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马一浮朱 炜

    马一浮,号谌翁,又号蠲叟,可谓中国现代史上的硕儒,讲话文言,书法凝练,羁旅行役、忧患疾病、触事遇缘皆以诗纪之,加之性甚廉俭,一身长衫,银髯仓然,好像生来就是这副样子。马一浮晚年任浙江省文史馆首任馆长、全国政协特邀委员,所涉益广,所感益深,更把自己活成了一部大书,被梁漱溟誉为“千年国粹,一代儒宗”。

    20世纪50年代,马一浮定居西湖之滨,蒋庄如空谷幽兰,不是热闹去处,他却住得怡然自得,终日读书、写字,况味如同弦歌里的夫子,是真正的高人逸士。 1958年五一节, 76岁的马一浮在致陈毅的信中说:“去夏湖上苦热,浮病暍几殆,今颇思为避暑之计,而未知所适。私意拟就近往黄山暂憩数月。莫干虽近,颇患人多,不及黄山清静……”或许,莫干山早入谌翁之耳,他的很多挚友如丰子恺不只一次去过,因而担心到莫干山度夏会人满为患,所以打算去黄山避暑。此信一出,引起陈毅重视,在有关方面安排下,考虑到马一浮的身体情况,遂有五上莫干山、一赴庐山以及小住金华北山双龙洞、灵隐之行旅。

    1959年初伏前二日,马一浮初上莫干山,住芦花荡公园附近414号别墅,碧梧翠竹,交荫门前,颇饶凉意。旬日来粗安几席,踅可忘暑。惜足力不健,绝少出游。山中寂寥,他甚盼老友蒋苏盦有书信见及。恰逢夏承焘来山休养,相遇山中。夏承焘于并世学人中,对马一浮尤为钦仰,不仅心仪其学问,而且心仪其为人。夏承焘《天风阁学词日记》里有数条在莫干山与马一浮的往来记录: 8月13日,往414号别墅访马一浮,谌翁谓上山将一月,眠食比湖上大进,谢寄《玉楼春》词,以苏东坡赠徐仲车语相比,甚不敢当。翌日9时,谌翁来,同行至岗头路浙江疗养院俱乐部,晤郁医师,坐廊前啖西瓜,下眺重岗叠巅,气象甚好。谌翁长髯过市,人皆惊羡。夏承焘《望江南·避暑莫干山》词中“同过市,人讶地行仙”句即记此事。 8月17日清晨,夏承焘忽见云海漫山遍野,如擁棉絮,急唤同事郑晓沧起看,郑晓沧急往报谌翁,日出时云块被映照得一片绯红。 8月22日晚,从芦花荡联欢会归,夏承焘与谌翁共坐,话题从刘师培、章太炎溯及南宋词人陈亮。谌翁如是回忆,曾与刘师培在上海过从,而章太炎方陷狱,未尝一面,谦称陈亮《龙川集》未通读。夏承焘告知正作《<龙川词>发微》,谌翁谓此甚有味,甚愿为署检。翌日晨,夏承焘谒谌翁小谈,谌翁为夏承焘著《陈龙川词发微》《陆放翁词笺注》封面题签。 8月26日,夏承焘下山,特向谌翁辞行。白露后的一个台风天,马一浮冒雨下山,赠别所居山馆。这是他至外地逭暑之始,用他的诗语,“今兹展衰步,令我忘耄及”,可见对莫干山印象不错。

    1961年,马一浮惮暑再上莫干山。此间,新加坡广洽法师请马一浮题“弘一大师遗墨”书签,并索照片,托丰子恺办理。几日后,丰子恺得谌翁从莫干山寄来题签,然照片须待秋凉下山后检寄,另附一纸嘱转告法师,勿再寄补药。暑中,龙榆生在莫干山致问,马一浮阙然未答,比还西湖,衰病益深,双目已邻于瞽,辍笔已久,迟至寒露乃复信龙榆生,山居仅得一小词,聊以写奉一笑。该词上阕云:“不辨山颠与水涯,弥天云雾暗窗纱。眼前人物梦中花。”

    “山灵吾旧识”,“入山历三暑”, 1962年,马一浮仍就莫干山逭暑。苦于此山小有林壑,但少宽旷之趣,出门便苦登陟,亦非衰步所胜,最远只走到屋脊头。这年暑假,吕洪年在屋脊头与马一浮有一面之缘。人师者,谓谨身修行,足以范俗者。吕洪年是马一浮入室弟子龚慈受的学生,蒙老师垂青,转赠太师公《将入山避暑口占》诗墨,受宠若惊,每每展诵,欣喜万分。今有幸当太师公面朗诵其绝句:“六月炎风似寇侵,避人林壑喜多阴。流金铄石何时了,可有弥天雨露心?”诵罢,在平仄声调上还得其指点,可谓终生不已,感戴不已。吕洪年时年27岁,一颗读书的种子就这么播种在了这个年轻人的心中。

    1964年,马一浮作《四至莫干山逭暑答诸友问》诗:“曩岁幽居习此山,重来如梦对烟峦。山中木石犹相识,唯有流泉去不还。长夏清阴静掩关,百年多幸毕生闲。维摩一榻空诸有,不羡乘风八表还。”其中“百年多幸毕生闲”化用的正是杜甫“百年多病独登台”,其实谌翁此行更多是养疴。他在给广洽法师的回信中复道,“双目已邻于瞽”。什么是瞽,视力近盲,寥寥6个字却带出了火候内敛而蕴含深挚的隐忧——来日不多了。

    1965年,马一浮五上莫干山。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为怀念总角之交,在山瞑目强自作书,不辨点画,后改为口授属人记之,成《谢啬庵先生诗序》。的确是知者之言。两年后,马一浮在杭州辞世,享年85岁。纵观其洁净精微的人生,终生都在追求并践行《易经》中“语默动静,贞夫一也”的境界。作家芮麟曾语“莫干山如幽人高士,不一定人人能理解,人人配与之抵掌谈心”,马一浮必能理解,且可以侃侃而谈。殊不知,莫干山有了马一浮这样的幽人高士的身影,这千年剑气、百年轮声便有了凭看吴越、扶摇直上的浩荡气象,谁说不是呢。

    下莫干山,再看莫干山,一座令人高山仰止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