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一

    看到它的时候,已经钻出了地面。

    其实它的梦,早在寒暑之初就酝酿而成,待字闺中并非是竹笋的一厢情愿,但它还是一声不吭地先发制人了。

    有人说它是听到了春鸟的情歌就按捺不住自己了,有人说它是承受了春雨的润泽就不打马虎眼了,还有人说是经不住红杜鹃的诱惑,白梨花的牵引……反正,它是顶着春天的第一抔泥土而来到这个世上的,是承着春天的第一颗露珠而走进了我们生活的。

    从上到下运足了气,从里到外蓄满了力,虽然时有冷风相欺,寒霜相袭,虽然时遇虫豸相侵,病害相加,但它还是将这些磨难如蛛丝一般地轻轻抹去了。

    向着太阳,拔地而起;向着春天,一路高歌!



    拱上来,拱上来,拱开泥土,拱开砾石,拱开密密麻麻的羁绊。

    拱上来,拱上来,拱开沉闷,拱开压抑,拱开亮亮闪闪的希望。

    一支笋,蘸着春天的雨露,沐着春天的惠风,披着春天的霞光,在自然界的自然调理中,兴冲冲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面对和善的季节,它有许多话要说,但它没有开言;面对温良的时日,它有许多歌要唱,但它没有多嘴。

    它踏着春雷在地下发轫。

    它卷着春潮在地面运作。

    一支支鲜笋于是酝酿出勃勃生机,一竿竿新竹于是摇曳出阵阵翠浪。



    每一棵竹,都是一位母亲。

    地下的孕育从冬季就已进行,一俟春暖花开,子嗣就纷纷顶破泥土,笑傲苍天。

    通过鞭,她依然默默地输送着养料,尽着母亲的职责,育着笾笋,让其成长为人人青睐的桌上鲜;抚着新竹,让其扶摇为个个称羡的绿林汉。

    虚怀若谷,谦逊的她,自有一种宽广之怀;坚忍不拔,顽强的她,自有一种凛然之气;势如破竹,豪迈的她,自有一种威武之举。

    蘸着春雨而唱,浴着春风而舞,披着春阳而笑,尽管一路上还会遇到许多坎坷许多风险,但矢志前行的决心不变,高歌猛进的脚步不停!



    春天的竹林中,藏着许多故事。

    一支支鲜笋,挂着晨露串成的环佩,抹着新泥制作的胭脂,向着无需刻意构建的理想高地,蹦跳着,奔跑着,飞驰着。

    一路走来,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有过霜的凌厉,有过雪的欺压,有过冰的棒喝,有过风的刀剑……但谁也不会相信,它竟以自己的倔强与信念,逃过了这一劫,并将其作为一种潜伏,一种蓄积,一种历练,一俟春雷响起,就迫不及待地蹿出地面,拥抱世界。

    这里蕴着一种力,一种洪荒之力;

    这里透着一种情,一种豪壮之情。



    总是忘不了那支笋。

    从雷声中起身,从泥土中现影,从雨水中拔高。

    红烧、油焖都是桌上鲜,清蒸、杂烩全是第一品。

    个中蕴着大自然的大雅气息,内间藏

    着原生态的原始风貌。

    顺着春天的思路,从南到北日夜兼程;追着春天的脚步,从东到西一路猛进。

    那是最本真的田园小曲,祖祖辈辈保留了几千载的一道菜;那是最纯粹的山乡高调,上上下下绵延了数万年的一种味。

    清醇,清香,咀嚼中满嘴生津。

    润心,润肺,吞咽中满堂喝彩。



    深埋在地下,你知道这不是季节的过错。

    或许是一种生存的本能,或许是一种无意的蓄势,或者只是一种出征之前的简单过渡。

    你靠鞭的召唤觉醒了,你靠鞭的孕育萌发了,还是仰仗那条隐姓埋名的鞭的力量,将你从幕后推上了前台,让你有机会抓住了阳光,兜住了雨水,挟着惠风轻歌曼舞。

    鞭就是你的衣食父母呀,它依旧在地底下默默地注视着你,依旧在泥土中默默地关切着你,为你提供乳汁,为你输送养料,为你默默地奉上一份最诚挚的爱。

    你成为桌上鲜的时候,鞭为你高兴。

    你成为新竹林的时候,鞭为你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