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在文学的百花园里,儿童文学应该属于比较独特却并不引人注目的一朵花儿。比较独特,是因为它不但“种类”与众不同,而且担负着引导、教化祖国未来的重任;不引人注目,主要便是因为它所面对的阅读群体是未成年人,专注于为他们写作,既难求名得利,亦难不被同行所嗤笑。于是,一来二往,就出现了说起儿童文学都认为重要,却鲜有作家去倾心而为的尴尬现象。

    新世纪以来,我国少儿读物的创作和出版都已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据统计,我国现有31家专业少儿读物出版社,另有130余家出版社设有少儿读物编辑室或出版少儿图书,有综合性或专业性少儿报纸70余种、少儿期刊100余种;全国有少儿读物专职编辑2000余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有近500位儿童文学会员作家。然而,放眼儿童文学作品,能够引起阅读对象真正兴趣的,却寥寥无几。何故?

    是儿童文学已经没有了阅读的市场?是阅读对象对作品内容太过于挑剔?究其原因,我认为,就大的方面来说,存在三个问题。

    第一是目前的儿童文学说教味太浓。总是认为被教育对象的年龄还小,还不足以懂得道理、还不足以认识事物的本质,故,总要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被接受者,这自然要引起被接受者强烈的逆反。未成年人每天面对新的事物、新的生活,好奇心驱使他们去探个究竟,但知识的缺乏、对事物判断能力和判断经验的不足,又使他们难以明白,“很长时间里,写给小学生的作品应该是什么样的长度、什么样的深度、什么样的趣味,都很模糊。”——作家梅子涵的苦恼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儿童文学创作者的思考。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教育历来注重功用以及宏观理论的指导,而缺乏心灵的教育。事实上,古人不早就说过“寓教于乐”吗?大哲学家柏拉图认为:“开一个好头对于做任何事情都是最重要的,尤其是那些处于年轻和稚嫩阶段的事物,因为这时正是个性形成的时候,此时留下的印象也最深刻。”面对多元化的社会,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更应该敏锐地捕捉少年儿童五彩斑斓的内心世界,更应该运用多样化的艺术风格去表现、去挖掘他们有滋有味的生活,从而在多媒体并存的情况下,增强作品的感染力和吸引力。

    第二是目前的儿童文学所表现的内容与现实生活的距离过大。阅读文学作品的目的,是通过阅读的过程而使阅读对象获得审美的愉悦和自我道德的完善。儿童文学最基本的创作手段是虚构,因此,它往往很少直指现实。然而,作为来源于生活的艺术创造,它又不可能不包含着对现实永恒的隐喻,“它们往往以童话特有的拟人来呈现自然的诗意和趣味,想象自然生命的温情与追求,在尊重自然生命独立的特征与价值的前提下,展开作家本人关于自然、生命、宇宙存在的感悟与思考”。令人失望的是,目前的儿童文学作品,大多粗制滥造,生拼硬凑,编造些离奇的、莫须有的、极度脱离现实生活的故事情节,作品中的人物构成非黑即白,并且千篇一律,男孩都是捣蛋鬼、淘气包,女孩则全是假小子、鬼精灵,还要美其名曰“高于生活”。这实在需要引起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们的警觉。

    第三是目前的儿童文学泥沙俱下,格调不高。这是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品最应该注意的问题。儿童文学作为启迪未成年人心智、涤荡未成年人心灵的文学作品,对少年儿童的心理健康与道德培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不但要给人以美丽和憧憬,还要给人以智慧和力量。然而,打开众多的儿童文学作品,相当一部分作品都是由一个接一个无聊、无趣、没有主题、没有思想的小笑话组成的,简单,幼稚,油腔滑调——要知道,生活远比这幸福或严峻。更有甚者,作品里面不但充斥着凶杀、血腥、鬼怪、荒诞、迷信,而且还有大量的色情描写;作品中不但出现大段大段的恶俗不堪的所谓“真情告白”,更有许多对男女亲热等细节的大肆渲染。这些,会给未成年人纯真的世界里投下多么大的暗影?我们的作家应该完全走进未成年人的生活,去探究他们真正的欢乐与痛苦、所思与所想:忙碌于安排布娃娃的饮食起居,关注昆虫搬家的路线和天气,和橡皮泥捏成的动物说话谈心,为踩疼了植物的影子而懊悔沮丧……

    古希腊生物学家普罗塔戈说:“头脑不是一个要被填充的容器,而是一束需要被点燃的火把。”但愿我们的儿童文学能够真切地面向儿童,和生活融会贯通,让我们的阅读对象从中汲取营养,以优雅的文化气息与丰厚的人文素养去完成精神世界的自我塑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