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洪明强

    湖城是江南著名的水乡古城,城内河、港、溪纵横交错,水岸线长达几十公里。古时,城内面积不大,但古桥众多,城内运粮河上就有十几座小桥,这些小桥大多都是石板桥,台阶是用长石板铺成,有10级以上,至20几级台阶不等,桥上两边的石栏一般都在50厘米左右高,人们过桥时还需谨慎。运粮河上石拱桥不多,有的话一般都是单孔石拱桥。据1935年统计,那时的湖州城内,有大小桥梁81座,桥梁分布之广,相距之短,能与有东方威尼斯之称的苏州相媲美。

    从桥梁的结构、使用的石材以及桥石栏上的雕工图案,石狮、龙头、龟头等矗立在桥边的动物,就能看出一座古城的富裕与贫困,古代富裕的地方,因捐银者多,造桥时全用上好的木料石材,造出来的桥肯定会精美大气。而贫困地区的桥显然要简单粗糙许多。

    湖州城里现今仍保存完好的桥已所剩无几。横跨在苕霅两溪之上的潘公桥,建于明朝万历十二年(1584年),在朝廷任工部尚书的潘季驯被贬回湖州,见苕霅两溪汇流处水势湍急,民渡艰难,便萌生了造桥之念。他捐银2500两,于万历十三年始建,十八年竣工,桥建成后,大大方便周边的百姓进城,百姓们为感谢潘季驯的善举,就把桥取名为“潘公桥“。大桥于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重建,改5孔石木梁桥为3孔石拱桥,两边各有50级台阶,2013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

    大通桥位于北门外,始建于明万历七年(1579年),曾改名永赖桥,万历三十七年重建时恢复原名。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湖州商人俞世德出资重建,为5孔石拱桥,桥上有桥联“苕霅合流,直抵太湖三百里外;阴阳分脉,发源天目十二潭中“,“两水关阑利益桑田八百万顷;中流砥柱,辉映开岫七二峰”,改革开放后,桥下的苕溪水上运输十分繁忙,过往的驳船经常撞坏桥墩。 1987年,古桥被拆除,在原址上建了一座钢筋水泥大桥,现已成为一座廊桥,让人们纳凉休闲。

    驿西桥是南街连接南门大廊的一座3孔石拱桥,又名定安桥,横跨横渚塘港东端,桥高约10米,宽约4米,建于明朝万历年间,东西苕溪,通往南浔的长湖申水道,与横渚塘港在驿西桥下汇合,形成了一条非常繁忙的黄金水道,桥在时,南门大廊的定安街上十分繁华,但也存在许多安全隐患,1971年被拆除。

    潮音桥横跨霅溪,又叫桥里桥、桥中桥,俗名哑子桥,省级重点文物。建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为3孔石拱桥,桥孔下建有一座小石桥,故又叫桥里桥。相传很久以前,潮音桥的地方是个渡口,名潮音渡,渡口东岸有慈感寺,香火很旺。附近有一个狠心的财主,见发财的机会到了,买了条木船,雇了一个哑子在西岸帮摆渡,赚去不少黑心钱。几年后,哑子用自己省下的工钱,在渡口架起一座木桥,财主见后勃然大怒,并叫人来拆木桥,遭到哑子的阻拦,财主就活活将哑子打死,还把尸体扔入霅溪中。此事激怒了百姓,他们纷纷告到湖州府衙,要求把财主绳之以法,并立即拨银建桥。数年后,一座3孔石供桥建成,取名潮音桥,可老百姓叫这座为哑子桥,并自发在西岸小孔下建起了一座小石板桥,桥里桥,桥中桥的叫法,就是由这个传说而来的。

    骆驼桥建于唐垂供元年(公元685年),据宋嘉泰《吴兴志》上记载,“以其形穹若骆驼背”而得名。“骆驼桥”三字由大书法家颜真卿所题,后失。骆驼桥、仪凤桥、甘棠桥,在当时水乡湖州为三大桥梁,地处古城的腹心地,十分繁华,不少诗人留下了脍炙人口的佳句。苏东坡曾写道:“三年京国厌藜蓠,长羡淮鱼压楚糟。今日骆驼桥下泊,恣看修网出银刀。 ”骆驼桥北宋时曾改名为迎春桥,南宋时复名骆驼桥,清雍正三年(1725年),改名毓秀桥,后又恢复骆驼桥名,元、明、清都有重修,1931年为汽车通行降低高度,改为大坡度石桥。新中国成立后,改建为铁筋水泥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两次将桥拓宽,成为现今的桥梁。而仪凤桥建于唐仪凤年间,为单孔石供桥,后各朝代均有重建,现与骆驼桥一样,今也成为一座宽阔的钢筋水泥大桥。

    通济桥位于坛前街和竹行埭之间,最早的桥梁是石板圆拱结构。由于桥上来往的行人太拥挤,自行车上桥必须得扛,桥下过往的小船日夜穿梭不停,时常撞坏桥墩。上世纪80年代,湖州市人民政府对桥梁进行了改造,新建为钢筋混凝土单跨桥梁。。

    而古老的永安桥,又名木桥河头,这座3孔石板桥,是湖州城里保存完好的仅剩的一座石板桥,它与钮氏状元厅同时被列入省级重点文物。永安桥南通湖州历史文化底蕴很深的小西街,北靠状元街,与钮氏状元厅近在咫尺,平坦的桥面,踏步不高,与桥下涓涓的河水,构成了一幅江南恬静、优美的小桥流水,让人仿佛进入了诗情画意中。

    甘棠桥在历史上曾称小骆驼桥,在桥南堍的孙衙河头,现在已经成为赵孟頫纪念馆。据说赵孟頫在妻子管道升去世之后,曾在这里居住过数年,他与湖州的文人墨客,在自己家中探讨书画艺术,他的不少传世之作就是在这画出来的。因赵孟頫故居坐落在桥下,甘棠桥的名声,在元代要超过骆驼桥与潘公桥。甘棠桥是一座3孔石板桥,“文革”时改名为“四新”桥,现在桥名已恢复,但现在有不少湖州人仍在叫。

    在众多的古桥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新桥。新桥在湖州俗称新桥头,也是一座石板桥,桥的北堍两边,古建筑沿桥而立,桥石板的台阶从古建筑群中拾级而上,到了桥中间才知道原来是座桥,桥上面是平坦的,而让我匪夷所思的是,在桥面的东侧,开了一家剃头店,剃头师傅的技艺还蛮高的,去店里剃头要排队。在桥上开剃头店,我想在全国绝对找不出第二家,剃头成了古桥上一道特有的风景。

    湖州的古桥说不完,道不尽。如华楼桥、临湖桥、新华桥、苕梁桥、月河桥等等,随着湖州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有的古桥被保留了下来,而大多数古桥已被拆除,这是时代前进的必然趋势。新“五一”大桥的建成通车,如一道绚丽的彩虹,横跨在横渚塘港、苕溪之上,将湖州的南北变为通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