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戴箬笠穿蓑衣的张志和,泛舟苕霅。渔歌子躺在词牌里,鳜鱼跳跃,白鹭飞翔。网,从心中抛出,定格成这条街,一如唐装。瞬间,即成永恒。

    尽管霅溪不那么富裕,唯有青山绿水,可圈可点可嘉。总想有一件漂亮的嫁妆吧,云想衣裳花想容。那么,就用丝绸的柔软作面料,用太湖的蔚蓝作底色。在苏东坡赞美过的白萍洲对岸,选用一支蒙恬制作的善琏湖笔,书写沧桑。

    从此,这条形如衣裳的街,有了衣裳一般的温暖。商人步履匆匆,缝纫针脚密密。从田里走来的人,在土菜馆门口,挂一块匾额:稻花香里说丰年。吴侬软语,成了交流的方言。有闲的人,把弄古玩,这条街的这个时代,很适合怀古。

    休闲,是这条街的代名词。外来的游子,则喜欢沏泡一杯陆羽《茶经》中的紫笋,或安吉白片,或荻港桑茶,或莫干黄芽,在那个夏夜,与赵孟頫的水星环形山,遥遥相望。

    婉如衣裳的衣裳街,一件古老的艺术品,如张志和身上的簑衣,闪烁着古老而又年轻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