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赵微坚

    地处太湖南岸的水乡古镇菱湖,从公元825年湖州刺史崔元亮驻凌波塘算起,已有1200多年历史。近年来,这座千年古镇时常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多以反映菱湖的老街里弄、古宅深院、民俗风情以及文化名人等,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古镇菱湖的儒商文化、渔桑文化、古桥文化、耕读文化等特色多元文化。

    菱湖,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呢?

    近期,通过文史研究者“厚积薄发”、“提炼”而发现:菱湖还是一座具有光荣传统的古镇。一条“英勇抗争”的路径图把上下几百年串了起来,成为古镇的一条精神脉络,相互关联,相互影响,息息相传。

    这条“英勇抗争”的路径图,从东栅的凤鸣桥开始。始建于明万历10年的凤鸣桥似玉带垂虹,静静地卧于秀溪河上。

    正是在凤鸣桥畔,菱湖民众奋力抗击倭寇的战斗在这里打响。

    1555年,倭寇从新市出发进犯菱湖。下昂前丘人吴龙官居太仆携当地义军首领费都挡,分水陆两翼联合抗击来犯之敌。一时间杀声四起,打得倭寇四处逃散。这一仗打出了水乡民众不畏强权,英勇杀敌的志气,从此倭寇再不敢轻易侵犯菱湖。数里之外有另一古桥,百姓称之为“倭返桥”即为此证。

    岁月如逝,河水悠悠。从凤鸣桥上拾级而下,沿着秀溪河一路西行,河流戛然而止,代之以一条现代化水泥大街。

    都说菱湖的路是建在河流上的,眼前这条路,以前是一条宽阔的河流。 50年代拍摄的电影《林家铺子》,片中林老板的小船就是从这里的河道摇入菱湖镇中心的。沿着这条街道从东往西走,其实就是走在秀溪河故道上。

    沿大街折向北,不远处是杨万丰丝行,这里是杨光泩烈士的故居。杨光泩(1900—1942年),是近代著名外交官。 1935年出任中国驻菲律宾马尼拉总领事,在海外积极从事国内的抗日救国大业。日军占领马尼拉后,杨光泩和8位中国外交官被日军逮捕并秘密杀害。 1989年,杨光泩被民政部批准为革命烈士。在马尼拉建有杨光泩殉难烈士纪念塔,烈士故乡菱湖建有杨光泩公园和纪念塑像。

    沿建国路往西走是酱园弄。这是菱湖古镇的红色圣地。 1927年,中共湖州中心县委设在菱湖酱园弄1号,时任联络员的陆思采以他自己的住宅作为县委交通站。陆思采后任中心县委书记,其住宅便为中心县委的驻地。到1927年9月,中共湖州中心县委作为中共中央直属领导的浙江省6个中心市、县委之一,下辖德清、长兴县委和菱湖、长超、织里、前村5个区委以及湖州城区4个直属党支部,党员有1000多人。中共湖州中心县委在菱湖酱园弄1号这座古屋里,领导下属各级党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经济和政治斗争,在湖州党史上也占有十分重要的篇章。

    酱园弄17号, 1945年时为抗日民主政府的驻地;再往北的14至20号,是新中国成立前后1949年和1954年中共吴兴县委的机关旧址。

    一条长不过200米的小小酱园弄,竟然集中了这么多当时中共湖州和吴兴地区的交通联络站和首脑机关,这在江南其他古镇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西行百米便是塘路,菱湖古镇的发源地。相传唐代崔元亮在此筑凌波塘以御西湖港水患,故名塘路。塘路其实很短,只有近百米。但在这里却产生了一位叱咤风云的开国将军——姚醒吾。

    姚醒吾将军故居座落在塘路中段的日晖弄,两开间楼房,落地格子风窗,内有天井。

    姚醒吾(1897-1988年)又名姚宝森,是湖州市唯一一位走完长征的开国少将。 1955年授少将军衔。 1988年病逝于武汉,享年92岁。

    从日晖弄出来,沿着牌楼头老街,转眼来到任氏慎德堂。任家有四个儿子任鸿熙、任鸿泽、任鸿隽、任鸿年被誉为辛亥革命“任氏四杰”。当年都是同盟会会员,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四杰”中最著名的是任鸿隽(1886-1961年),他是孙中山临时总统府的秘书,为孙中山起草大量的文告。后为中国近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四杰”中一生最悲壮的则是最小的任鸿年,他曾经为孙中山撰写了《建国方略》。袁世凯复辟,革命受挫,他悲愤交加,决心以死抗争,在杭州投井殉国,年仅24岁。任鸿熙和任鸿泽在两个弟弟的影响下,积极投身革命斗争,做了许多实际而有效的工作,为辛亥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

    从任氏慎德堂的门楼出来,便是“英勇抗争”的路径图的终点——安澜桥。

    巍峨雄伟的安澜桥始建于康熙42年,民国10年重建,是一座高7.6米、宽4.5米、长50.5米的三孔石拱桥,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如果说位于东栅的凤鸣桥是小家碧玉,那么气质沉稳、眉目疏朗的安澜桥就是大家闺秀。安澜桥是通往湖西墩的交通要道,也是镇守菱湖水路的大门。

    在安澜桥畔,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郎玉麟部设伏痛击了来犯日寇。

    1939年9月,郎玉麟部队接到情报,日本鬼子的汽艇即将经过安澜桥,郎玉麟率领一个中队在沿岸设伏。战斗虽只进行十来分钟,但此役毙伤日军20多人。致使日寇在龙溪港的通行停顿了三个多月。

    提起这场战斗,离不开当时菱湖的一个抗日爱国进步社团——国魂社。就是国魂社为郎玉麟部队提供了重要情报才有了这次漂亮的伏击战。

    歼灭日寇的还有李泉生领导的抗日武装“长超部队”。他们在长超、袁家汇、菱湖等地区开展伏击战、游击战,频频出击,短短一年时间里歼敌500多人,有效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

    安澜桥,因为这些流传的故事,使这座古桥更加显得高大雄伟。

    从凤鸣桥到安澜桥,空间距离不过三公里,但这段行程所呈现的历史内涵却是十分的厚重,这是一条菱湖民众不畏强敌,抗击外侮的英勇历史,也是一条革命志士胸怀理想,追求真理的光辉历程。同样的基因和精神在不同的时空,被一条线串联了起来,这条线便是菱湖“英勇抗争”的路径图,这不仅仅是物理概念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基因是可以传承的,而精神更是传世之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