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绵绵春雨缠上了这个季度。

    下湿了瓦楞,下湿了村坊,下得山道躲进了层峦,下得池塘皱起了眉头。

    谁也不曾想到,麦苗在它的甘霖中拔起了节,油菜在它的滋润下挺直了腰;幽兰在它的召唤中张灯结彩,桃李在它的点拨下花光一片。

    下醒了水田,下醒了小溪,下得种子豁开牙,下得鲫鱼抢了滩;下得黄鹂鸣翠柳,下得鸭子闹寒江。

    这是随心随意的雨,没有束缚,不讲俗套。

    这是自由自在的雨,没有遮拦,不会做作。



    老是这么下着,让人觉得憋气。

    其实,每一年的江南,都蕴着一片桃花雨,都筑着一个相思梦。

    泥泞的路虽然不好走,但走着走着,前方就会出现柳丝编织的绿韵,红杏高挑的喜色。

    苍茫的山虽则不经看,但看着看着,眼中就会再展云雾构建的画屏,岚气氤氳的图景。

    雨是草的添加剂,添着添着,草就多了生命的意气;雨是花的润滑油,润着润着,花就多了青春的活力。

    雨是种子的催生药,雨是庄稼的护身符。在这个多雨的季节,你尽可融身于雨中,把摸一下它的体温,掂量一下它的含意……



    春雨绕过农家的房前屋后,踅进了田野。

    下在耕耘的季节,下得大地碎了梦,下得农夫心摇荡。

    淅淅沥沥中,穿蓑戴笠的父辈一手操着犁,一手挥着鞭,又开始了一年的劳作。

    谷子合着春雨的伴奏跳进了泥中,绿芽随着春雨的鸣唱钻出了土层。那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千根情丝呀,那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万种风姿呀。

    就这么一片雨,消融了一个寒冬;就这么一滴水,孵化出一片景明。

    下吧下吧,下在黄鹂的歌声里;

    下吧下吧,下在燕子的穿梭中……



    为何要那么作呢?下了一阵又一阵,下了一天又一天。

    山道上的小红伞只晃了晃就钻进了桃树丛,田野里的戴笠翁只动了动就踅进了烟霞里。这雨有时细如牛毛,静静地梳理着那方山水;这雨有时状如帘子,默默地庇护着这片田地。溪中的水涨了,蹦跳着,歌唱着,一天到晚撒着欢;湖里的水满了,充盈着,丰饶着,一碧万顷地荡着圈。

    春雨中,走来了满畈满垅的绿麦苗,携来了连篇累牍的油菜花。

    春雨中,漾过了莫失莫忘的红杏林,牵来了成群结队的白玉兰。

    就是这雨,下得有含量,下得有意蕴;就是这雨,下得有信念,下得有诗情。



    虽然有人埋怨,但还是乐此不疲地滴答;虽然有人叹苦,但依然我行我素地泼洒。

    小麦拔节需要它的润泽呀,油菜蹿高需要它的滋养呀,还有嘤嘤嗡嗡的蜜蜂需要它启动花萼,蹁蹁跹跹的蝴蝶需要它网开一面。

    春雨是种子的孵化,春雨是庄稼的浇灌;春雨是柳枝的翻新,春雨是花卉的着色。只会加强春的配置,不会淡漠春的份额;只会浓郁春的意蕴,不会削减春的含量。

    有时一阵紧似一阵,有时一阵松似一阵。反正,在这个有故事的季节,它不会遮遮掩掩,虚情假意;反正,在这个多彩的时段,它不会浑浑噩噩,矫揉造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