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洪明强

    顾锡东(1924一2003年),浙江嘉善人,我国著名戏曲作家,中国剧作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领军人物。

    顾锡东一生创作了60余部剧目,5部电影,撰写各类戏剧曲艺理论文章200余篇,他的作品深受观众的喜爱,在全国乃至海外都有较大影响,他的代表作《五女拜寿》《山花烂漫》《五姑娘》《九斤姑娘》等,曾多次在全国获奖,其中越剧《五女拜寿》在国内巡回演出时,曾引起轰动,受到欢众的一致好评。 1984年,《五女拜寿》被拍摄成电影,并获得了“百花奖”和第五届全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戏曲片奖。

    “文革”期间,顾锡东被分配到嘉兴地区越剧团工作,他举家来到了湖州,一住就是十几年。善良的湖州人,以最淳朴的沉默,欢迎这位著名作家,顾锡东在湖州留下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顾锡东家在湖城靠北宁长巷,一条叫轧巷的横弄堂里,巷子里十分古老,青石板的路面,粉墙黛瓦,明清时的建筑两旁而立,顾锡东家的大墙门堂里,住有好几户人家。他有6个子女,4男2女,大儿子正赶上大批知青“上山下乡”,去了湖州农村,回城后进了湖州锻压厂,二儿子支边后进了大庆油田,到父亲落实政策之后,被调回宁波北仑港工作,三儿子在湖州二轻机械厂工作,大儿子、三儿子和两个女儿,都已在湖州娶妻嫁夫,生儿育女,现今仍居住在湖州。

    顾锡东个子不高,瘦瘦的身子,但他为人随和,平易近人,尤其对小孩,他更是疼爱有加,平时进出墙门堂,他总会先与邻居们打招呼,深得左邻右舍的尊敬,大家习惯叫他“顾伯伯”。顾伯伯在“文革”时虽停止了创作,但他常去湖州府庙书场收集与戏曲有关的素材,一遇到有价值的东西,就会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有时他还会去湖州周边的农村,搜集民间故事,风俗习惯,乡土人情,与农民们同吃同住,为后来创作出一部部经典的戏曲作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湖州是一座具有2300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名人辈出。有个习惯,每天吃过晚饭,顾伯伯会去古巷里走走,他喜欢轧巷里的青石板路,暗淡的路灯,雕花的石门框,一扇扇古朴典雅的窗子。他常绕过北宁长巷,到新庄街,拐个弯就到了白地街上,白地街不长,可街上有令他敬仰的民国烈士——沪军都督“陈英士”的故居。每当走到故居前,顾伯伯就会静静地站立一会儿,沉思片刻。

    1978年,改革开放如春风化雨,滋润了顾伯伯干涸的心灵,他在恢复担任嘉兴地区文化局局长的同时,再次提笔,用了近2年的时间,写下了《五女拜寿》初稿。据墙门堂里的老邻居回忆,顾伯伯在写《五女拜寿》时,已经55岁,精力体力已不如年轻时了。每天写稿到深夜,他总要从书房里出来,到院子里休息一会儿,吸收一下新鲜空气,点上一支烟,琢磨着剧本有什么地方还需修改?顾伯伯的烟瘾很大,抽完一支会再点上一支,但他悄无声息地,从不打扰邻居,然后再回书房继续写作。邻居们知道顾伯伯在写剧本,而且是部大戏,可具体在写什么?哪个朝代的?他们一概不知,后来邻居们从他妻子的口中才得知,顾伯伯在写《五女拜寿》。

    顾伯伯的妻子,是从嘉善西塘镇古弄堂里走出来的女人,没有工作。“男主外,女主内”,是西塘人的生活习俗,她除每天买菜烧饭外,还要照顾儿女们。而顾伯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晚上有在床上写作的习惯,妻子默默陪在身边,还常为丈夫做夜宵。妻子是个贤内助,这在墙门堂里是出了名的。复职后的顾伯伯仍然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墙门堂先与邻居们寒暄几句,吃过晚饭散步前,他偶尔也会去隔壁家窜个门,和邻居们说说戏,常逗得他们捧腹大笑。

    80年代初,顾锡东重新被调回省里,夫妇俩带着还没结婚的小儿子,重返杭州,其余的子女都留在了湖州。 1982年《五女拜寿》编剧完成,并一举获得了许多大奖。他在担任省文联主席、省作协主席、省越剧院院长后,又创作了《陆游与唐琬》《长乐宫》《白头吟》《唐伯虎落第》《三弟审兄》等优秀剧本。其中戏曲电视剧《贤母宝壁记》获“飞天奖”一等奖,进入了顾锡东创作的第二个黄金期。

    顾锡东清政廉洁,为人俭朴,可他乐于助人,常从百忙中来湖州,顺道看望一下子女,而子女们从来没有因父亲是个大作家,得到过特别的照顾,他心里觉得有点亏欠自己的子女们,他嘴上不说,子女们却心知肚明,但他们无怨无悔。顾锡东常去嘉兴地区青年越剧团辅导戏曲,他对团里的青年演员要求很严格,排练时,演员们一定要按剧本演,唱腔动作要正确到位,容不得半点马虎。有时团里忙,他连儿孙们也没空去看望一下,就直接回杭州了。那时,越剧团曾出现过老戏演多了没人看,新戏又跟不上,剧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他就主动为剧团写新剧本。同时,他又大胆提出剧团应“以戏养团,以戏带艺”的新思路,去全国各地巡回演出,盘活了剧团的经济,以及今后的生存之路,种下了越剧小百花的试验田。

    湖州是“蚕桑之乡,丝绸之府”。顾锡东对湖州怀有很深的感情,早在60年代初,由他编剧的电影《蚕花姑娘》就是以湖州蚕农们为背景,叙述了姑娘阿嫂种桑养蚕的故事,影片的拍摄地,就在湖州德清新市农村,印证了湖州农村流传的那首民谣:“正二三月勤修桑,四月里来养蚕忙,养蚕先要有桑叶,姑娘阿嫂去采桑,桑叶铺在蚕眠床,绿绿叶,白白蚕,吃叶好象细雨降,蚕大要结茧,放在蚕山上,蚕茧抽丝织成绸,卖钱又好做衣裳。 ”

    如今, 40年已过去了,轧巷虽已不复存在,而老邻居只要一碰面,谈论话题最多的,自然还是顾伯伯。顾锡东虽离开我们已经16年了,但他为中国戏曲事业所做出的卓越贡献,依然让百姓们记得。今年是顾锡东诞辰95周年,谨以此文缅怀先生心中的顾伯伯!

顾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