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花卉(油画) 朱维云院落一角﹙水彩﹚潘吉伟徐惠林

    所谓“诗无达诂”“文无第一”,有时对一个地区的文化建设、文艺成果进行考查,我们很难以一个具体的、量化的“指标”而厘定。但也并不因此就走向另一种“虚无”之泥沼。毕竟,当下主流文化语境中,我们还是有若干尺度来加以勘察,譬如评测一位艺术家一定时期成绩,我们可以入展、获奖、学术论文、加入更高一级的协会等几项指标探查;说一个地区的艺术成果丰厚,是以书画人才队伍的壮大、艺术教育的推进、领军人物的涌现等来评测。

    一项长兴县有关方面的不完全统计表明,截至目前,仅自和平中学毕业的学生,加入中国美协1人,中国硬笔书协1人,浙江省书协、美协8人,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1人,浙江省硬笔书协会员1人,浙江省中国画家协会2人,浙江省中国花鸟画家协会2人,浙江省老年书画研究会1人,湖州市书协、美协19人,长兴县书协、美协28人,长兴县美协和平分会会员30人……如此阵容在整个浙北地区鲜见。他们跨代际,以中青年为主干,涉书法、国画、色粉、水彩、油画、工艺美术、广告设计、评论等多个艺术门类,且正生机勃勃,活力四射。

    采访中,有书画界人士提出,是否可破题,确立一个“和平画派”的概念?有评论人士称,“传统的以地名命名的如‘娄东画派’之类,专指中国画及书法,美术史术语。但正在进行时的和平书画,涵盖广,尚在成长,不宜以画派命名! ”但统而观之,有几点无可争议:整个和平书画群的艺术探索,均路子正,取向雅,尚烂漫天真。国画一路,李运和、奚伟恕、赵彭年、方强、朱永良等,或溯宋元追慕高古,或写生寻趣,拥抱自然与江南风物;水彩、色粉、油画等,立足本土,体悟时代律动,关注社会转型期之平民生活,彰显人文情怀;跳动灵敏诗心,在弘扬民族精神基础上,掘拓现代美术之新境。

    那么,“成长中”的和平书画群,有哪些可圈可点的特质、特色?已取得了哪些创作成果?得到了哪些省市内外专家、同道怎样的点赞、肯定?他们目前的探索方向瞄向何处?仍以“大本营”和平中学的毕业生为例。

    如前所述,目前“和平书画群”中最具活力、实力者,多为和中不同阶段的毕业生,尤其是雷群艺老师健在的上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的黄金时期。面对新时期“应试教育”的挤压、乡镇农村学生“升学”“跳农门”的压力,主课语文教学的雷老师,对于“副课”美术非但未在心中将其降为“副”,每周一、二次初中学生美术课之外,对于有书画天分、美术爱好的学生,课余、寒暑假,还专门办培训班;每年在学校里组织开展书画展览,发现艺术新苗。并且,积极引导学生,通过“考艺”的方式,争取升入高等学府,将“升学“与“艺术爱好”结合起来。“对于中国书画,他是在黑板上或铅化纸上现场示范,对于‘艺术考学’必须的新美术的素描、色彩,他运用自己多年参加省内外艺术观摩学习而积累的东西,给以指导。 ”多位学生如是表示。为了强化艺考必须的专业基础,他1985年推荐李运和、陈健、黄建鑫,1986年推荐奚忠恕、陈觉平先后到杭州七中、杭州六中参加培训。和平中学对于开展“第二课堂”、艺术及体育类升学考也予以支持……如此氛围、关切、具体指引,兴趣班的学生们自是更加努力,陈健、黄建鑫,李运和、奚忠恕、陈觉平、刘春根、金建平、朱维云、陈燕平、潘吉伟等,都先后上了中国美院或浙师大等院校相关艺术类专业。学院的经历,完备了理论素养,开阔了他们的艺术视野,也更近号准时代脉动,强化了创作的专业训练。毕业后走向社会,他们深入鲜活现实,拥抱火热生活,在转型、多元文化与人性的丰富地带进行艺术美的多维开掘、技艺淬炼,由是,优秀作品便“不尽箬水滚滚来”。——这无疑是“和平书画群”一个显著特征,既有别于过去民间书画的“师傅带徒弟”模式,也不同于视书画为“戏笔”“墨戏”“余事”之文人闲情偶寄。

