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自60岁以上老人可免费坐公交,早班车上多是买菜的老人。那日我见一位老人提了个竹篮上车,小巧温润的竹篾篮,仿佛一首朴素动人的童谣,瞬间迷住了我。不免惊讶地问,阿姨,你还挎提篮买菜啊。阿姨笑眯眯亮了亮手里的提篮道,现在大家都讲垃圾分类,我看,最好是少产生垃圾,别看我的提篮小,很撑得住货,而且放菜不闷气,蛮好蛮好。阿姨的话引起了车厢内一阵躁动,大家七嘴八舌一片聒噪。我谛听良久,大家无不是念叨曾经的生活,对小小提篮饱含遥远的深情。

    是啊,我们生活在竹子的盛产地,从前,无论城乡,哪家不备几只竹提篮?乡间多的是打篮子的高手。屋子后头砍根三年生的竹子,一层层剖成细篾,几十根竹篾互相经纬借力,半天工夫就能打成一只提篮。讲究点的,还会刷一层清漆,润泽好看,也不易生霉腐朽。细致的人家,还会用油墨在篮子上标“张记”“王记”,以免与邻居混淆。挎个提篮去摘菜、拾鸡蛋,上街买日用品。星期天早上,我被妈妈支去村口买豆腐,定是要挎个提篮。老板往案板铲一块豆腐,颤巍巍送进提篮里垫好的笋壳上。“晓日提竹篮,家童买春蔬”,唐诗里的章节与我们的生活不违和。

    后来随着塑料袋的面市,新发明的马夹袋掠夺了提篮的使命,土不拉几的提篮逐年被边缘化。轻便的马夹袋在日常生活里铺天盖地被运用,购物、携带都方便,可污染是触目惊心的。大水过后,两岸水边树杈上,白花花挂满,着实很煞风景。听朋友说过一个段子,有一回他参加科普活动,互动环节,他脑洞大开地授课专家提了问题:马甲袋和原子弹哪个厉害?现场很多人听了都哈哈大笑。好像这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段位。专家却很认真地回答说,从专业角度来看,马夹袋对环境的污染并不比原子弹轻,自然降解一只塑料袋,大概需要500年时间,而原子弹爆炸产生的辐射污染自然消除,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听了无不骇然。

    大家都知道,日常生活稍不经意就可能产生污染源。土地的愤怒、江河的哭泣,谁看得见?抬眼瞧瞧周围,青山绿树,鸟语花香,生态表现良好,离地球崩溃早得很呢。人命好比蜉蝣,何必操那份闲心。环保这项宏大的社会工程,个人虽然不能改变什么,但“众人拾柴”结果便大不一样。有些举动,做起来并不难,比如,早点能在餐厅用,就不要用塑料袋打包了。嫌竹篮子笨重,可以用布质的环保袋购物——我们缺失的不是想法,而是想到那一刻的行动。

    现在我很想挎一个竹篮子去买果蔬,顺路买上一把好看的花插进篮子里。回家后,用清凉的水沥半篮子桃李,那滋味,肯定格外甘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