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 padding-top: 70px; }

  我少时10岁,曾有过休学在家做饭的经历。煮饭只要将米淘净倒入锅中,将水加到手指两节高的水位,大火烧开后,用锅铲迅速将米粒搅动翻匀,抽出灶内明火,盖上锅盖闷上一刻钟左右,用柴炭余温闷熟即可。开始几次,还得小心翼翼站在锅灶边,看到锅盖四周冒汽时,用鼻子仔细嗅味,是否有焦味窜出。否则,将赶紧从水缸中勺起一瓢水,一个箭步跑进灶后,往灶膛浇灭火苗,防止高温将米饭再度煮焦。可见火候是多么重要。

    煮饭还相对易学,烧菜那更要技高一筹。掌握火候,还是首条要领,先得保证煮熟。调节味道,那是第二道关口,咸淡适中是基本,是否鲜美,那是锦上添花了。当初,我只能做些简单的家常菜,如榨菜丝豆腐汤,只要将两种食材,同时放入锅中,加水烧开后,加点盐,放入少许味精即可,再撒上青葱花,那就更悦目而闻香了。当然少不了滴上几滴麻油。这是汤类的菜,易做,但也要掌握火候,否则也要做砸的。有一次我因灶内柴火太旺,险些将汤烧干而煮糊了。可见,这看似简单的一项活计,与恰到好处的火候,关系甚大。

    引伸开去说,做任何工作或者成就某项事业,掌控恰到好处的时机,往往是成败的关键。比如我们去河边垂钓,下竿静候观漂,只要鱼儿咬钩的一刹那,迅即扬竿,才能稳捉鱼获,或早或晚,都将失去机遇;还比如谈婚论嫁,男女双方必待感情升华,方能瓜熟蒂落;再比如战争时代,我方只有对敌情了如指掌之时,知己知彼,出其不意,才能百战不殆。

    这灶膛之薪,是有形火候;而机遇之时,则是无形火候。这形式不一的火候,全靠人者慧眼的瞬间捕捉。可见凡事要成功,均以火候息息相关。

宽窄

    我每年都要外出旅游。眼下,高铁安全快捷、进出站方便,为我首选出行工具。有次,我在南京南站始发,进站口除了机动闸道外,工作人员提示我们:凡带小孩的旅客、或60岁及以上的老年旅客,可从闸道边的人行通道进站。我环顾这人行通道,并不宽,只能容纳一个人的通行。

    高铁站设置了这扇人行通道,与旁边数道机闸门相比,窄窄的不宽,却给我们进站后迎来宽敞的走道,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我们在人生历程上,往往会遇到这“宽与窄”的较量。如当我们事业顺风顺水时,你觉得自己脚下的路很宽,充满信心去实现人生目标;而当遇到一时的挫折,则会觉得前面的路越走越窄,失去信心而彷偟。其实,这时的你,应冷静分析,这些困难和制约,是否是非本质之因。如是这样,就要耐住心找出症结,扫清路上的障碍,使脚下的路,变成坦途。

    宽与窄,不仅指路的通道面,还可指喻一个人的心胸尺寸。我们待人处事,应有个宽容的礼度。遇事不作计较,给同事、友者,留下宽宏大量之心。唐朝诗人王维在《送别》中曾言:“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诗境中讲,他们总是在路碰到人,就喝一杯酒,变成好朋友,然后擦肩而过,又回到各自的环境中去。这里显示了他们爽直大度,没有一点小家子气。我想,千年以前古人就有如此待人理念,何况是我们今天呢?