    更“专业”之外,多艺术门类齐头并驱,是“和平书画群”的又一个显著特征。“得意弟子”李运和,对恩师雷群艺感情深厚。雷老师是书法、国画“双进”,还有一强项是硬笔书法,今李运和不仅是浙江美协、书协的“双料”会员,也是长兴县硬笔书法协会的主席。运和勤学苦练,转益多师。和平中学毕业后,一面到杭州、台州,向美院教授陈守烈学习,得潘天寿弟子李棣生指导,还先后参加华东师大书法研修班、浙江书法网首届专业书法函授面授班、中国书协培训中心培训、浙江省中国花鸟画协会创作班、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仁量首届山水高研班等的进修、学习。 1988年就与黄建鑫创办求艺书画社并在小溪口办联展(雷群艺老师亲笔题展标)的他,这些年来作品多次入展入选全国、省市书法篆刻展、画展美展;获浙江省书协、美协主办的新安江全国职工书画大赛唯一书法一等奖,浙江省第二届乡镇书画展铜奖等。且得到何水法、金鉴才、张华胜等名师指授、好评。何水法肯定他“取法八大山人笔意,路子正”;现为中国美协秘书长的马锋辉点评李运和《芦花清影》作品:“运笔有起有收,有抑扬顿拙之感,合‘骨法用笔’之道”;著名画家孔仲起2010年在看了他8件写生创作作品后评曰:“李运和作品和你的名字一样运笔和谐,有写的味道,有动感,继续努力! ”

    事艺国画的还有赵彭年、奚伟恕、方强、朱永良等。 1960年出生的赵彭年,从小爱画画。 13岁时脚病卧床,两年里勤奋临摹、画破了一套《芥子园画谱》。先后师从雷群艺、郑家统等先生。彭年擅长山水兼花鸟,曾客居深圳市龙岗8年,自办“彭年画室”。作品《春霭晓色》被毛主席纪念堂永久收藏。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任平在《赵彭年画集》的“序”中说,“他特别能够适应各种创作题材,能不断地创造新的画境、体现新的风格”。奚伟恕是声名日起的“浙北二奚”之奚忠恕的弟弟。 1973年出生的他,受蒙于雷群艺,并先后就读于杭师大美术学院、中国美院山水创作研修班,省美协会员。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省市展览并获奖。伟恕创作以山水为主。近年他取材典雅的江南水乡及吴兴山水,充分观照、表现了湖州苍山北峙、群山西迤、双溪夹流、泓亭皎彻的地域风貌。去年国庆,伟恕在朋友圈贴出了一组8幅“江南园林”系列简笔小品,笔者看后兴之所至,留言“清润留白,简淡禅意”八字,并写下一段观感:“亭、树、石、桥,只很少几种物象,在上下、左右、斜角等位置经营排布下,呈出了一个个江南园林的空间。淡墨、渴枯之笔的‘牵引’,简淡水、色的敷染,将本是游园热闹的所在之实,化成了逸外之思的禅境,让我们那虚蹈、高迈之灵魂,溢注、游荡其中。题款、用印,匠心独运,将整个画幅的和谐与内蕴,进行了最后的吻合,与衍伸。……这一组,既有人间可亲的情味,也抵禅意清虚的哲学之境。 ”青岛刘炳呈先生评论伟恕:“喜以墨代色从事绘画,在画界此举者为数不多。……能用墨、识墨、惜墨,将墨色墨韵恰到好处地通过笔法写出,伟恕堪称一名擅手。这也证明了画者本人崇尚道法自然,熔理法于舍繁就简,墨韵五色,回归本真的艺术境界之中;而随类写物,意象赋墨的绘画方式和灵动多变的构图样式,也可见其独特的绘画之路,不久亦必成就其独特的绘画风格,亦必造就其独特的人格魅力……”。方强原名方爱国, 1965生,市美协会员。自幼酷爱中国书画的他,高中拜雷群艺老师为师,专攻花鸟画。多年来业余创作,花鸟受徐渭、八大山人、吴昌硕等前辈影响,山水私淑关同、荆浩、石涛、张大千等古来大家。作品曾多次在杭州、湖州地区参展,获浙江省工商系统书画摄影展奖等。“二奚”中的奚忠恕与同门师兄黄建鑫,两人色粉、水彩画不仅翘楚浙北,在全省也颇负佳声。

