人简妙希)、208号郑毓秀别墅,多由毕业于唐山大学的广东番禺籍工程师、533号主人邓乐设计。潘梓彝颇通《易经》,为建造92号颐居,带着风水师在莫干山上转悠了一年,才选定屋址,又领着郑远记营造厂少东郑生孝去上海十里洋场考察。回来后,郑生用了一年时间,在庾村取石材,颜色、大小不一,由人工一块块砸平,这是他独立营造的第一栋房子,也是莫干山中拥有最美院子的别墅之一。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章士钊、黄宾虹、王个簃、陈融、简琴斋、王秋湄与潘梓彝皆有诗画之谊。颐居落成,陈融赠诗:“筑室缘崖地不遗,到门山色自恢奇。紫薇当户明妆出,翠竹排云细羽披。美荫尚期勤种树,清湍行见渐成坻。逍遥莫浪谈名理,得悟犹龙庶守雌。”简琴斋称潘梓彝为子宜三兄,为之刻有“颐居千万”印,其所著《甲骨集古诗联》自序云:“今夏,小住莫干山,就居停主人潘君梓彝别业,藏书借读,恣吾寻摘,不逾月乃复得句,无虑千言,不第资为印文,联语诗篇各有所得。”山溪话旧,张大千把自己与王秋湄比作红衣、蓝衣高士,试图将古人之法和自我感情以及自然山水融会贯通,且别出心裁将行色入画。画中,两高士于平台上对坐晤谈,身后茅屋洞开,崚嶒的山岩高不见顶,右侧两株夭矫的老树绿叶红果,左侧石阶指出人迹所自,而曲折的边缘与微露的绝壁似暗示其下有万丈深渊,远处一抹青山,疏淡而悦目。及归,张大千又构思仿石溪笔意绘剑池瀑布,取名《莫干新夏》,题诗:“竹引水声到枕边,月簸花影到窗前。莫干忽漫逢新夏,红白满山开杜鹃。 ”却不是写意,实是写实:大抵莫干山之胜,在泉与竹,遍山皆是,泉亦到处可汲,其质清洁,不须过滤,即可吸饮;一到春天,满山满谷都是杜鹃花。

    从莫干山回上海后,张大千至潘梓彝府上做客,潘愿(贞则)如是回忆第一次见张大千的印象,“1935年夏,我父亲邀老师、师母和王世伯等人到莫干山颐居小住,原来我想前往拜大干为师,后因要照料弟妹,没有同行,错过机会。老师从莫干山回上海后,来我家做客,我初次见到老师,他的相貌清奇,一把大胡子,谈笑风生。我对老师的印象是既严肃又和蔼可亲。老师与我父亲相约明年再到莫干山,后因太师母仙逝,未能践约。”俟后张大千到上海,常借潘梓彝在新华路的一栋法式别墅中作画,潘愿得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张大千允许她临摹自己的作品,有名画亦请她同赏,并为之解说。十年之后,潘愿终完成夙愿,在女画家李秋君寓所向张大千行拜师礼,为大风堂女弟子,从此随张大千遍游名山胜境。

    抗战胜利后,潘梓彝重回莫干山,看屋人李忠熠告知颐居的细软被盗,安庆人沈鸿盛(人称红鼻子老沈)顺手牵羊了房子里的一根金条、一对玉器,连华厅佛堂里的一对乌金小狮子也不见了。所幸颐居本体无恙,墙角的“潘界”还在,不久潘梓彝就把颐居转卖给了宁波的五金老板裘绍修。 1949年以后,颐居做过华东干部疗养院、莫干山警卫队住所、荫山饭店接待用房,华厅改名花厅,厅内曾设茶室、书亭、照相社,后为竹类陈列馆。

    2000年秋末,资深媒体人夏雨清租下了颐居,重新装修。外国人喜欢冬天来莫干山,没地方住,马克咖啡馆主人马克就把客人往夏雨清这里带,那时颐居是山上设施最好的房子,就这样成了莫干山最早的一家民宿。而颐居的旖旎故事,更使之妥妥地占据莫干山的C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