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村,是一个有根的地方。无论村民走得多远,村庄如何变化,文化的根如同一条纽带,让人始终能找回来时的路——

守住

记者 徐震

    阳春三月,细雨如丝。施家门村的施氏宗祠白墙红瓦,见证岁月如梭。

    祠堂外,看不见风吹稻田与流水潺潺,也听不到村民往来的寒暄。放眼所望,运输车在平整的土地上快速开过,不远处的物流园区建设方兴未艾。“嘎吱。”一早,祠堂的大门被几个老人打开,他们是祠堂管理组的成员。从去年祠堂建成到现在,他们每天都会过来,负责看护与打扫,以及族谱的更新。“这里如今是村里的根了。根深才能叶茂啊!” 75岁的管理组成员施佰荣说。

与历史的对话

“看到老族谱,觉得历史太深厚了。”——施佰荣

    施家门祠堂墙上,张贴着施氏列传、家族家训、宗祠祠规等文化故事。施佰荣边指边介绍,眼神中都是自豪。“施家门施氏可以追溯到明朝万历年间,距今400余年。到目前已经传了十九世,出了很多仁人志士与栋梁之材。”

    但如果不是11年前的一次对话,施家门村的这份文化也许就淹没在历史长河中。

    2007年春的某天,施家门施氏族长施安方和施佰荣、施子熊等几位老人聚在一起,无意间聊起了村里的往事。一个念头随着回忆的深入萌发出来:村里以前的族谱和宗祠,能不能重新修复?

    施家门村位于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杨家埠街道,共有村民300余户,其中施姓有120户左右,有关施氏族谱和祠堂的故事,只有老一辈人有些许印象。而最现实的一个问题是,族谱目前已丢失。

    没有老族谱为依据,重修和重建都是一句空话。老人们下定了决心做成此事。施安方带头组建了“施氏修谱建祠管理组”,由6名有资历的施氏老人组成。管理组的首件大事,就是找到老族谱。

    老人们在村上挨家挨户问询,幸运的是,村民施盛泉家里还有一本1888年重修的族谱尚存。当年,施家族谱修了12套,分发给当时村里12名有声望的族人,历经战乱、天灾之后,最后施盛泉家的唯一一本族谱留存下来了。

    但施盛泉并不肯拿出来,只肯借去复印。“这是古董,很值钱。”施盛泉说。管理组只好以借的名义复印了5份。

    拿到老族谱的复印本,管理组成员成了时隔110年后和族谱首次“对话”的村民。翻开族谱,一股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所有文字都是繁体竖排,每一代人的生辰、家庭、迁居等重要信息都丝毫不落记录在内,一些施氏有功劳、有业绩的族人会特地记录,以供后世学习。“看到老族谱,觉得历史太深厚了。”施佰荣说,施家门以前叫曹家浜,第一世祖施庆余自现在的南浔区练市镇入赘曹氏,繁衍生息400余年,才有了施氏今天的规模。为了保存这份文化,无数先人殚精竭虑。很多故事都写在了祠堂墙上:“施家第九世云霞为首倡,不辞辛苦,初创家谱草本,议刊印刻未果而亡……村民因战祸纷纷逃难,唯独炳堃子福保,携谱而行,得以保全孤本。”“施族祖居山东,由于历史原因南迁吴兴并发展成一个大族。吴兴施氏望族是施氏在全国的郡望。”在施佰荣考证后写的《施氏支谱》中,这样写道。

为文化的守护

“如果我们不做这件事,这块历史就断掉了。 ”——施子方

    沉浸在喜悦的同时,一个棘手的问题也摆在管理组成员的面前。

    村民提供的族谱,因为是1888年重印的,所以距2007年的120年记录是空白的。“如果不能续上这100多年的历史,这本族谱和现在就断了联系,族谱就成了碎片了。” 69岁的管理组成员施火林说。

    管理组成员再次挨家挨户问询,发动村民自报家门。但此时有一个

    声音在少数村民中传出:“族

    谱祠堂是老黄历了,弄这个

    干嘛?”