    2017年度中国美协会员的忠恕,近年在全国美展等大展上时有亮相、省市展上更是频频摘金夺银。这全然来自他的基本功、内敛静气,更在“量变”累积基础上的近乎“质变”——此飞跃常被人归结为“悟”,如佛语所言的“迷闻经累劫,悟则刹那间”。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尚在念初二的奚忠恕辍学了,为了生计到湖州锁厂打工。一次偶然机会看到市文化馆招收版画学员,怀着对美术强烈爱好的他参加了为期两个月的学习。在一次版画展览中,湖州籍版画大师赵延年询问主办方“哪个是奚忠恕?”赵老在单独点评完他的作品后语重心长地说:“你不考美院可惜了”。这句话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重返校园的忠恕,天然地成为雷群艺老师的“爱徒”。浙师大求学期间,忠恕所有专业课中成绩最好的是国画,但最喜爱的却是油画。他把时间都放在了画室,接受了那个年代最严格的“前苏联传统绘画技法”训练,练就了相当扎实的写实功底。对于近些年作品的特别出彩,著名水彩画家杜拙说,“……忠恕作品的形式内容开始删繁就简直奔主题了,画面里透出的心境也清雅诗意起来。 ”“他着重关注画面意境,在画法上……举重若轻,信手拈来,挥洒自如,言简意赅,画面视觉图示更加贴近当代审美情趣。”笔者每有机会在展览中观赏忠恕作品,也能感觉到,画面内容相对少了,较为单一、简洁,但浑穆中有一种哲思,纯净;赤子般的初心初念,跳出画面,有另一重博大在视域里展开。

    在长兴、浙北,乃至浙江教育界,“奚忠恕”在美术爱好者、教育者中“得大名”,还有特别的一项,和恩师雷群艺一般,“教育出了一批美术人才”。一项资料表明,在泗安中学、华盛虹溪中学担任美术教师的近30年时间里,忠恕教过的美术高考生有1000多人,这一成绩在湖州地区首屈一指。他曾被评为浙江省优秀美术教师。

    毕业于中国美院,现为省美协会员、省水彩画家协会理事的黄建鑫,禀赋好,眼界高,视域广,且勇于探索。勤奋写生,甚至远赴意大利。也锐意创新,作品多次入全国、省市各类展览并获奖。去年11月3日至16日,市文化馆为建鑫举办了个展——黄建鑫水彩作品展,诸多省市专家、同道莅临观赏,并积极参与研讨。此次展出100余件作品,题材为人物、风景两大类,系建鑫2008—2018十年间深入生活采风写生、勤于思考研究并技艺探索创新的结果。研讨会上,著名评论家杨大伟先生系统分析了黄建鑫不同阶段作品之创作特点,认为2014至2016年,无论人物画还是风景画,均表现为“寻找自我,遵从内心”。形式语言也越来越简约,越来越纯粹。 2016年之后,特别是2018年的小幅风景作品,“画面品质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画幅不大,格局不小;笔墨不多,表达不少。美术报副社长、中国美院教授蒋跃说,黄建鑫是当年美院“班上最有才气和水彩画画得最好的学生之一”。他说,建鑫的作品有三个艺术特色非常鲜明:扎实的学院派基础,高品位的审美意识,精湛的水彩画技巧。“建鑫的水彩画作品以简约概括的特点,引发出东方民族的写意精神。他落笔干脆,语言精练,体现了他较高的审美意识。 ”“水彩画中体现出来的水色韵味,散发出水彩画种独特的即时性、表现性和本土性,很值得我们玩味”,“建鑫通过对水彩画审美认识,演练着最为直接和便利的形式,多年来他对水彩画的执着,充分说明了他绘画的目的性和自觉性。 ”

