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春来发几枝,梦回老村庄。西北绵绵山冈,都是松竹梅茶;东南青绿田畴,都是稻麦桑杨。

    太湖西岸小村庄,芦苇丛生,溇港相抱。村庄里有承载着老故事的古屋旧祠堂,二百多年的石拱桥,三百多岁的黄杨树,还有流水、人家、小平桥……

    年少时,总喜欢站在城市的角度看世界,城市梦才是想拼搏奋斗的地方。后来进了城,吃穿不用愁,内心深处越来越想念村庄。一年过了一年,梦里仍旧是些蟋蟀的鸣叫,蚂蚁的聚散,夏天瓢泼的大雨,冬天封屋的大雪,黄梅天檐沿的滴水……

    想念村庄是想念村庄的繁茂与生机。春天来了,千树万树梨花开,田野的麦苗拔节生长,向人们报告春的消息;夏天来了,麦子、油菜籽,送给人们丰收的喜悦;秋天来了,沉甸甸的稻穗在田间低下了头,红红的豆角挂在嫩嫩的枝条上,绿豆在风中摇晃着沉重的身子,五颜六色的粮食和瓜果,催开了人们的笑脸;冬天到了,白雪皑皑,村庄被安静祥和的气象所笼罩。

    想念村庄是想念村庄的明敞。打开大门就是田垄、山峦、河港,云影、山光、水色映在眼前,四野撒满了稻子、瓜菜和牛羊。四周都是花草、树木和鸡鸭,左手一指是吴家,右手一指是徐家,喊一嗓子就有人答应。

    想念村庄是想念村庄的厚道。村民秉性纯朴,古道热肠。平日里有了新鲜的好吃东西,自己宁可少吃一口,也要送给左邻右舍尝一尝。

    想念村庄是想念村庄的味道。村庄的味道是瓜果的甘甜、米酒的醇厚和五谷杂粮的绵长,闻味生津。

    想念村庄,宛如想念初恋情人,忆起的每一个微笑和嗔怒,都会怦然心动。初恋终会过去,村庄却是永恒,没有年轮没有白发,从远古走来,向未来走去。天空中凝结着淡淡的云烟,暮霭中呈现一片紫色,在她肤如凝脂的怀抱中,春日的绿草在地皮上蹦出来,夏天的狗儿把舌头伸出来,秋天的稻谷装进箩筐收起来,冬日的雪花沿山眉织下来。

    由于贫穷和辛劳,我曾错误地厌弃村庄,逃离村庄,认为村外的月亮比村里的圆,外面的世界才精彩。一次次的出走和寻找,一次次的逃离和反刍,心中的村庄如成年老酒,历久愈香。

    离村的佼佼者,自然有一种志满意得,但绝大多数仍肩负着生活的重担,按部就班地去完成那份工作,鸡啄米似地忙。而村庄,不管是得意的欢笑,失意的泪光,天天伫立在湖对岸、山那边,笑盈盈地站着向游子招手,沐浴紫气,面袭婵纱。星星点点的灯光依然故我,会升腾起缕缕温馨的云彩,为你祈祷,为你守护。

    装满回忆、安放乡愁的村庄,是因为村上的草木都有情,村里的邻居象亲人,村中的鸡狗很近人,村边的蔬菜有味道。在我的心里,更多的时候是想念爸爸的草鞋和扁担,奶奶的蒲扇和唠叨,妈妈的油灯和底线,乡邻伙伴的音容笑貌和亲切目光,还有那少年的冲动、顽皮和信念。

    饮一口夏日河水,采一束秋日红枫,所有的乡情再次泛起阵阵涟漪。

    退休了,真想回生养的村庄,找几间空屋,养一群羊,种二分地,放三对鸽子,过过田园生活。

    想念村庄,不单单是想念村庄的绿水青山、芳草溪流、鱼池古桥,不单单是繁华过后寻找鸡犬桑麻、田园荷塘,终不能忘的是村庄的淳朴、勤劳和厚道。

    抚摸泥土和园桩,拍遍井台与桥栏,让我先在心里,回一次我的老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