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春雨绵绵,心鹜八极;春夜漫漫,思接千载。

    雨声、夜色使南北湖——这个唯一集山、海、湖为一体的景区,显得更加幽静,更有韵味,更具诗意。

    湖光山居,背山面湖。在这里,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

    所有的人世喧嚣、心波躁动和尘世铅华,都颓然隐去。满世界于耳于眸,只余下案前素净的诗行纸页、淡淡勾勒的白墙陋窗和这抹孤独灯影——留伴窗外的雨声。

    古人云:茶能怡情,茶可清心。于是,泡一杯香茗,捧在手中,独立窗前,悠悠地品茗,静静地听雨。淡蓝色的窗纱,将外面的景色,笼罩了一抹忧郁。茶雾氤氲,茶香淡淡,静听梧桐的低吟,细品生活的滋味,漫想久远的往事。雨的温柔,茶的清香,沁入心扉,温温润润。这时,内心纯净得如一页白纸,随时等待着思想的浅墨,涂染出清幽灵动的图画。

    路灯,橘色,幽暗的光芒穿过枝叶,树影摇曳着枯黄,星星点点,摇落了一地碎金,洒下满地谁人的相思?窗台上,溅起的雨滴,映出灯光的七彩,弥散着夜的情绪。远望,天地间,一片空蒙,惟有抒情的夜雨,淅淅沥沥,丝丝缕缕,如母亲的惦记,牵牵挂挂,绵绵不已。在远远近近、明明暗暗的灯光照耀下,宛如天上悬下的一帘珍珠帷幕,晶莹剔透,温婉可人。又如上帝撒下的一张大网,细细密密,牢牢网住那些旷世情缘,让人永远无法忘记前世今生,今夕何夕?间或,一两片落叶,随风掠过,无来由地,便染上千年的幽微愁绪,一声叹息。

    杯中茶叶,如树的枝桠,绽露绿意,片片卷曲的叶,次第舒展,浮浮沉沉,犹如芸芸众生,飘荡于纷扰的红尘,呈现出千姿百态。时间一步步前移,茶叶,一片两片,逐渐沉下,直到杯底。泡的次数越多,时间愈久,颜色越浅,叶片下沉得就越多,最后全部积聚杯底。茶叶,静静,无语。一如冬季,农家村头,墙角边晒太阳的老人,怀揣着沧桑,慵懒地闭着眼,思索着,疑惑着,那些远去了的人和事,是否真的有过?缄默着,任思绪游走于渐行、渐远、渐模糊的回忆里。

    细雨闲开卷。回到案前灯下,轻轻翻阅新买的那一本书,油墨清香袭人,文字,一粒粒,洁净如珠玑。一句句,一页页,读过,如秋叶,一片片飘落。无尽的夜,仿佛一位讲禅的高深哲人,神秘,无涯。窗外的潇潇雨声,如天籁之音,在空气里潺潺流动,夜色更显幽深。有风吹过,一股清凉,带着淡淡的茶香,潮水般漫过来,漫过来,幽幽,雅雅……夜不醉人,因了这雨、这茶、这书,人,已自醉。我不禁随禅语清吟道:喝下淡静清远的茶,为自己微笑而拈一朵莲花……

    雨的婆娑,声声;茶的香气,袅袅;湖的波光,悠悠。烦躁负重的心境,渐趋于平和、宁静,如一泓碧水,在暖暖的灯光下,在雨滴温情的敲打中,荡漾起大大小小一个又一个同心圆,向四周,缓缓荡开……绵绵的雨夜,就这样醉在和着雨声的淡淡茶香里。

    茶,经历水火,是树叶的前世今生。茶这个字,拆开笔画就是:人在草木间。

    山水中,草木间。案牍劳形后,花光水影前。一杯香茗,夫复何求?

    作家周晓枫曾说:“茶,是一片树叶的回忆;但这回忆里,饱含变化。是昨天的自己,又不是昨天的自己;是昨天的复活,又不是昨天的复活……”

    是啊,逝者如斯,茶已暗示。

    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干。

    在南北湖的夜晚,与吴越王钱镠对话,与翻译家黄源促膝,与园林大家陈从周握手……这滴答过千年万载的雨声啊,到底涵容了今古听雨人多少种情愫心境,才酝酿成这般清远空辽和淡定?又冲涤了多少世事沧桑,积淀了多少炎凉悲喜?你黯然过多少离人的神魂,汇溶了多少游子的清泪,又曾抚慰过多少壮士的丹心啊?“竹韵琴音伴佳梦,余香三日犹绕梁。”此时此刻,滚滚红尘中滋生的一切市侩纷争,如烟,随风消逝。我,心无旁骛,了无牵挂,独自享用着一份清幽,任光阴的脚步,从身边,走过,远去,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