    油画是以用快干性的植物油调和颜料,在亚麻画布、纸板或木板上进行制作的一个画种。油画艺术,在中国已走了100多年的历程,它与人生、与现实都有较为紧密的联系。新时期中国油画的历程也很不平静,前进中有曲折,有起伏。尤其是受到了西方前卫艺术激进主义的冲击和商业化大潮之影响。但从艺术创作的势头来说,它仍朝气蓬勃,观念逐渐趋向多元,创作实践也呈多样化。

    和平书画群的青年才俊们,也加入了“油画中国”这一强大的时代艺术潮流,并以自己的不懈努力与敏思才情,画出了自己的特色与“光彩”,这其中主要包括陈健、陈觉平、朱维云、潘吉伟等。

    陈健1986年从和平中学考入原浙江美术学院,毕业后一直工作、生活在杭州。系浙江省美协会员。

    多年来,陈健潜心艺术,沉着低调。直到去年6—7月,在杭州的艺得美术馆推出“观自在——陈健石窟造型油画展”,展出作品呈现了中国宗教绘画所强调的内观精神。近1个月展期,“30年21幅画,诉说陈健的‘艺术苦旅’”,赢得到了圈内外名家及艺术爱好者的关注与好评。

    创作这些作品的缘起,是30年前陈健的一次中国石窟艺术考察之旅。那时他还是美院大二学生。他与同学们由上海出发,一路经西安、洛阳,再到四川……看了秦陵兵马俑、龙门石窟、还有大足的石刻。尤其是霍去病墓中的雕塑,独特的东方意象,让他看到了完全不同于西方的造型和手法。

    “观自在”也是“自在观”。陈健以刀代笔厚堆颜料,用体积感彰显着历史的气韵;他改学院所获“苏派”大块面用刀、一两遍走完的画法,换以孜孜内求,笔笔推敲;他不玩笔法,不卖弄色彩,而是点滴推衍,实打实地表现。他说,与西方艺术总是“向外看”的眼光不同,自己这批石窟造型油画,“以西方的油画材料来探寻汉唐佛像的造型,所谓的‘洋为中用、古为今用’。以梳理佛像造型的风格衍变文脉,努力构建具有东方意味的民族风格,来增强我们民族的自信心,这是我创作的主要的目的。”

    “台上戏文一出出,颠倒台下几多人”,前人为五百罗汉所谱的赞诗,也恰恰印照了陈健笔下的万千佛像,“勤修苦习非为己”,终能“高举法轮照乾坤”。无疑,这批作品是陈健30年艺术生涯的总结,也凝结了一位虔诚艺术家的一段漫长文化苦旅,沉淀出当下这个大时代中的众生际遇。

