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烟雨朦胧的横塘

如今的中塘自然村,宽阔的横塘已近湮废

郑濂生

    出安吉县城北门,过北川桥,顺着用鹅卵石铺就的古道,一路走到七里凉亭,向西可以看见一个很大很大的湖,那里叫横塘。记得那时候笔者还只有二十来岁,在这个叫中横塘的地方代课,因为家访,经常要去对面的小村子里,村里的人畜用水都在这个塘里。

    这个横塘是西南与东北的走向,只有一条小竹筏摆渡。小竹筏的两头各系着一条绳索,连接在两头岸上的树桩上,不用摆渡人,只要自己上筏牵拉着绳索,就可以到达彼岸。

    记忆最深刻的是,那时的横塘很静很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波荡漾的湖水,水静而且清澈、透亮,亮得仿佛那是一块无瑕的翡翠碧玉,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点点光芒;水波微漾,静得可以看见水中的小鱼在其中穿梭玩耍。清晨,乳白色的水雾从塘面上缓缓升起,微风徐来,淡淡的清香随风飘散。

    傍岸,尽是荷叶,或者是铺满水面的菱网。偶尔,水上还浮着几朵白色的莲花,像一个个花仙子,千姿百态的白莲如同穿着白色长裙的公主,在律动的水面翩翩起舞,楚楚动人,令人心醉万分。水底有几条活泼顽皮的小鱼,它们有的在互相追逐争抢,谁也不让谁,有的跳出水面,在这一瞬间,笔者不禁想起了鲤鱼跳龙门的故事。两边岸上全是垂柳,它们像一个个卫士,为这里站岗放哨,又像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在烈日炎炎的夏天,植物葳蕤茂盛,只有一阵很小的风,水蕹菜、水葫芦熙熙攘攘,密密匝匝,在水面上随意飘荡,迁徙。很多大人在柳树下乘凉,小朋友们光着身子在水中无拘无束地嬉戏。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笔者从同治《安吉县志》中看到了关于横塘的记载:“横塘长五里,阔百丈余。横亘里溪之东,与吴山相望。虽大旱不竭。网者每得巨鳞,其所以涵育之者非一日矣。灌吴邵湾、曹埠、邱家街下等圩田五十六顷七十六亩有奇。相传旧有支沟,分灌亦如姚湖之例。今不可得而考也。 ”横塘面大,容水丰盈,这里东临苕溪,西靠里溪,横亘在这广阔的乡村田野上,绵延至远。

    这里几乎没有山丘,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大横“塘”呢?

    据《安吉县水利志》记载:“陈季永(1180年12月2日生,卒年不详),浙江苍南金乡坊下人。南宋庆元五年(1199年)巳未科进士,官藤州知州。宋嘉定中(1208年—1224年,注:《安吉县志》记载,南宋宝庆元年,即1225年,改湖州为安吉州,也就是说在这以前的1208年—1224年安吉未设州,陈季永在这个时期应该是湖州知州),率乡民筑三塘:吴塘,在州北一里吴山下(今安城镇北)”;又为何叫“横塘”呢?上海辞海出版社1999年版《辞海》中对“塘”是这样定义的:塘:“堤岸、堤防,如河塘、海塘”。《吴兴志》原注中说:“凡名塘,皆以水左右通陆路也”,也就是说塘是中间为载引水之河渠、两岸为通陆途的水土工程。“筑于山丘者为陂,开于原壤者为塘。”太湖流域地区则通常是指东西走向并连接各纵向的人工河流水系。这里横联了东西的西苕溪和里溪,采用了当时统一用的学名“纵浦横塘”,故所以叫横塘。因为这里原本是一片滩涂泽地,没有地名,就以“横塘”称之。

    唐以来,面对粮食压力日增,安吉先民逐步加快了改造自然的步伐,即增加田地。但随后遭遇水灾、旱灾等诸多自然灾害。到了北宋,湖州知州陈季永率众修建横塘农田水利设施,成为安吉古代最大的水利工程。从南宋开始,人口渐增,促进了人们改造自然脚步的加快。开挖横塘这一项优秀的水利壮举,既造福一方百姓,也反应了当时人们修建水利工程的先进水平。

