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记者 昌银银

    湖州日报党报热线联合湖州市博物馆发起的“寻找‘共和国同龄人’——记录那段珍藏的岁月”仍在继续。近日,党报热线记者联系上修志专家嵇发根,邀请他畅谈往昔岁月。

    在湖州市地名志办公室,记者见到了这位本该退休享清福的老人,头发花白,双目有神。此刻,他正对着电脑校对文字,“这本《湖州市地名志》要争取明年出版。”

    嵇发根,出生于1946年12月,是研究员、浙江省地方志专家委员会委员,现任《湖州市地名志》总纂。他的职业生涯很丰富,下过煤矿,做过教务,后来专和文字打交道,担任过湖州市地方编纂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是《湖州市志》的主编。他还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担任过浙江省诗词楹联学会常务理事、湖州市诗词学会会长(现为名誉会长)、历史学会副会长。

    1949年,对嵇发根而言,有一幕永远留在脑海深处:“解放军进城那会儿,不明情况的母亲抱着我带着姐姐,躲进了村前竹园后的小沟。后来知道是虚惊一场,一家人都很高兴能过上安定的生活。 ”1967年,嵇发根迎来了人生中重要转折点,作为“老三届”的第一届,毕业后的他有煤矿、工厂、农村“三个面向”选择。为了照顾同期毕业的弟弟,他在家人动员下,进入了长广煤矿公司千井湾矿工作。这一待就是10年。

    尽管干着下井挖煤的重体力活,但因年幼时留下的病根见油就吐,嵇发根每天就着3分钱的素菜下饭,一年年下来, 1.72米的个头,体重不到百斤,风一吹就倒的样子让人担忧。矿里就让他办油印小报《革命矿工》,兼为广播站供稿。工作变轻松了,可2年多后,矿医给他发出了最后通牒:换岗,锻炼身体。于是,他又被调进机电队,从事地面运输。“说白了,就是推矿车。”嵇发根感叹说,“每天一身汗,体格和力气大有长进。也幸亏这3年的体力劳动,让我的身体状况大为改善,为今后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78年,长广技校成立,嵇发根进入筹备组,开始从事校务工作。打小喜欢读书写作的他开始尝试文学创作。他在《东海杂志》上接连发表了3篇短篇小说,还在全国煤矿作品评比中获得优秀作品奖。也正是这种创作的热情和活跃表现,1983年,他成了《长广煤矿报》一员,从责任编辑干到社长、总编辑岗位。

    1990年底,嵇发根调入湖州市地方志办公室工作。此时,《湖州市志》开编,给他的任务是:完成经济板块的编纂。为了尽快进入角色,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读宋嘉泰《吴兴志》、清同治《湖州府志》、光绪《乌程县志》等一系列旧志,边看边记,笔记做了一大摞。“坐在办公室里,面前一把剪刀、一瓶胶水,根据各部门、单位提供的资料,边看边剪,整理条目。”嵇发根回忆着当时的工作状态。

    2003年,二轮修志启动,嵇发根成为主编。“首轮修志时大家都想着创新突破旧志框架,事实上中国在修志方面已形成完善的体系,所以我们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第二轮修志的。”在他看来,修志为的是留下我们脚下这块土地,也就是生养我们的家乡的记忆,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全市各地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需要通过编修地方志来记录新时期我市走过的光辉历程、取得的丰功伟绩,发挥其在存史、育人、资政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