    这个声音让管理组成

    员们意识到一个问题:族

    谱和宗祠文化如何和时

    代融合,是这一代人的

    任务。

    “当时附近没有听

    说有村修族谱的事,我们也没有经验可以学习。但如果我们不做这件事,这块历史就断掉了。” 76岁的管理组成员施子方说。

    百年历史相隔久远,很多施氏后人无法报出父辈以上的姓名。成员们想到了一个“活历史”——每家的长桌板凳下都会写着户主的名字,有些老人家里的物件,刻录的名字跨度有百年。这一办法,加上询问,大部分的施氏后人都与族谱对应上了。

    族谱得以延续,祠堂重建也有了根基,但资金又成了难题。施氏家族召开了会议,提议大家募捐。施氏第十二世施行带头捐款了1000元,大家纷纷响应,一共募集到了5.34万元,作为祠堂的重建款。

    但新建一个祠堂, 5万多元还是捉襟见肘。管理组成员四处奔走,在村里开矿的长兴老板闻讯也赶来捐款,村委会帮村里提供了部分建筑材料。之后管理组又开展了两次募捐活动,施氏后人都积极响应。“祠堂修建困难重重,但很多施氏后人都自发参加义务劳动,捐款捐物。”施佰荣说。

    2008年清明前夕,施家门村祠堂完工。当年8月,施家门施氏族谱完成重印,内容由原先的十三世续到了十九世。施盛泉也把老的族谱捐献了出来,放入祠堂的档案里。由此,施氏的续谱建祠圆满完成。

    重印的族谱分发给了施氏的族人,大家拿到后既惊讶又欣喜。今年32岁的施贞贞是施氏第十六世后人。“第一次看到族谱,尤其是看到自己名字时,觉得很稀罕、很自豪。”她说。“盛世修谱。” 59岁的管理组成员施子熊说,他和其他老人都觉得很幸运。“你看,老族谱尚在,和祖先的历史就没断,加上现在物质条件好了,大家才能有精力去更好保留传统文化啊!”

同时代的共鸣

“对社会有益的东西,要一直传承下去。 ”——施贵明

    2017年,施家门村被规划为湖州铁公水物流园区拆迁区域,村委会与村民积极配合,全村整体拆迁,村民被安置到各地。施氏祠堂搬迁至施家门村白鹤岭。“不同于其它村整体安置,我们村的村民被分得很散。”施家门村党支部书记陈卫良说,以前都是村头村尾打照面,今后想聚一下都很难了。

    今年清明,施家门村施氏后人相聚在新建的施氏祠堂,大家悼念先人,回忆过往。“很多一年没见的老人,高兴得抱在了一起。”管理组成员施法林说。

    在祠堂的墙上,张贴着宗祠祠规,首段开宗明义:弘扬施氏传统文化,共建繁荣施氏大家族,传播正能量,尊老爱幼、男女平等、文明礼貌、遵纪守法、诚信友善。“以前的族谱不写女儿的名字,祠堂也不许女人进,这些我们都摒弃了。”施火林说。很多施氏的女性听说后都兴致很高, 80多岁的族人施惠琴听说要建祠堂,特地从外地赶来捐钱。

    祠堂之外,两块空地上正在浇筑混凝土,每天都有工人在施工。到今年年底,村里文化走廊和施氏馆都要建成。“村里的文化传统和老物件都要在里面展示,和施氏祠堂一起成为村里的文化基地。”陈卫良说。

    54岁的施贵明当天也正好过来,他拆迁后安置在茅柴园社区,目前是施氏管理组的接班人之一。“我自己有这个心,长辈们也推选我,就成了接班人了。”施贵明说,“好的文化要一直传承下去。”

    “今后,把传统节日活动,还有村里孩子的成人礼,都放在祠堂里进行吧!”老人们满怀期待地向陈卫良建议。

莫待离别再思“根”

    采访中,管理组的成员围在一起,聊起族谱祠堂兴致盎然、不时插话,但讲起某个人的功劳时,对方都会摇摇手说“没做什么,应该的。”

    其实,几位老人的功劳很大。如果没有他们组织续谱,施家族谱很可能就此断绝。原因一点即知,他们修谱时,族谱内容已经有百年空白,若再等若干年,村里拆迁后与族谱相关的依据都无处可寻,这百年文化就真的补不上了。

    文化之根,需要有信仰的人来守护。守护文化,易早不易迟。如今,施家后人都可以从祠堂族谱中找到“根”,不正是及早保护文化的受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