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通讯员 安轩

    扎根竹乡, 5000多次基层演出,原创100多首家乡民乐,将安吉民乐《竹乐》重新发掘创新并传播到世界。这是安吉县听障残疾人柯国强的艺术人生。

    柯国强是安吉县一名文艺工作者,从业几十年,在他手中,竹子也能成为最美妙的乐器。 2009年,他突发奇想,组建了一支残疾人竹乐团。就是这样一支毫无艺术功底的残疾人竹乐团,在他的带领下获得了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南京)赛区二等奖。

从晒谷场到幸福大舞台

    1973年,刚参加工作3年的柯国强为了追求音乐梦想,来到了上海音乐学院学习笛子演奏。老师看中他的天赋,要求他留下来继续深造。但是,他放弃了。这次拒绝,让柯国强成了安吉县文化馆的一名普通文艺工作者。走村入户,给乡亲们带去快乐,成为了柯国强的全部工作。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文艺演出市场化运作,让不少同行先富了起来。他没有选择走穴赚钱,而是靠个人力量组建了一支文艺演出团,以近乎贴钱的方式送戏下乡。仅仅一年时间,柯国强的这支“地方军”就为安吉乡亲送戏近200场。柯国强说,那年除了除夕夜是在家里过的,其他时间都用在送戏下乡上了。

竹乐奏响家乡绿水青山

    对于基层工作,柯国强充满感激。因为,正是家乡的泥土,让他找到了竹乐这支雅俗共赏的乐曲。

    安吉作为竹乡,竹文化早已落地生根。在根据竹文化所衍生的当地民乐中,柯国强的竹乐堪为翘楚。每当竹乐响起,柯国强都会觉得,家乡的美就随着乐曲的旋律,在心头缭绕。从竹乐诞生到如今的20多年里,伴奏的乐器一直都在升级更新。

    从最初的摊匾、蚕匾、蒸笼等7种配乐竹器,发展到现在已经衍生出了22种。这些竹器,几乎囊括了安吉县境内所有的竹制产品。这些竹器看起来简单,其实不然。由于每种竹子质地不同,发声不同,所以选材很有讲究。

    为了寻找到最适合的竹子品种,柯国强几乎寻遍了安吉的竹山,试遍了当地各种品种的竹子。找竹子要考验体力,编排曲目要考验毅力。竹乐至今已经衍生出10多首子曲目,每首曲目都洒下了柯国强的辛勤汗水。

建立安吉首支残疾人竹乐团

    随着年龄的增长,柯国强的听力日渐减退。偶然一次,他到康复中心办证,看到进进出出的残疾人,他突发奇想,希望组建一支残疾人竹乐团。

    经过前期筛选, 2009年,县里首支残疾人竹乐团成立了,一批热爱音乐、热心公益的残疾人,利用桌子、筷子学着认识音乐、感知音乐。

    没想到,身体却在这时发出了警报。残疾人竹乐团排练在康复中心3楼,团员们三步一跨,两步一跳轻松能从一楼到达排练厅,但他每上一个台阶都气喘吁吁,三层楼梯他需要中间休息5次才能咬牙到达。“身体这么累你为什么还能坚持排练呢?”面对疑问,他笑说,只要看到竹乐器,看到残疾人竹乐团这批队员刻苦学习的状态,自己完全就忘了身体的不适。

    每天上午8点半到下午5点,中午部分团员休息了,柯国强还得在排练厅给薄弱队员“开小灶”,每天回到家,只要在沙发上坐上半分钟就会进入沉睡状态。那时的他脸色泛青,皮肤无光,身边的朋友、家人都劝他停一停,去医院检查,他总是用一句话回绝了身边人的好意;“再等等,等我们的排练结束”。病魔并没有因为柯国强的仁慈之心而放缓侵蚀他的脚步,排练时经常皮肤瘙痒,用手一抓,全身都会出现小血点,他只在休息空隙不停的地用纸巾擦拭血迹,每天3包纸巾都不够。

    这支残疾人竹乐团过五关斩六将获得了参加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的机会。面对这样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柯国强强化对竹乐团的训练力度,不仅要负责排练,他也充当起了比赛选手,成为竹乐团里的笛子手。“体重不过百,但是柯老师的肚子因为肝腹水却大得出奇,腰身足足有2尺八”。团员程明鸣说,比赛那天,柯老师还和我们队伍里最胖的团员换了演出服,可裤子还是提不上去,只能用铅丝做皮带,将裤子固定在肚子以下部位。就是这样一支毫无艺术功底的残疾人竹乐团,在他的带领下最后获得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南京)赛区二等奖。

历经生死仍不忘初心

    比赛结束后,柯国强被家人“绑”着去了医院,一纸“判决书”狠狠地砸在柯国强面前,他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如果你能上心点,早几个月来医院,或许还不用到肝移植这一步。”主治医师这样说。

    2011年,因为肝癌病情加重,他在杭州浙一医院内等待肝源移植。在5个月的等待中,柯国强经常趁家人不在时独自一人走到医院走廊的尽头拉二胡。以前经常拉的是《战马奔腾》这些奔放的曲目,但那段时间里,他拉的最多的是《二泉映月》,拉着拉着,人就哭了。

    在生死之际,他最终等到了肝源。康复回来后,他没忘记残疾人竹乐团,时常在群里关注队员的动态。 2017年,得知残疾人竹乐团想备战浙江省第八届残疾人艺术汇演,柯国强二话不说又加入了培训队伍。全新的队员、全新的曲子,一切又从零开始,一支队伍15个演员,其中8个是聋哑人,教学难度是健全人的10倍、20倍。

    听障残疾人吴运是竹鼓演员,但是听力障碍的他听不到老师的任何声音,要让他感受节奏,除了手把手教,柯国强只能用手敲打吴运的背脊,让他一遍遍将节奏熟记于心。一首曲子,健全人1个月排练后可以登上舞台,残疾人竹乐团整整用了3个月。柯国强不厌其烦一遍遍教,一遍遍示范,每天早九晚五沉浸在竹乐的世界里,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曾是一名癌症患者。“残疾人能登上舞台不容易,只要他们不放弃,再苦再难我决不放弃他们。”经过全体人员的不懈努力,竹乐团最后获得了全省二等奖的好成绩。

    比赛回来后,为了不让竹乐闲置,柯国强不顾自己身体的劳累,隔三差五带着竹乐团队员参与下乡演出,为竹乐团担任指挥。“我们竹乐团一半是聋哑人,没有柯老师的指挥就没法演出,而且演出基本都是晚上,柯老师总是陪着我们早出晚归,只为我们能和健全人一样,能在舞台上发光发亮,找到自己的价值。”程明鸣说,“现在我们竹乐团在安吉可红了,全年演出都在20场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