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蒜乡的钱,不易拿,不是跪,就是爬……

    挖蒜之季,从当地最为流行的话语中,不难看出:挖蒜是件苦活。即使你是壮工,几天的蒜田忙碌,也会将你折腾得筋疲力尽。太多的时候,人们需蹲或跪在地上,一只手抓着蒜秸,一只手抓着蒜铲,沿着蒜头的附近,蒜铲猛地朝泥土中按下,再用力一掘,一个胖乎乎的“笑脸”便从泥土里闪现出来。

    俗话说:农村里的活不用学,人家怎么做咱就怎么做。挖蒜的动作看似非常简单,即使初学者也一看就会,动作能保持流畅,并一气呵成,但这种看似简单的重复,总会耗尽你的耐心。很快便感觉腰酸背痛,甚至一个个血泡也早在不经意间爬上手掌,让你疼痛难忍。渐渐地,挖蒜变成了一种对自身的折磨,不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此时,前移的速度越来越慢,更会不自觉地站起身,以让身心得到放松。短暂的休息后,环顾四周,再看看母亲,她的坚持,总鼓舞着我又一次次弯下身子,去贴近故乡那片沸腾的土地。

    曾经几时,因腰痛得厉害,我更盼望着黑夜的来临,只想早早地结束一天的劳作。可初夏的太阳总一次次陶醉于蒜乡的繁忙画卷中,它总爱盘坐在树西的树叉上,迟迟不肯离去。此时,尽管生物钟上的夜早已来临,可田间的劳作还未停止;大家都在坚持着忙碌,不论天气再热,不管身体如何疲惫,每个人都在透支着各自的身体,只想早日把一棵棵蒜头从泥土里抱回家。毕竟农忙时节,谁都担心赶上阴雨天,让蒜兄弟因潮湿而闹得四分五裂。若这样,一季的收成会大打折扣。

    每年,这样的农忙大概要持续很长时间。在这段日子里,各家都有干不完的活:挖蒜、剪蒜杆、去蒜根、装袋……每个夜晚都显得非常短,还未好好地休息,黎明又在黑暗中走来,一切又恢复了昨日的画面:为了大地的丰收,走向朝夕相处的田园。

    随着夏日风的吹拂,蒜地上的裂缝渐渐变宽,地更是越挖越干,越挖越硬。那时看着胖乎乎的蒜头从泥土中探出头来,我再也流露不出一丝收获的喜悦,脸上的肌肉不知从何时起变得有点僵硬,唯有汗水不停地在浑身涂抹。作为农家子弟,这早已成了大家的必修课,又有几人能逃脱?想那时,每次母亲看到我一脸愁容的神情,总微笑着说:“小孩没长力,累了就歇会。不像我们大人整天在地里劳作,习惯了,就不感觉累了……”。

    听着母亲的话语,内心总感到一股莫名的暖:母爱伟大。现实中年复一年的经历告诉我:劳作哪有不累的?可为了节约雇人的开支,每年挖蒜季,母亲总是身体力行,把酸痛留给自己,同时把坚强与乐观的精神默默地留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