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记者 徐斌姬

    春节长假刚刚落下“帷幕”。和往年一样,大部分人在这个难得的7天假期里选择回家团圆,或是外出旅游,但也有部分人继续留守在岗位上。他们选择在节日里加班加点,并不仅仅是因为“高薪诱惑”,更多的是出于一种职业责任与担当。

    “唰,唰,唰……”,凌晨5时,湖城还沉浸在睡梦中,扫帚划过地面的声音格外清晰,环卫工人已经拉开一天的序幕。周而复始,即便是春节长假,这种节奏也没有丝毫改变。在湖城衣裳街口, 45岁的环卫工杨女士双手挥舞着长柄大扫帚,正进行道路保洁。“逢年过节,是我们最忙的时候,走不开的。”自2007年成为一名环卫工,杨女士每个春节都坚守在岗位上,早就习惯在马路上过年。“春节期间加班工资会加倍,而且从去年起湖州全域实施‘双禁’,我们的工作量也减轻了。”虽然不能回湖南老家过年,但看着干净整洁的马路,杨女士觉得值了。“春节期间我们都是照常上班的,春节里上酒店吃饭的人挺多,我这双手一直都没停过。 ”28岁的安徽籍厨师阿峰在湖城一家酒楼糕点部上班,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六,他一天都没有休息过。“本来打算回老家过年,但春节是酒店最忙的时候,老板极力挽留,春节期间开出的工钱是平常的3倍,就留下来了。 ”阿峰的父母得知儿子要留在湖州过年后,不仅非常理解这种工作生态,而且还从安徽赶来和儿子团聚。因为酒店人手很紧缺,母亲被老板请去洗碗,父亲则安排在门口做停车保安。阿峰说,这个春节过得忙碌又充实,既服务了顾客又赚进了钞票,挺好的。

    25岁的职场新人小丽今年同样也没有回家过年。“家在江西,票不太好买,还不如留公司值班,春节上一天班工资抵得上平时好几天呢。”小丽曾参与节前的“抢票大战”,两次没抢到干脆就放弃了。“主要还是我回家过年的决心不够坚定。”小丽的工资每个月到手3000多元,春节回趟家上有父母要孝敬,下有晚辈要压岁,走亲访友也一个不落下,一算开销两个月工资没了。除了感觉经济压力大,家里人的催婚也让小丽没了回家过年心情。“在老家,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大多结婚了,所以每次春节回家亲人们总是各种盘问,各种安排相亲。”留守在湖城的小丽春节期间每天要往家里打两三个电话,并且通过同乡QQ群,找到了几个同样留守的老乡一起“拼年夜饭”“拼玩”,经济上AA制,既感受了春节气氛,又多认识了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