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我的老家,家家户户植桑养蚕。头蚕,每家都养四五张蚕种。——“吃饭靠种田,用钱靠养蚕”。每家房前屋后都栽着桑树。自古以来,人们就对桑树情有独钟。《孟子·梁惠王上》记载:“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三国演义》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说刘备家住楼桑村,其家之东南,有一棵大桑,高五丈余,遥望之,童童如车盖。相者云:此家必出贵人。但是,栽桑也有禁忌。用围墙或者篱笆围起来的住家院子,不管院子有多么大,院子里是不可以种桑树的——家中有桑(丧),不吉利。

    我们自然村上,几乎家家门前都种大火桑,桑果子(也叫桑葚、桑枣)成熟的时候,小孩子们就爬到大火桑树上去采,每次不吃个实足是不肯下来的。临河的枝条上紫黑色的饱满的桑果子特别诱人,胆大得出格的小孩就会攀着桑枝采着采着掉到河里去了。虽说他们没有浪里白条的本事,但狗趴几下也就笑嘻嘻地上岸来了。

    养蚕期间,父母白天黑夜地忙个不停!但是,不管多忙多累,每天一大早出去把带叶的桑枝一捆捆剪回家时,一定会先摘一些紫得发黑的桑果子,放进用大桑叶卷成尖角的桑叶包里,再用桑刁皮捆扎,那桑叶包极像尖角粽子。然后把这些“粽子”一只只地放进篮子里带回家,作为我们三个小孩的零食。放学后,我们也会帮父母采桑叶,一边采叶一边吃着枝条上的桑果子。此情此景,回想起来,仍觉特别温馨。

    桑果子能护嗓养嗓,是读了师范后才知道的。《诗经·鲁颂·泮水》中写到:“食我桑葚,怀我好音。”说明那时的人们已经知道桑果子,能使嗓音响亮起来。桑果子含有多种维生素,有丰富的药用价值,能增强人的免疫力,所以,桑果又被称为“民间圣果”。

    现在,一说到桑果子,便会想起许多古诗文,看着那一首首,一篇篇优美的描写桑树桑果的诗文,诵读,品味,你能领略着诗词的韵律美,体会古人的心境,似与古人作一次次心灵沟通,爱桑之情得到进一步的升华。

    欧阳修在《再至汝阴》诗中吟道:“黄鹂留鸣桑葚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情景交融,色彩纷呈。东坡又云:“江南有蜀士,桑果已许乞。”描写出蜀中名士,获赠桑果子的喜悦。白居易曰:“蓬蒿隔桑枣,隐映烟火夕。归来问夜餐,家人烹荠麦。”黄昏时分他来到一处农家,竹篱隔着的桑树长满紫红色的枣子。

    孟浩然《过故人庄》中脍炙人口的诗句:“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好友相邀,田园风光,恬静闲适。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令人想象着那种世外桃源的生活该有多么美好!

    现在,荻港渔庄有桑基鱼塘美食。桑叶茶,能解渴明目。采桑果子,钟管镇曲溪还搞了个采桑果子节。开幕式上不仅能欣赏到充满阳刚之气的桑叶龙舞龙表演,还能吃到精美独特的桑果糕点:桑葚黄金饼、桑果卷、桑葚水果盘、桑葚圆子等。因为“开车不喝酒”,只能望着钟爱的桑果子酒兴叹。但制酒师傅却传授我制酒秘方:桑果子与白糖的比例一般掌握在10比3,糖是桑果子发酵的重要因素,无糖是不行的。另外,发酵初期,不要把酒坛封得严严实实,酵母繁殖需要氧气;发酵旺盛的那几天,还须打开封盖,盖上几层布就可以了。爱酒之人,得此秘方,也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诗经·小雅》)。“桑梓”就是“故乡”的代称。每年一度的摘桑果子行,也是离乡之人怀旧的重头戏啊!

    司马光在《夏日过陈秀才园林》中描写的:“桑荫青青紫葚垂,鲜风荡麦生涟漪。”桑果满枝,凉风吹拂的雅景已在眼前。心动不如行动,寻片桑林,采桑果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