    横塘选址科学,工程布局合理。横塘修筑距今约800年时间,可见筑塘技术已相当成熟。可以说,安吉先民顺应自然变化规律,顺应时势,创新举措,造就了横塘水系,成就了今日横塘。

    据湖州市水利学会《湖州入湖溇港和塘浦(溇港)圩田系统的研究》,古太湖流域“水高地低,湖荡棋布,河港纵横,墩岛众多”,河网水面率高达50%以上,中部洼地的地面高程大都在3.5米以下。古代太湖人民为垦殖滨湖湿地发展生产,首先就必须解决洪涝问题。经过2000多年的不懈努力和创造性的劳动,在这片卑下洳湿之地和墩岛之上修建了具有独特形式的塘浦圩田工程,终于水乡泽国改造成为灌排自如、稳产高产的沃土良田。

    在1987年出版的我国已故水利界泰斗郑肇经教授的《太湖水利技术史》中说,整个太湖流域地区早在2000多年前就已逐步摆脱了原始的农业状态,使这一地区自汉晋以来,就是因为其特有的“五里七里一纵浦、七里十里一横塘”的圩田古制成为全国重要的“丝绸之府”和“文化之邦”。自北宋后依然保存完好,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仍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安吉的西苕溪流域地广人稀。另据《浙西水利备考》(清代)载:“(安吉)惟东南地高,水泄盛涨易盈……盖恐山水骤发,一经冲凿,西北田亩(含横塘村域)即有泽国之虞,尽心民事者,因其势而利导焉,可也。 ”《浙西水利备考》还指出:“(西苕溪上游)棚民租山垦种,阡陌相连,将山土刨松,一遇淫雨,沙随水落,溪沟日淀月淤,不能容纳,辄有泛滥之虞……害及下游湖郡之孝丰、安吉……等县。 ”“惟近今棚民开垦山场,多致浮土下泄,塞港填溪,尤为水利农田之大害。”雨水冲刷,加上安吉整体属于低山丘陵区,于是形成较大范围的河谷平原。傍溪的横塘地区东、西、北三面环水,四周高仰,中部低洼,是一个碟形洼地。雨水稍长,洪涝泛滥,尽成泽国。雨水一停,水干地燥,形如龟甲。加之西苕溪茭芦丛生,上承洪水过境,下受高潮倒灌,形成了水高地低不能耕种的大片洳湿之地,生产落后。横塘所在的荒滩河谷之地,显然不适合耕种。那时的安吉人基本上是处在被动适应的自然状态。要有效利用河谷滩地,使之成为可耕种农田,必须建设一项水利工程来分泄山洪,合理利用水资源。

    先民们为了开发水土资源,疏干渍水,发展生产,就必须兴建相应的水利排灌设施。他们创造性地传承了太湖流域地区圩田古制,开塘圈圩挡水,成功地完成了在安吉历史上最著名的,也是最大的水利工程。“旱涝不及,为农美利”,可以说农田水利开发到哪,良田也就随之开垦到哪,横塘也是如此。据《安吉县水利志》记载:“横塘,横五里溪之东与吴山相望(今安城镇横塘),可灌田5676亩。 ”知州陈季永其时率民能在横塘建设如此浩大的工程,实属可贵。

    安吉先民对“横塘”这项水利工程的兴建,“当时取土以捍民田耳”,驯服山洪、蓄水备旱,有效治理了西苕溪的滩涂之地,扩大了耕地,可以说有效改变了“七山二水一分田”的安吉形势印象,所谓“以绝水势之奔溃,以卫沿堤之良田,以通往来之行旅”的功用。

    大概有十多年了吧,一天,笔者去横塘的下横塘拜见一位世居这里的吴姓老先生,据说他们和吴昌硕先生是同宗族人。吴老先生银须白发,操着一口纯正的安吉方言,说起话来底气足,精神好。我们聊着聊着,自然就说到了有关开挖横塘的故事上。他的精神又为之一震,说起了他先祖相传下来的故事。

