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湖城东门外原有一个分水墩,其南面是古运河,与南墩(现建有都市家园、碧潮苑等小区)相隔,东面有锁苕桥通津,西面东门口有迎春桥通行,西北面原是护城河,沿现在的外环东路至湖东大桥。

    分水墩,顾名思义就是环绕水中的陆地,这种自然环境在湖州的历史上可谓多矣!城内的海岛、莲花庄、白蘋洲等等,原先都是四面环河的大小“岛屿”,非有船而不可渡,非有桥而不可行。而郊外的分水墩更是数不胜数,但这个分水墩从清代到民国时曾经是一处名胜之地。

    初夏的一天下午,站在锁苕桥上眺望眼前的分水墩,旧貌已换新颜。原先的粮油蒸谷厂、盐仓库已建成明都锦绣苑小区,禽蛋厂处建有湖州汽车东站、旅游公共服务集散中心和加油站等。道路宽阔,人来车往,热闹非凡。

    史载清顺治十年(1653),时属归安县的这个分水墩上建造了一座文昌阁。《湖州旧城镇图录》里,收有此文昌阁正侧两帧照片。文昌阁傍古运河矗立,高三层,飞檐翘角,阁旁有附属建筑,恢弘,壮观。按图索骥,文昌阁原址应是现在的湖州汽车东站。

    文昌阁原为文昌祠,坐落在一条小弄内——文昌弄。文昌弄的一头接证通寺前,一头通东街。后来文昌祠废圯改作民宅,紧靠陆心源的皕宋楼以及陆氏家族居住的深宅大院。多年前,建造月河小区后,古老的文昌弄也已不存在了。

    湖州的教育事业历史悠久。南朝宋、齐年间。武康人沈麟士首开私人办学的先河。到宋代,知州事滕宗谅延请著名教学家胡瑗来湖主学,时生徒不远千里而来,“弟子去来常数百人,各以其经转相教授”。自开创了闻名全国的“湖学”。

    湖州历朝历代不但兴办学校,也建造了与文化相关的文昌宫、文昌祠、文昌阁等建筑。名称虽不相同,但都供奉文昌帝君和魁星以及记载着历史上有名望的当地文人。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它们是激励莘莘学子积极进取、努力读书的地方,一般都择在环境幽雅的“宝地”。

    俯瞰桥下的汽车东站,思绪穿过时间隧道,把人带到历史的起点,当年的情景好像一幕幕映现在眼前——

    文昌阁竣工那天,分水墩上锣鼓喧天,爆竹震耳,彩旗飘飘,人声鼎沸,四周挤满了大大小小的船只。湖州府县各级众多官员身穿朝服,他们高声地宣读颂词、贺辞,向文昌帝君焚香顶礼。百姓们蜂拥如堵,阁前的空地上,巨大的香炉内火光灼灼,青烟升腾……

    每年考试前夕,诸多学子来到文昌阁,仪表庄重,口中有词,或心里默默祈祷,朝文昌帝君烧香礼拜,以求考试拔得“头筹”……

    而文昌阁更是一处游览胜地,一年四季不时引来众多文人墨客和游人,他们吟诗赋词,题字作画。登阁远眺,赏山,赏水,赏飞鸟翩跹,阡陌纵横,桑园片片,鱼塘密布,帆影深处水云乡;观阁,观楼,观水陆道上,车来船往,金谷银茧,四时果蔬,涌入水晶宫……

    然而,谁也无法预测历史的风云变幻。文昌阁建成后,历二百余年,到清同治初被毁。光绪二年,在乡绅陆心源监督下又得到重建。我们现在看到的照片,就是重建后的模样。后又被毁。问过几个耄耋老人,都回忆说抗战爆发后,日寇进犯湖州,文昌阁被日军飞机投弹炸毁,从此湖州失去了一处名胜古迹。现在,人们只能从仅存的老照片中,一睹其姿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