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春日至,花渐浓。桃花开,能不忆?

    春分时节,等不及春雷,城山沟栅栏次第打开,五百亩桃花开了。

    桃叶还未榛榛,但桃园的空隙间,浇筑着盘山的道路,两边添插着香樟、杉松等行道树,绿叶映衬着窈窕红颜,有着很好的景色。桃林倚山,依岗起伏,山上建有凉亭,山下筑有水库,粉红的水蜜桃花,棉红的盘桃花,千朵万朵,满山遍野,极目远眺,如烟似雾,灿若云霞。如将满园春色订于一册华丽的帙卷,蔚为壮观。

    从山前到山后,从山上到山下,喷烟蒸霞中花团锦簇,千树妍喧,一片锦绣图画。一树树的桃花朵朵灿烂,枝枝夺目,真乃“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步上山坡小亭,可将整个山沟的美景一览无余。山坡上粉红色的桃花和金黄色的油菜花交相辉映,又恰好有青油油的菜垅点缀,那真是“一层花海一层色”,再配上蓝天白云,形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立体花景”,令人陶醉。

    桃花是花,天下人都知道。桃花是药,可能有人陌生了。桃花具有活血、润便、养颜的功效,多是女人的专用药。《岭南采药录》说:“带蒂入药,能凉血解毒,痘疹通用之。”《本草汇言》诠释道:“破妇人血闭血瘕,血风癫狂”。

    桃花是大地写给春天的信笺,我爱城山沟的桃花。春寒料峭,春暖繁华,粉嘟嘟的颜色入眼沁心。我喜欢城山沟的桃花在时令的敏感中簇簇盛开,让我徒生出对一年中最美好时节的期待。

    遍野芳菲开无主,可爱深红映浅红;年年岁岁花相似,桃花依旧笑春风。李白写桃花“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陶渊明的“世外桃源”成为人们梦寐以求的理想家园。人们对花事的追逐,暗藏着欢欣的生机,伴随着四季的更替,感知着源自生活的喜乐。如诗如画的城山沟桃花园,每年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观赏游览。

    赏花,其实是观心。人世间,只要灵魂高贵有趣,只要彩虹挂满心空,就算有风雨,心中就有“桃花”。看城山沟的桃花,晴日雨天都好。若是晴日,最好是早晨,趁着昨夜的露珠还在,悄悄地上山,桃花像一个个安静的婴儿,光滑、透明,嫩得如处女一样娇羞、可爱,凑上前去,轻扶花枝,吻着花瓣。一朵朵,一簇簇,抹了胭脂描了红,笑得甜美;一枝枝,一串串,点了绛唇化了蝶,馨香随风醉。若是雨落朦胧,最好到水库边,几棵桃树临水而居,葳葳蕤蕤地开着,粉嫩的叶片拢着花蕊,桃枝围着桃枝,花叶掩着花叶,薄如蝉翼的花瓣,层层叠叠地馥郁着,倒映水中,和着雨雾,流溢着,游走着。微风拂过,桃花如雨,纷纷扬扬地落到清澈的水里。有的随水飘零;有的被鱼儿追逐戳咬,起伏旋转,水面上泛起细细波纹,有“野桃含笑竹篱短,柳溪自摇沙水清”之美。

    城山沟的桃花四月盛开,灼灼吐艳,能不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