    相较于以上几位“师兄弟”,陈觉平油画人物的创作探索,就孤苦、寂寞得很多。觉平在和平中学高中毕业后,入北京建设大学工艺美术专业学习。期间,中央工艺美院教授汪玉林对觉平的绘画基础十分肯定。 1996年毕业后在北京从事设计工作一年。 1999年赴深圳画过数年油画。返湖后专事绘画至今。觉平一直对中西方古典绘画及当代超现实主义、表现主义深有兴趣。多年来,他沉浸于油画的光影色彩,扎实创作,卓有成效。在深圳,他的风景油画成为许多老外的购置对象;回到湖州后,创作的“少女系列”也获同道的佳评。“我觉得油画更能充分地传达自己的内心情感和思想。我想通过‘少女系列’写实油画,表现当代人孤独、惶惑等情感。”一位记者采访他后曾写到:“如果挪用此喻,将艺术与商业分别比作鱼和熊掌,那么目前的陈觉平正艰难蹒跚于两者之间。”为了绘画,陈觉平一路辗转放弃很多,有过犹豫、有过退怯,却依然以一颗挚忱之心行进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我想我会一直关注当代和当代人的生存状况,继续走在绘画创作的道路上,用手中之笔抒写当代人的灵魂肖像。”这一心迹,不但是对当年雷老师艰难中仍执守艺术之垂范的“回复”,也显现着一位当代艺术家的开阔胸襟与艺术自觉。

    后起之秀朱维云,女, 1979年9月生, 1999年考入浙师大美术教育系,系省美协会员、省水彩画家协会会员。多年来,在任金陵高中美术课的教学之余,她勤奋写生、精心创作,自2015年来,多件油画、水彩作品入省市大展;去年作品《故乡》参加省第二届女水彩·粉画家邀请展,作品《自拍》参加“浙江省第十五届水彩粉画展”获学术提名奖。新年伊始又传佳讯:作品《醇香》参加“浙江省第二届水彩·粉画写生展”获学术提名奖。另一位1979年出生的潘吉伟,2001年毕业于湖州师院美术学院美术教育专业。作品多次入选省市级展览。

    星月垂注下,又一个己亥年的春天,悄然来临,城山的高岭与涧谷,山花吐萌,霞红初染。和平的古镇新街、村坊旧舍,“撤乡并镇”拥原长城乡、吴山乡的入怀,和平中学从原来的完中转为普中……岁月不居,但和平书画群的成员们,以艺术为皈依,“初心不忘”,努力成长。十九大报告指出,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经济、社会飞速发展的今天,和平镇党委、政府对文化建设非常重视,于2012年7月出台了《和平镇文化建设相关政策细则》。镇人大副主席李顺银介绍,去年2月镇里又出台了《关于扶持文化阵地建设的实施办法》,对新建的博物馆、艺术馆、展览馆、文艺创作基地、体育运动基地等文化阵地和文保单位,文保点的修缮、保护和利用,每个项目给予最高可达20万元的补助。目前,和平镇已完成2700平方米的新文体中心装修,包含书画室、浙北古人类生活博物馆、会议室、排练厅、音乐戏曲室、文化遗产展厅等功能室,为各界文艺爱好者提供更大的活动舞台。“我们镇2017年成立了乡镇文联,是长兴县第二个乡镇文联,下属五大协会,共吸纳会员350余名”,镇文化站站长刘启莲说,为培养书画新苗, 2017年9月镇中心小学与镇美协负责人签订了定向培训协议,每周五给学生上一节书法课,同时派美术教师向县里书画家学习。和平小学还邀请各类艺术名师给学生授课,书画、合唱、器乐、舞蹈等参加艺术节,成绩优异;和平中学常年开展拓展性课程,每学期开2个美术培训班。

    时代进入了21世纪,感慨中笔者认为,人类的艺术无论怎样新变和演进,发展的现实都不会离开如何认知传统与如何进行不同民族文化之间的融合。可以说,任何艺术的未来都是母体文化介入现实的结果,而任何艺术的演进也都是异质文化重新化合形成的新的文化能量。艺术的未来并不虚幻与遥远。无论如何推进,都离不开怎样接续过去与融合新质。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对“雷群艺师生”已有的承传、整个“和平书画群”在新时代的开拓掘进,充满了乐观与热望。

    走笔至末,套用伊塔洛·卡尔维诺一句话,给当年和平中学兴趣班的学生、雷群艺“弟子”以及更多“成长中”的和平书画群的成员,以赤子般的激励:“我对艺术的前途是有信心的,因为我知道世界上存在着只有艺术才能以其特殊的手段给予我们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