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见习记者 邵丹红

    赵某、宣某、顾某三人是好友,又有一些共同的想法,于是一合计,就合伙做生意。三人合伙以按揭形式购买了一台型号为SY305C型SANY挖机,价值55万元左右。让赵某没想到的是,就是这台挖机,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把他折腾坏了。

    由于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原本说好一起做生意的合伙人顾某、宣某陆续退出合伙,此后,这台挖机就转为赵某所有。然而, 2016年11月15日,已经退伙的宣某为了赚钱,私自与夏某签订了使用权协议。

    纸终究包不住火,这件事让赵某知道了,这可把他气坏了。因为这台挖机是赵某全家人的饭碗,一家人外出打工十多年,就挣了这点家当,却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一个陌生人使用。气急之下,赵某把夏某起诉至法院。

    经审查,吴兴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夏某应返还原告赵某挖机。判决生效后,赵某松了口气,想着终于可以要回自己的挖机,却没料到夏某一直未主动履行义务。今年2月26日,赵某向吴兴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进入执行程序,法官电话约谈了被执行人夏某。他表示年底为支付民工工资,已将该挖机抵押给罗某,借得款项十余万元,期限三个月。夏某没想到也被罗某“套路”了,罗某以23万元的价格将挖机转让给费某,而费某又将该挖机出租了。

    这台挖机终于在一个码头上出现。今年3月20日,赵某与吴兴法院执行干警前往江苏江阴码头现场寻找这台挖机。当时多台挖机正在码头上施工作业,但并没有赵某熟悉的挖机。经执行干警仔细检查并核对车辆信息,这才发现原来是挖机外观被“易容”了。

    既然找到了挖机,就该把挖机用平板车拖回去,但码头工作人员拒不放行。当平板车开进码头,停靠挖机边上时,自称是挖机承租者的工地老板“跳”了出来,情绪激动地声称绝不允许任何人拖走挖机,并将一辆私家车停靠挖机前。

    执行干警向他下达协助执行通知书,但毫无效果。见状,赵某想将挖机从另一方向开向平板车时,但工地老板仍百般阻挠。

    不论执行干警如何劝导,老板始终不予配合。这时,挖机实际占有人费某也到达了现场。他认为自己花钱买来的挖机却不属于自己,对自身的权益无法得到维护而耿耿于怀。

    在清楚了费某及老板的想法后,法院执行干警将法律后果以及维权方法告知了他们,并在江阴法院干警的配合下,最终顺利将挖机装向平板车。但当挖机装车到达码头出口时,又遇到保安阻挠,无奈之下,执行干警只能再次讲明缘由,才得以顺利放行。最终,这台挖机在吴兴、江阴两院执行干警的努力下重新回归其主人赵某所有,可谓一波三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