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记者 徐震

    本月初,气温开始上升。大清早,高志平诊所的“民工之家”流动医疗车就出发了。在罗师庄村外的项目建设工地现场,高志平和护士把两大箱的止咳药水和藿香正气液搬下车,不少外来务工人员见状汇聚过来。“都是些平时生活需要的药,大家拿点去。”高志平吆喝着。不到一小时,半箱的药就分完了。

    回到诊所,高志平从车里搬下来一箱感冒药,放在门口两侧。拆开包装,他就进诊所给患者挂药水去了。门口堆着五六个纸箱子,已经拆封的箱子里,感冒药、藿香正气水等药品已经剩下不到一半了。箱子上方,写着“免费赠送”几个字。

    高志平是龙溪街道罗师庄村“医疗服务队”的一员,他的诊所已经开了近5年了。 5年来,村民都知道这家诊所有个习惯——爱送药。除了借用门口和流动车,每到节日,诊所还会送老人和困难患者一些保健预防类的药,“差不多每年送掉一万多元的药。”高志平说。

    但送药多了,也带来了争议。有同行说:“这是诊所为了招揽生意。”也有人说:“药品都是过期的。”高志平咋想?他带着记者翻开药品外的说明文字,“你看,都离截止日期早着呢。”给药品正了名,高志平就不多想了,继续做他送药的正事。

    下午4点多,外来务工人员田华进来看病:“喉咙有点痛。”田华说。高志平诊断他是患了感冒,就给他配了4天的感冒药,加起来一共60元。看着对方走开,高志平说起了其中的秘密,田华家里要养爸妈和女儿。这4天的感冒药其实是半送的。“成本价就得65元。”高志平说。

    提及送药的缘由,高志平说很多外来务工人员比较艰苦。“我1994年开办诊所,这么多年一直和民工打交道,他们生活不容易,我能帮一分是一分。”高志平说,有些务工人员看了病付不出钱来,他就摇手说:“下次再付吧。”但他一不记账,二不要对方手机号,很多“再付”就成了“送药”了。

    即使这样,高志平和病人还有“不和谐”。去年,一个病人牙疼,去医院看了近一个月都不见好。在高志平这里,配了点不贵的药,一天就看好了。病人是外地的,担心回了老家又没地方看,和高志平要方子,还不依不饶,最后还是过来的民警说了句公道话:“高医生把你病看好了,方子是医生的命根子,你怎么还好意思要?”一句话落,这个病人连忙向高志平道谢。

    在高志平的流动医疗车里写着这样一段话:“多年来,我看到许多需要帮助的民工朋友,特别是遭遇突发事件时,他们无助的眼神。我立志尽我所能帮助他们,陪伴他们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