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通讯员 徐斌翔 见习记者 童宁盈

    3月1日深夜, G1306次列车缓缓驶入杭州东站,长兴县公安局侦查打击中心一大队副大队长费吴昊和同事一同押着命案逃犯郏某顺走出列车准备换乘汽车回长。随着郏某顺押解回长,一起历经两代公安人追逃,发生在16年前长兴县雉城镇川步村的命案积案正式宣告破案。“16年前,我时任雉城派出所所长,当时该案由雉城所管辖,如今凶手终于抓住了,对我来说是了却了作为一名警察沉积心中多年的夙愿。 ”现任长兴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的吴朝阳,看到儿子费吴昊和他的同事们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感触颇深,他对逃犯郏某顺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凡是违法犯罪行为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

为琐事大打出手致村邻一死一伤

    郏某顺是雉城镇川步村(现龙山街道川步村)人,性格暴躁且好喝酒,身材壮硕,附近村民对他都十分畏惧。

    2003年10月7日晚,郏某顺在朋友家中喝酒,喝下近一斤白酒。在听闻邻居王大祥(化名)说其“偷鸡摸狗”之事后,郏某顺直接来到王大祥家中与其理论。

    在王大祥家的稻场上,郏某顺与王大祥争执起来。“当时那个气愤加上酒又多,我就一拳打了过去!”被打倒在地的王大祥捡石块进行还击,郏某顺就从墙边操起一根棍子,棒打王大祥。

    得知亲哥被打,住在附近的王小祥(化名)赶来追打郏某顺。“他追着我跑,我踹了他几脚。”打人后郏某顺立即逃离了现场。

    王氏兄弟后被送往医院救治,最终王大祥因颅脑损伤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王小祥受轻伤。

    案件发生后,长兴警方立即展开调查,缉捕凶手。但郏某顺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时任雉城派出所所长吴朝阳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分析案情,还协调刑侦大队及外省市县公安力量配合,多次赴外省开展侦查工作。

    十多年间,吴朝阳和他的同事们做了大量追逃工作,但不管怎么努力,郏某顺依然杳无音信,这也成了他心头挥之不去的遗憾。

儿子接过接力棒追逃工作出线索

2011年,吴朝阳的儿子费吴昊警校毕业后也加入到长兴公安队伍,与父亲一样,成为了一名刑警。

    多年的刑侦工作经历,让费吴昊积累了不少公安机关人脉资源。今年2月19日,他就接到了广州白云区警方打来的寻求协查电话。在谈到对方正在侦办的一起故意伤害案时,费吴昊顿时兴奋起来。

    “受父亲的影响,我对这个案子非常熟悉,而这次广州那边抓获的嫌疑男子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郏某顺。”费吴昊立即告诉了父亲吴朝阳。“极有可能就是!”经过探讨,吴朝阳激动地握紧了拳头。

    但案发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如何确定嫌疑男子身份的难题摆在了公安面前。这时,费吴昊向广州提供了一个重要细节:郏某顺手臂某处有一块硬币大小的疤痕,如果该体貌特征能得到确认,那就能确定“对象”。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费吴昊心中有了底。在省市两级公安的大力支持下, 2月19日晚,县局派出专案组连夜赶赴广州作进一步调查。

步行广州躲抓捕终究未能漏法网

凭着这个细节,专案组成功锁定在广州犯案的嫌疑男子就是当年逃犯郏某顺。郏某顺对16年前故意伤害致死后逃亡至今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据郏某顺交代,当年自己将人打伤后躲在桥洞中睡了一晚。第二天,偷偷翻入运煤火车车厢内,随着火车逃到达了杭州。

    之后,郏某顺一直往南走,历时8个月走到了广州。郏某顺反侦查意识非常强,案发后就断绝了与家人的一切联系。

    逃亡途中,郏某顺从不住店、不乘坐交通工具,为了躲避追捕,他专挑偏僻的乡间小道步行前进。

    十多年来,一直使用假名字。通过当地黑中介,郏某顺在各个建筑工地上打零工维持生计。“由于‘黑户’,找不到好工作,干了十多年都没挣到钱。”郏某顺说。

    到了2018年,因与情人纠纷起冲突,郏某顺在酒劲下持刀将对方砍伤,被广州警方抓获。“被抓时,我也一直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直到看到长兴警察来了,心想瞒不下去了。”郏某顺说。

    目前,犯罪嫌疑人郏某顺已被长兴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