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龙 萍

    许是兴趣使然,我对南浔古镇“运河边的洋房子”有种天然亲近感,对宅子里的东西亦略知一二,也喜欢听听老物件背后的故事。可巧,沈嘉允老师的“南浔古建筑的特色与历史文化故事”讲座让我知晓玻璃雕背后的详实故事。

    当沈老师开始分享张石铭旧宅的精妙之处时,我还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我多次参观过,也从不同资料里见识过宅子的美丽和些许秘密。不过当沈老师讲述:探秘张石铭旧宅“玻璃雕”的往事,我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聆听,生怕错失细节,留下遗憾。

    1996年,沈老师受命参与修复张石铭旧宅。那时,旧宅内的四家工厂刚刚撤离,宅内一片荒芜、破损严重,全无江南第一宅的派头。比如,为方便工厂生产,原有的门窗全被拆卸,从大门居然可以一眼看到大宅深处的芭蕉厅,令人扼腕痛惜。不过一踏入旧宅,沈老师就被深深震撼到了,旧宅纵然满目疮痍,依然难掩其“丽质”,决心要拭去“尘垢”让它重现昔日荣光。可是“知易行难”,那时的信息不通,资料不全,光查阅收集张宅内厅资料就花了半年时间。饶是如此用心,沈老师还是被女厅楼上那些彩色玻璃难住了。凭多年的经验和学识,沈老师知道这些玻璃是舶来品,只是不清楚来自何处。就在沈老师一筹莫展之际,峰回路转的一幕出现了:一场巧遇揭开了这些玻璃的神秘面纱。那时,正好有几个上海外企的法国高管来南浔“游玩”,他们从百间楼经过,巧遇沈老师,经过翻译(复旦大学博导)沟通,沈老师带着他们开启南浔两日游。可惜,那时的南浔古镇只有小莲庄和嘉业藏书楼两个对外开放的景点,第二天就无处可玩。无奈之下,沈老师带着他们到还没修复好的张石铭旧宅看看。这群外国客人一看,并不觉其杂乱无章,看着那些残垣断壁,反而连声说,这是他们看到的江南最好的建筑,堪称一部建筑史,也是,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一行人来到西洋楼舞厅,更加激动,这个才说,这是我们法国风格的石膏线,那个就说,阳台上的栏杆是法国路易时期的铁花扶栏。另一个更是直言,好似回到法国了,感受到法兰西特有的浪漫。舞厅内的壁炉更让他们大开眼界。虽然壁炉还未清扫干净,善于发现美的法国客人慧眼识珠,掏出白手绢,擦去壁炉前地面铺设的三块地砖上的污垢,地砖上面的画:法国19世纪风景画家绘制的法国风景油画露出真容,只见画面清晰,色彩鲜艳。法国游客纷纷说,太不可思议了,这样的地砖,在法国也只有达官贵人才能享用,舞厅的几根铁柱子,在欧洲亦属罕见。见这群法国人有如此见识又兴致很高,沈老师趁热打铁请教他们“女厅彩色玻璃”的来历。法国游客仔细鉴赏后,各执一词,有说可能是法国的,也有说是捷克的。临了应允沈老师:回去帮忙查找出处。静待佳音的沈老师心里颇为忐忑,大家萍水相逢,这般高难度的查证,外国游客会热心相助吗?

    还好,两个月后,法国游客电话邀请沈老师到上海相聚,让沈老师心里的石头落地了,看来对文化的热爱,有时是不分国界的。在上次的博导翻译陪同下,沈老师赶到上海法国游客家中聚餐。翻译告知沈老师:他们是用最高礼仪款待沈老师,因为女主人亲自下厨烹制菜肴。聚会中,法国人告诉沈老师,他们通过法国博物馆,已经查明这些玻璃的来历:产自法国阿尔萨斯的斯特拉斯堡,是当地的一种传统手工艺品:刻花兰晶玻璃,它采用药水腐蚀,再用吹砂、磨砂等工艺,使得蓝色玻璃上的花卉图案产生银白色近似透明非透明的效果,在光线的照射下,图案边沿产生奇特的色彩。如今这一工艺早已失传,法国本土只有10多块,张石铭旧宅居然还保存70多块,而且每块图案不同,鲜艳夺目。这些玻璃价值不菲,据说,当时的价值是一块玻璃一两黄金。如今经过百年风雨,依然一尘不染,实属罕见的艺术珍品。玻璃雕的秘密破解后,立刻给南浔古镇带来不少福利。当年张石铭旧宅申报全国文保单位,因为添加玻璃雕的素材,立刻获准通过。那年《再说长江》纪录片选材拍摄时,南浔古镇毛遂自荐,制片人来到南浔,委婉地说,南浔离长江干流太远,难以融入纪录片。情急之下,沈老师将玻璃雕背后的故事讲给他们听,对方一听立马拍板,入选它的第29集《发现古镇》,在这集的半个小时介绍中,南浔独占17分钟,周庄12分钟,如今声名显赫的乌镇只能一句带过……

    2008年,日航画报的副主编带着两位助手来江南寻找最能代表江南的古镇。考察完苏州等地的日本人,在沈老师的陪同下在南浔古镇游玩两天,静静倾听沈老师讲述南浔古镇中西合璧的古建筑,建筑里的木雕、石雕、砖雕、玻璃雕的精妙之处。尤其张石铭旧宅女厅楼上镶嵌的法国进口的刻花兰晶玻璃,这种玻璃以前有154块,现在只剩72块了,当时是先请人画好之后送到国外定做的,图案是菱形的四时花卉鲜果,因为张石铭母亲桂太夫人相信吃斋念佛;蓝白相间、晶莹明快、雍雅华丽,一块玻璃一种图案,图案各不相同,因此,每一块都是“孤品”。这些孤品玻璃有三大特点:一是不沾灰;二是单面玻璃,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三是每块花纹都不一样。窗里的人能清晰地看见外面的世界,窗外的人却看不清里面的人,私密性极强。楼上就是桂太夫人的卧室,据说这些都是张石铭孝敬母亲桂太夫人的,张石铭侍母极孝可见一斑。玻璃雕背后不仅是近代南浔建筑中西合璧的见证,还是南浔古镇孝文化的范例。分别时,沈老师小心翼翼询问,日本客人爽快地说,不用再考察了,南浔足够代表中国江南了。南浔古镇能得到外国文人的点赞,古镇古建筑和它背后的故事功不可没。

    窥一斑而见全豹,玻璃雕及其背后的故事,仅仅是南浔古镇厚重文化底蕴的冰山一角,古镇还有更多精彩故事等着我们去发掘,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