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通讯员 汤屹欢

    自2016年3月启动保护利用计划以来,南浔古镇征收工作已累计完成2300余户。在这过程中,由南浔古镇度假区、南浔区旅投集团、区房管所、相关社区人员和区调挂职干部组成的征收铁军,起到了关键作用,他们从走访摸排到火热推进再到清零扫尾,打赢了一次次征收攻坚战。

    在这支“铁军”中,涌现一大批优秀的基层干部:有古镇系统专兼干部,也有区调挂职干部;有经验丰富的老同志,也有激情洋溢的年轻人;有精深的业务骨干,也有灵活的复合型人才……他们挂职基层、扎根基层、奉献基层,展现出不怕苦不怕累的“铁军”精神,也展现出全心全意为民服务的情怀。

    这支“铁军”中,有两个人,即是同事、又是父子,他们在推进南浔古镇发展的过程中,留下了许多令人称道的事迹。

殷家寅:古镇公房的“老管家”

    在南浔古镇征收指挥部内,有一位“红人”,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前来办事的群众,碰见他都会亲切地喊一声“殷师傅”,他就是南浔古镇征收第九组组长殷家寅。作为攻坚克难的专门小组,殷家寅所在的第九组没有固定征收区域,任务就是帮助其它八个组攻克难点。

    广惠宫原址重建、百间楼修复、红房子修缮……作为土生土长的南浔人,自1979年进入南浔房管所工作后,殷家寅就与房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2000年,他被借调到南浔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负责房屋咨询管理等工作,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一心扑在了南浔古镇公房的管理上,扑在了古镇的保护和发展上。

    生活在南浔古镇内的殷家寅,在这些年间踏遍了辖区的大街小巷,每一幢房子的位置在哪、住户是谁他都了然于心。每每看到他对着地图制定工作计划,熟悉的同事就会笑着叫一声“殷管家”。

    2011年至2013年期间,古镇辖区内曾发生因公管房转租造成火灾事件,居民多次来人来信要求遏制公管房私自转租乱象。 2014年古镇启动公房收储后,从小租住在古镇木结构房屋内的阮先生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响应,主动找到殷家寅报名,并于当年6月顺利搬进了浔园小区的新房子内。尽管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阮先生心里一直记挂着当初为他们跑上跑下的殷家寅:“老伴跟我说了几次,一定要当面跟他说声谢谢。”

    从小在古镇内长大,殷家寅有着天然的地理优势。 2014年古镇启动公房租赁权退还工作后,他凭借自身对古镇内部公房布局熟、承租人亲属关系清、公房结构明的优势,一头扎进公房租赁权退还的工作中,一干就是两年多。

    这段时间里,他和同事每天来回穿梭于古镇各条小弄堂中,仔细排摸久无人租的公房情况,热情接待自愿申请退还公房的每户承租人,一定程度上加快了古镇范围内房屋的保护与利用,为古镇项目建设奠定基础。

    殷家寅说,以前古镇内的公房转租现象严重,高密度的人口造成了较大的安全隐患。这几年,随着人口的逐渐减少,古镇内再无火灾事故发生,这也让他觉得与有荣焉。

殷宏飞:爱岗敬业的“领头羊”

    近40年与房子打交道,殷家寅悟出一个道理:征收工作没有捷径,唯有“熟能生巧”,而这个“巧”却只有尝试过一次次闭门羹,才能真正懂得。但他并不觉得辛苦,甚至还让儿子殷宏飞也参与到其中。“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殷家寅说,年轻时候多点锻炼,能更快地成长,也能更好地为群众办事。

    殷宏飞是南浔古镇管理委员会规建科的工作人员,也是征收第六组的成员之一。在第六组的征收区域内,有一名叫孙海燕的住户跟随儿子在重庆定居,已经很久没回南浔了,前期入户调查、测绘评估,她都委托给了自己的亲戚。

    “我们电话沟通了很多次,她总有些游移不定。”殷宏飞说,这间房子是孙海燕奶奶那个时期建造的,虽然现在已经不住了,但她们一家早已把它当祖宅看待,心里有些舍不得。

    为了加快征收进度,殷宏飞决定请父亲帮忙。殷家寅了解情况后,首先请孙海燕回到南浔,又带着儿子上门与她面对面交流,最后终于顺利拿到了签约书。

    事后,殷宏飞问起其中的原由,殷家寅说,古镇的老住户都希望家乡能发展好,只要跟他们谈起古镇的构思蓝图,大多数居民都表示支持,事情就容易了。

    这些年,对殷家寅而言,最重要的就是“问心无愧”四个字。而这,已经成为殷家的家训。

    在南浔古镇度假区,像这样的征收故事还有很多,“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实干精神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3年来,共有近百人参与过古镇的征迁工作,抽调过24名挂职干部投入古镇征迁一线。如今《南浔古镇保护利用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已经出台,“征收新三年”稳步推进,“六月攻坚期”正如火如荼开展,古镇活化利用也将得到更多的有效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