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我是湖州四中76届高中毕业生。1975年9月,学校刚开学,我们高中部就接到学校通知:高二的两个班去分校学农,时间为一学期。那年代家里兄弟姐妹多,经济困难,我父亲是借钱让我去学农的,就这样,同学们在班主任郭凯旋老师的带领下,背上被褥,提着生活用品,步行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南埠学农分校。学校坐落在一个山坡上,四周崇山峻岭,云雾缭绕。很少出门的同学立刻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谁知,当进入寝室一看,高低床、黄泥地,同学们就像个泄了气的气球,无精打采的。近30位男同学在一间寝室里睡觉,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在家我是一个人睡一房间。当晚,不少同学睡着时打呼噜,说梦话,有个别同学甚至还磨牙,折腾了我大半夜没睡。

    翌日清晨,我在布谷鸟的叫声中醒来,洗漱完之后就去食堂买早饭,天哪,食堂就是个早点摊,周围也没有凳子可以坐下来吃。巨大的铝锅里冒出诱人的粥香,没过多久铃声响了,同学们进教室后等待老师给我们上课。奇怪的是平时喜欢吵闹的学生,在新的环境里,安静得让老师难以置信,老师为我们讲解了勾股定理,勾三股四弦是五,同学们听得特认真,很快将这条定理背记下来。吃罢晚饭,同学们意犹未尽,成群结队在分校附近溜达,家境好的同学去小店买些零食回来与大家分享。

    我们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劳动,第一次去劳动,同学们排队去田间除草,下田要脱鞋赤脚才能下去。我刚踩入田里,由于田里的泥太烂了,差点陷了进去,我想偷一会儿懒,但老师在我不远处,我立刻打消了此念。休息时,同学们爬上田埂。“啊,蚂蝗叮我腿上了! ”一位女同学惊叫着哭了起来,很多同学发现自己的腿上也被蚂蝗叮上了,还流了很多血,有的同学手上痒痒的,起了很多红疱。我们每天除了除草,还施肥、种番薯等,什么活儿都干,半个月下来,许多同学瘦了一大圈。

    学农时间长了,我与几个同学有点闲不住了,想好好玩玩。进入10月,山里的气温已经转凉,有一天下午收工比较早,我和几个同学来到水库旁,趁老师不在,就一头扎入水库中。冰冷的水从头凉到脚,我们在水中戏水,游泳比赛。当我们在水面上狂欢时,郭老师却出现在水库旁,她厉声喊道:“你们不要命啦!万一抽筋了,碰上什么意外我怎么向你们父母交待? ”不知是冷还是怕,老师的一番训话,说得我们瑟瑟发抖。不过,郭老师还是给足了我们几个同学的面子,在课堂上,游泳的事她只字未提。为感谢老师的厚爱,我们几个同学上课认真听讲,下午积极劳动,期中考试时,偏文科的我数学破天荒地考了60几分,老师在发考卷时还表扬了我,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10月是收获的季节,田间的稻子已经成熟,远远望去,金色的稻浪在秋风中翻滚,蔚为壮观。

    同学们走入田间,挥舞起镰刀,只听镰刀声沙沙作响,两小时后,几亩田里的稻子被收割一空。同学们将稻子排齐铺好后,早已累成汗流浃背。有几位同学在收割稻子时,不小心把小指头给割破了,鲜血直流。老师心疼地帮自己的学生包扎伤口,我隐隐看到在她的眼眶里,有泪光在闪动,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回到分校,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我又累又饿,在买饭时,买了一斤米饭,吃下后肚子竟然还没感觉饱,我拿出饭菜票,数了一下粮票,盘算着往后的日子该咋过?心里想:国家给我们成年人每月只有24斤粮食,我吃10天就没了,又要父母去买黑市粮票了,我可要节约点,父母又不在身边。

    进入深秋,山坡上的蕃薯长势喜人,绿绿的、一片一片的。有一天晚上,我与一起游泳的几位同学,趁着夜幕刚刚降临,就悄悄来到蕃薯地里,用手将蕃薯藤下的泥土扒开,几个同学挖出了8个蕃薯。有个同学轻声说:“快把土填上,填平点,我们每人藏二个在口袋里,小心让老师和同学看到。 ”在山上一个小树林里,我们捡了些枯枝,点上火,把蕃薯放在烧着的枯枝上烤,一会儿功夫蕃薯熟了,我们将火扑灭,每人拿着热乎乎的蕃薯吃了起来。剥开脆脆的皮,一股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馋得我们口水都流了出来,“好香啊,真好吃! ”几个同学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腊月初的一天下午,天上云层很厚,傍晚5点山里就已漆黑一团。我写完作业就早早上床睡觉了。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母亲泡了一个汤婆子给我,暖暖的,还特意买了很多零食,我边做作业边吃零食,美美的……门的碰撞声让我从美梦中惊醒,我感到一丝丝的凉意,蜷缩在被子里还是冷。外面北风呼呼的,从房顶瓦砾的缝隙中渗透到寝室里,我头钻进被窝,却仍无法入睡,肚子里咕噜咕噜响个不停,梦中母亲为我泡的汤婆子能在此刻出现。那该有多好!我想念父母亲,离家近4个月,我第一次想念他们,而且,想得那么强烈,想着想着肚子叫得更响了。

    “下雪喽!”烧饭的师傅大声喊道,同学穿好衣裤打开门一看,山峦间早已白雪皑皑,林间的鸟儿停止了叫声,显得十分静谧,空旷的分校四周雪花打着旋转,纷纷扬扬,飘飘洒洒,整个山谷间银装素裹,美丽至极。

    面对从来没见过的美景,同学们并不兴奋,更没有一个同学去玩雪,打雪仗,而是在担心这么寒冷的天怎么上课?怎么劳动?被子太单薄了,晚上能睡好吗?正当同学们发愁时,我们接到了“天气恶劣,望雪停后立即返校”的通知。

    说实话,在学农分校期间,每个同学都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我学会了劳动、洗衣服、独立和自强,第一次体会到思念之痛苦,感受到同学间之真情,品尝到挨冻受饿之滋味,而此经历,恰恰成了我人生中一笔宝贵的财富,一段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