    那是南宋时期的事。这里干旱连着洪涝,洪涝又连着干旱,一年连着几次,别说是耕种,就是居住都不能稳定下来。后来官府决定挖塘筑堤,但是民工还是要全县调集的。开挖的选址确定后,实行分段包干。挖起来的泥土要运送到东、北、西三方的溪岸上填土筑堤,堤坝还要设计几个湾口,这就是以后的龙湾、漕湾,可以用以漕运停泊,或者张网捕鱼,蜿蜒曲折几十里。有的泥土分散筑成墩岛,可以安排居住部分农家,这就形成了现在的管家墩、向家墩等等小村庄。有的泥土就堆放在塘边,以扩大塘的容水量,有很多居民沿塘而居,养鱼种桑,怡然且自得。

    当时那么浩大的水利工程,在当时劳动工具极其简陋,搬运完全靠人拉肩挑,强度特别大,能完成这样浩瀚的工程,真是不可思议。

    那时,那条正在施工的大堤,远远看去,像一条蠕动着的龙,从三面蜿蜒包围着,高低起伏,不见尽头。成千上万像蚂蚁似的人群,把一担一担的泥土挑到堤上,有的一起打夯,让它一天天缓慢地升高、加宽,向两端伸延。上的上,下的下,蔚为壮观。

    挑堤的劳动,是异常艰苦的,挖土难,挑土也难。泥土沉,路又滑,越到后来,堤越高,挑着泥土越难上。讨厌的是,泥土粘在箢箕上难以倒干净,透湿的箢箕,粘满了湖泥,空箢箕就很重,装满泥土,就更重了。他又告诉我,上辈人说当时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厕所,数万人在一起劳动,到处是大小便,隨着气温提高,苍蝇蚊虫遍地滋生,所以疾病流行。

    经过了十几年(精确地说是16年)的时间,横塘的围圩工程完成了。自此以后,这里水肥土沃,鱼米丰饶,人称“小江南。 ”俨然还有“浙西小运河”之美誉。又经过几百年的建设和治理,至明代安吉教育家、诗人吴稼竳夜游横塘时,横塘区域的开发已颇具规模,既有灌溉、蓄洪、排涝等功能,又有交通、提供居民生活用水等功能,有民谣赞:“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走遍苏杭,还是横塘。 ”为吴稼蹬在游览横塘时写下了《横塘夜泛》:“名区容远客,野水泛轻航。杯荡波光白,衣蒸海气凉。渚田风澹澹,烟树夜苍苍。路绕横塘转,花吹红藕香。 ”诗人在一个夏秋之季,乘坐一叶轻舟,荡漾在名胜之地横塘。月光初起,可见小岛上的田块里水波荡漾。在略显深青色的夜幕中,树木和丛林也隐在云烟缭绕中。道路绕着曲岸横塘蜿蜒远方。此时,徐徐吹来阵阵凉风,夹杂着红莲花的香气,令人陶醉。诗人在全诗首句即以“名区”加以概括形容,为我们展现了千年前的美丽乡村田园风光,足见当年的横塘是多么的美丽富足。

    看得出来,吴老先生说得很深情,且很自豪。

    后来,笔者在同治《安吉县志》卷4中又找到了有关的记载:“全县有大小圩区262处,大小包围38个,总面积945.5平方公里,内:水田56.18万亩,旱地8.73万亩,两者合计,约占全市丘陵地区总面积的52.6%。”成为我国乃至世界“生态农业”和“循环经济”的典范。以后一直为联合国粮农组织和教科文组织的官员所称道。 2016年11月8日《湖州日报》报道:在泰国清迈举行的第二届世界灌溉论坛暨国际灌排委员会第67届国际执行理事会上,浙江湖州太湖溇港工程一并入选,这标志着太湖溇港成功入选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

    横塘“鱼米乡、水成网、两岸青青万株桑”的水乡风情是古鄣治水史上的一项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也是一道十分靓丽的风景线。但近十几年随着土地整理、水利化程度的提高和交通建设的发展,横塘已经退出了它特有的治水调蓄功能。美丽的横塘已经被网格化的打寨田拦腰截成了多段,有很多地方又成了沼泽地。有的早已淤塞,今已不存。如今高速发展的水利和交通,横塘的作用当然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而作为彰显安吉古代人民群众劳动创造的结晶还是应该引起各级政府和水利等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以还我横塘昔日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